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十方天士-第32部分

是对世事一无所知的孩子,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他有着自己的想法,比以往谨慎了许多。
厉恨天、杜家的事情,让他心中极为震撼,他没有料到杜家现居的隐龙渊,竟然会是姬家祖地,也没有料到杜家和他父母的失踪有关,之前他无意杀了杜少锋,心中还一直有些愧疚,毕竟自己取得的月心石、日心石,是从杜少锋手中捡了的便宜。
今天从萧庶口中获知了杜家老太君和父母失踪的牵连之后,奇异的,一直困扰他的那一份愧疚,立即荡然无存了,相反,他还隐隐有种报复后的快感。
老罗,你到底在哪儿呢?
从知道罗天就是厉恨天之后,他就一直在心中暗呼,那个冷僻木讷的酿酒老人,没想到竟然是天下闻名的凶魔,这对他造成的震撼极大,让他一时间难以适应。
他真想马上见到罗天,问问他当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自己的父母,是否还尚在人世?可惜,他已离开了青岩山,离开了姬家,罗天也说过不论他在什么地方,一定能够找到他。
如果你真是厉恨天,一定能够找到我?杜家!找不到老罗,就先去杜家走一趟,杜家,那里应该会留有风声、痕迹?脑中乱成一团,姬长空胡思乱想,打算离开水云国,前往天武国边境的隐龙渊。
那里,本来就是属于姬家的祖地。
……
高阳城,水云国最北的城池。
从高阳城一直往北,可以直达大楚国,高阳城西北方向,则是天武国。
高阳城西北方满是崇山峻岭,一些灵山宝地中,并不缺少古老的天士宗派,六大宗派之一的天心宗,就在那些崇山峻岭当中。
一座插云山峰上,罗天孤身傲立,一双眼眸淡漠地平视着茫茫白雾,目无表情。
在他身旁,遍布了一地尸体,那些尸体全身枯焦,黑乌乌的,尸体水分全部被蒸干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家三掌柜陈怡惠,悄然出现。
“厉老……”
陈怡惠远远站定,轻轻低呼了一声。
厉恨天(罗天)转身,漠然望了望陈怡惠,道:“查出来了?”
点了点头,陈怡惠一脸悻悻然,道:“西域摩尼教、无影宗、东海的落霞岛,三方合力,西域摩尼教黑暗之王、东海落霞岛岛主亲自出手,在我陈家大肆作恶,将天元珠、日耀弓、裂天剑,还有那些在灵宝殿展出的灵宝抢夺了大半。”
“摩尼教、无影宗、落霞岛……”厉恨天低声喃喃。
“黑暗之王带着五魔,往西域方向逃去,落霞岛主从地底一路往东海撤离,我爹爹他们去追落霞岛主了,皇甫阿姨带着国内高手,继续追击五魔,不过,黑暗之王和五魔来到了天武国,皇甫阿姨为了避免天武国难堪,不能大张旗鼓,行事方面处处受限制。另外,皇甫阿姨一个人,怕也不能够将黑暗之王和五魔全部留下来。”
“皇甫彤?”
“嗯,她还在追击黑暗之王,希望厉老能够助陈家一臂之力。”
“好。”
“厉老小心一点,黑暗之王和五魔逃跑的方向,似乎经过隐龙渊,经过杜家……”
厉恨天眉头一皱,漠然点了点头,道:“也好,长空已经长大,和杜家的帐,可以继续算下去了。”
“长空来过灵宝大会,根据我们的消息来看,杜家老太君的宝贝疙瘩,那个叫杜少锋的青年,好像……是被长空杀死的……”陈怡惠小心翼翼地说。
“杀得好!”厉恨天轻喝一声,显得有些兴奋,问道:“杜少锋什么修为?”
“五行天。”
“咦!”
厉恨天有些疑惑,喃喃道:“怎么回事?不该这么快啊,他没可能这么厉害才对……”
过了一会儿,见陈怡惠还在那儿,厉恨天摆了摆手,漠然道:“我都知道了,你去。”
陈怡惠躬身一礼,这才悄然退走。
……
天水城,城外。
趁夜离开了天水城,姬长空孤身一人往高阳城行去,他并未行走官道,也没骑马,就在一些山林中穿梭。
神魂放开,灵觉往外延伸,山中各种生命波动一一映入脑海,人在山林中穿梭,林中天地元气却慢慢朝他涌来,聚集在他体内的天元珠内。
走出姬家后,他将历练增加境界当做了主要目的,时时刻刻都不忘却修炼自身。
太虚秘录极为神奇,是一种将自身融入天地的奇妙天士秘诀,只要心静如水,保持着神魂清明,似乎随时随刻都能够聚集天地元气为自己所用。
再加上天元珠,他身体聚集天地元气的速度更快。
人走在山间,他能够感觉到身体每时每刻似乎都在发生着变化,肉眼难见的天地元气汇聚在天元珠内,天元珠又将那些元气散溢进他的身体,令他体内蕴含的力量越来越多。
嘭嘭嘭!
兴致来了,就在无人的山野田间,姬长空胸口鼓胀着,打出天雷劲。在山间,姬长空敏捷地腾挪跌宕,越加发现体内劲道十足,似乎怎么都使不尽。
夜里,电闪雷鸣,暴雨似乎随时都会降落。
沉溺在天雷劲之中的姬长空,浑然不觉周围的异常,刚烈的天雷劲随手拍在途经的石块、枯死的老树上面。
又是随手一掌,拍向一棵枯黄的老树上。
轰隆隆!
突然,元力波动一变,天雷声在他手臂中轰轰作响,就在此时,天上一道炸雷轰然落下,正中了姬长空的身体。
……
第八十一章 微弱联系
炸雷如重锤,轰然砸在他身上。
脑中轰轰作响,沉重的雷力,在他身体内暴躁地肆虐,似要将他粉身碎骨。姬长空膝盖一软,突然跪在了地上,体内元力波动异常,胸口三个天雷场像是被点燃了的火药,一下炸了开来。
砰砰砰!砰砰砰!
胸口传来一阵阵异响,天雷轰体,雷力一下子全部涌入他体内三个天雷场当中,他像是吸气的蛤蟆,胸口猛地鼓胀起来,本来消瘦的身子,变得胖如大熊。
轰!
又是一道天雷,直接落到他后背,汹涌雷力似乎找到了发泄口,全部冲进他胸口的三个天雷场。
剧痛马上蔓延到了全身,跪在地上的他,承受不住如此大的力量,被这一道天雷轰的直接趴在了地上,根本不能够站起来。
虚空闪电如龙蛇一样游走,一道道天雷接连落下,其中到有大半天雷,直接轰在他身上。
软趴趴倒在地上的他,再也.承受不住,很快昏厥了过去。
哗啦啦!
倾盆大雨旋即落下,狂风怒啸,雨.点像断了线的珠子,大地一片苍茫。
“唔……”
痛呼了一声,姬长空幽幽醒转,.只觉浑身酸痛无力,胸口三个天雷场飞旋,一丝丝雷电力量,随着天雷场的飞旋慢慢凝聚,仿佛成了液态,储藏在胸口三个天雷场当中。
那么多天雷轰击下来,他浑身焦黑,头发根根竖起。
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脚,虽然沉重酸麻,但他还是勉.力站了起来,心念一动,体内浑厚的元力畅通无阻,似乎并没有受天雷轰击的影响。
倾盆大雨浇在身上,他抬头望天,一脸疑惑,不明白.为什么漫天炸雷,偏偏盯着他狂轰滥炸。
邪门!
低声咕哝了一句,他将体内元力一点点散溢在.酸痛的手臂腰腹,元力所过之处,雷击过的皮肉似被灵药滋润了一遍,酸麻的感觉慢慢消褪。
抹了一把满是.雨水的眼帘,在狂风暴雨中,他一遍皱眉苦思,一边继续赶路。
轰隆隆!
心念一动,天雷劲运起,三个天雷场中,一起传出了炸雷的轰鸣声。三股夹杂着雷力的元力,突然迅捷流向他手臂筋脉中,一拳击中,只听一声暴雷炸响,前方一个一人腰粗的大树,猛地轰然爆碎,黑烟冒起。
“天雷劲!真正的天雷劲!”
不顾一身雨水,姬长空一脸惊诧地望着前方焦黑的树干,突然惊呼怪叫起来。
天雷劲要附带天雷之力,必须修到四象天之境,和圣兽青龙沟通,通过能够操纵九天雷电的圣兽青龙,才可以将天雷劲修到圆满。
然而,如今他明明尚未修到四象天之境,也没有和圣兽青龙沟通,莫名其妙被天雷轰了一阵子,体内三个天雷场竟然已经带上了天雷之力,这是怎么一回事?
皱眉苦思,可惜无论他怎么思量,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狂风暴雨持续了一夜,第二日清晨方才停下,浑身湿漉漉的姬长空,在泥泞的山林小路不紧不慢地赶路。
沉溺在天雷劲小成中的他,一路上持续不断地打出天雷劲,每一击打出,力量中都或多或少附带上了一些天雷之力,这令他欣喜若狂,更加不遗余力地测炼体内充斥了雷力的三个天雷场。
……
三日后。
一个清澈见底的水潭中,姬长空将浑身清洗了一遍,从芥子袋取出一件干净的青衫换上,他神清气爽地又在水潭旁边运起天雷劲。
一拳打出,刚烈的拳劲呼呼作响,元力从手中绽出,一个个由元力凝结的拳影飞了出来。
可惜,轰隆隆作响的雷力,却荡然无存了。
“咦!”
惊呼一声,姬长空有些急切,忙又运转体内三个天雷场,却失望地发现三个天雷场中,再也没了一丝一毫的雷力波动。
没了,一点雷力都没了。
怎么回事?难道,由天雷灌注进来的雷力,不能够持续生成,已经在这两年中消耗殆尽了?
一脸疑惑,仔仔细细检查了一番,他敢肯定三个天雷场虽然还可以随心所欲地飞旋,但的确没了雷力的存在。几天的欣喜,原来只是空欢喜一场,不能够进入四象天之境,借用自然雷力毕竟不能持久,姬长空满心失望。
呜呜!呜呜呜!
就在此时,扳指中传来一声鬼哭凄然声,手指一疼,殷红的鲜血又从扳指小洞中流溢了出来。
十只乌鬼虫,一起从米粒大小的洞口钻了出来,贪婪地吸吮着姬长空的鲜血。
只是一会儿功夫,十只乌鬼虫便将扳指中的鲜血吸吮的干干净净,一起兴奋地飞出了扳指,绕着姬长空高兴地飞舞起来。
隐约中,姬长空察觉到自己的神魂,似乎和十只乌鬼虫有了一丝微弱的联系。
这种感觉非常奇怪,仿佛有十根无形的丝线将他和十只乌鬼虫牵连起来,他甚至能够感觉到乌鬼虫的心情……
十只乌鬼虫绕着他欢快地飞舞了一会儿,和以前一样,又纷纷重新钻回了扳指中。
十只乌鬼虫一入扳指,他心中又泛起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在扳指中一颤一颤的乌鬼虫,生命波动异常明显,紧紧贴着他的扳指下的皮肤,他突然有种和乌鬼虫血脉相连的错觉……
真是怪事,嘴里面嘀咕了一句,他也没有多想,辨别了一下方向,又朝着高阳城行去。
……
十天后,姬长空经过许多小镇大镇,攀过几座山川,终于来到了高阳城。
高阳城人口过百万,每日里经过的商旅络绎不绝,前往大楚国、天武国的商队、旅人,都要经过高阳城,这让高阳城很是热闹。
城门前,高阳城的士兵严密检查每一个进城的人,十几米高的城墙上方,张贴着许多告示,有通缉各种大盗的,也有一些水云国近日的军政要闻。
来往的西域人在进城出城之前,检查的士兵会尤其严厉,态度甚至有些恶劣,嘴中粗话连篇,骂骂咧咧。
没有急着立即进入高阳城,在城外注意倾听了一会儿,他从城前士兵的低骂声中,知道灵宝阁上出现的黑影,其中有西域摩尼教的邪人参与。这些士兵收到命令,要严查每一个进出的西域面孔的人,尤其那些体内有着元力波动的,不论青红皂白,先拿下来再说。
重兵驻守,许多西域天士进出的时候,都被硬生生扣了下来,关押进高阳城大牢内,接受进一步的盘查。
听了一会儿,姬长空才走向城们,城门口的士兵见他是中土人,又比较年轻,随口问了几个问题,见姬长空都对答如流,就没有刻意刁难,放任他进城。
“姬长空,也不知道这小子是谁,竟然值一万块上品元石的天价!啧啧,杜家真是有钱,为了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子,竟然下了这么大血本!”
一进城,才在一家饭馆坐下来,他就听到旁边两个天士低声交谈。
“说你孤陋寡闻了,你还不信!姬长空这小子是青岩城姬家人,前段时间在云梦大泽的时候,这小子竟然骑在毒龙潭的天鼋翼龙身上,在云梦大泽中横行霸道!灵宝大会后,据说这小子不但抢了杜少锋的东西,竟然将追击的杜少锋都干掉了,当真了得!”
“杜少锋?杜家那个狂妄的小子?哈,难怪杜家老太君疯了,那小子可是她的宝贵疙瘩啊!一万上品元石,嘿嘿,希望我们好运,能碰到姬长空那小子。”
“他能杀杜少锋,你可不是他对手,还是别为了元石赔了性命。杜少锋可是五行天士,我们只有四象天的境界,就算是碰上姬长空,恐怕也只有找死的命,你还是不要妄想了。”
“妈的,这年头,厉害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多了!年轻一辈这么快出头,简直不让人混了,我们没有家族撑腰,也没有宗派可以依靠,光凭一本天士秘诀,想要修到高深境界,真不知道要何年何月了……”
两人虽说低声窃窃私语,不过听力敏锐的姬长空,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果然,杜家老太君真的发疯了,竟然为了我扔出一万上品元石的天价,还真是看得起我啊,心里面暗暗自语,姬长空随口点了几个小菜,低着头闷不吭声地吃着,有些担心姬家会不会因此受了波及。
爷爷他们人在青岩城,会不会较迟收到消息?会不会被杜家人盯上?杜家算是天武国的家族,敢不敢在水云国为所欲为?一连串疑问,在他脑海中闪过,他心乱如麻,有些不知所措。
段家,段家就在高阳城,可以找段浩山,让他帮忙尽快通知一些姬家。段家耳目众多,利用飞鹰通讯,似乎也兼做情报方面的一些买卖,只要找到段浩山,让他帮这个忙,应该不成问题,急速思量了一番,姬长空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
匆匆将面前一碟子熟牛肉干掉,随手扔下了几块平民百姓通用的碎银,姬长空站了起来,径直出了饭馆。
段家在水云国各个地方都有庄园,不过段家真正的老宅,还是在高阳城。
段家在高阳城素有善名,只是找人打听了一下,姬长空很快便获知了段府的位置,中午的时候,就直接来到了不显山露水的段府门前。
……
第八十二章 饲鹰-第八十三章 三姐妹
第八十二章 饲鹰
段府。
府卫很和气,姬长空说是段浩山朋友,一个府卫就很热情的带着他进入段府,根本没有盘问什么细枝末节。
段浩山正在一个庭院,和几个兄弟饮酒作乐,谈论一些灵宝大会上的趣闻,几人喝的面红耳赤,正在兴头上。
府卫把姬长空带到段浩山眼前的时候,段浩山明显愣了一会儿,没有料到他会在这个时侯出现在段府。
“几位兄弟,你们慢饮,我有点事情。”段浩山霍然站了起来,眼中酒意尽消,挥手示意那个府卫下去,他一把抓住姬长空,将姬长空来到僻静的假山后面,低声道:“长空老弟,你怎么来了?”
“段大哥,抱歉,当初没有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勿怪。”歉意的笑了笑,姬长空道:“段大哥,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
“杜少锋的事情发生没多久,.就有人说跟着白清雅的白辉,就是云梦大泽的姬长空。有些曾经去过云梦大泽的家伙,听灵宝大会上面的人描述了一遍,都肯定你就是姬长空,我当然也就知道你是谁了。”段浩山解释了一句,旋即爽朗的笑了笑:“朋友相交,什么身份并不重要,老弟,你可值钱了,杜家老太君为了你,可真是动了肝火!”
听他这么一说,姬长空想到一个.人,那个带着面具,曾经出手对付他的六合天士。这个人以前在云梦大泽见过他,在天水城内认出了他的身份,先派人去请他,事情不成后又亲自动手。
自己的身份问题,要是经他一.透露,自然就再也隐瞒不住了。
一脸苦笑,姬长空摇了摇头,道:“段大哥,实不相瞒,今.天前来找你,小弟是有一事相求。”
“你说,只要我能够帮上忙的,自当尽力。”段浩山没有.推辞,正色道。
“我听说你们段家消息灵通,希望段大哥能帮我.将一封信,尽快送到青岩山姬家,交到我爷爷姬逾胜手中!”
“没问题,这事轻而易举。”段浩山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犹豫了一下,姬.长空又将日心石从芥子袋中取了出来,一起放在信封中,递给段浩山,道:“拜托段大哥了。”
“老弟,别太客气。”段浩山看也不看,一把接过信封,就准备先为他将事情办妥。
就在这时,一道纤细的身影,从假山前面的走廊经过,两手叉腰,指着那些还在饮酒作乐的段家人,骂道:“你们这一群小酒鬼,爷爷刚刚发话了,全部滚回演武场,爷爷要一一检查你们的修为!”
刚刚还在和段浩山一起饮酒的那些青年,听她这么一吆喝,一个个全部苦着脸,急急忙忙去照镜子、去大口的灌水,似乎想把身上的酒气尽快清掉。
“我大哥呢?哼,他躲在什么地方了?”小丫头也不管那些人,在这个庭院内到处吆喝,鬼精灵的双眼瞄来瞄去,似要将段浩山给揪出来。
“小妹……”
段浩山有些尴尬地望着叉腰站在眼前的段玲月,讪讪干笑道:“小妹,爷爷怎么会忽然寻人,是不是又是你告的密?”
“是又怎么样?”段玲月仰头一哼,不屑地瞥了段浩山身旁的姬长空一眼,大大咧咧地问道:“你这家伙面生的很,肯定也是我大哥的狐朋狗友?我告诉你,以后不准和我大哥喝酒,要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段玲月只是望了他一眼,立即将他归类为段浩山的狐朋狗友,姬长空心中有愧,他和段浩山才见面没多久,就被他邀到酒馆畅饮了,给段玲月这么一说,他也有些不好意思。
“小妹,大哥麻烦你一件事情,将这个信封以最快的速度送到青岩山姬家,交到姬逾胜手中!”段浩山干笑着,将姬长空递来的信封交到段玲月手中。
段家男人,大多数都是粗壮豪爽类型的汉子,这种人自然不可能太关注情报方面的买卖。不过,段浩山的奶奶林月娥,据说以前就特别擅长这方面的事务,嫁入段家之后,林月娥一手将段家的情报网撑了出来。
林月娥把持段家情报网,不许段家男儿插手,只有段家的女儿身,才允许打理段家的情报网,段玲月,目前就是这个情报网中比较主要的一个人物。
摸了摸那个信封,段玲月狐疑地望了望姬长空,又看了看段浩山,道:“自家事?还是帮人办事?”
“自家事。”段浩山忙道。
点了点头,段玲月一本正经,道:“自家事,也要按照奶奶定下来的规矩办事!这个月你的一百块上品元石,没了。”
“没了就没了,早点帮我把事情办妥。”段浩山忙道。
“真烦!”段玲月低声咕哝了一句,看着姬长空道:“姬长空,你跟我来一趟,我有事找你。”
“啊……”轻呼一声,姬长空低声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我看过你的画像,关于你的消息,也是由我整理的,今天你又来找我大哥办姬家事,不是你是谁!”段玲月嗤笑,不屑道:“你还真胆大,一点不改变相貌,就敢到处逛荡,有门路的人,私下里都看过你的画像,想追捕你一点不是难事。”
“长空放心,我这小妹消息灵通,你有什么事情,问她不会错的。”段浩山听到远处传来一声暴吼,一缩头,他慌慌张张地就往外走,“老弟,你和我小妹先呆着,等我应付完老家伙,一会儿过来找你。”
段浩山害怕,这番话讲完后,一闪就消失不见了。
段玲月斜了姬长空一眼,不冷不热地说:“跟我来。”
她手中拿着装有日心石的信封,姬长空心中有些不放心,也不管段玲月态度冷暖,老老实实地跟了上去。
段家后院。
不迭地传出莺莺燕燕的娇呼声,由林月娥掌管的段家情报机构,在一群妇人少女手中井然有序地运转着。
一处饲养飞鹰的区域,几个段家三代小姑娘,取出一块块生肉,仍在铁栅栏中央的飞鹰处,笑嘻嘻地低声交谈着。
“嘻嘻,铃月姐姐不知道会逮住谁来测鹰呢?今天这一批才训练出来的飞鹰,可是厉害的很呢!”扎着一束马尾巴的段小琪,手中拿着一块血淋淋的生肉,倏地一下将小手伸进铁栅栏中。
紧紧盯着那块血淋淋生肉的飞鹰,一见它出现在铁笼子,立即狠狠地啄来。
闪电般将生肉放下来,段小琪抬手一拍,按在那只飞鹰头上,将它一下子按在地上,动弹不得。那头飞鹰挣扎了几次,始终不能够从她手中挣脱,恼怒地拍打着翅膀,不断怪啸。
段小琪得意的笑了笑,小手一伸,猛地扣在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3.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