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十方天士-第2部分

顶冲去。
去年夺魁的姬长啸一马当先,身子灵活堪比猿猴,脚掌轻轻一点突起的青岩,就能够借势上冲一丈,然后双手按在另外一块青岩上,使力猛地一拉,整个身子又拔高了一丈,只是一霎,就已经将所有人抛在了身后。
姬长生、姬长乐、姬月晴三人紧随其后,这三人虽然不如姬长啸那么灵活有劲,却也是姬家青年一辈高手,将元力运转到四肢上,姬长生、姬长乐、姬月晴三人手脚可以紧扣青岩,仅凭一手一脚的力量就能撑住整个身子,稳稳地处在姬长啸后面。
在姬长生、姬长乐、姬月晴三人之后,则是那些姬家旁系子孙,这些人大多只是修炼到将元力运转到皮肉、筋脉、五脏六腑的地步,但一个个都生的高大粗壮,腰宽臂长,在体内元力的作用下也快速的跟上。
相比较最前面的姬长啸、姬长生、姬长乐、姬月晴四人而言,他们行动中的喘息有些不稳,有些人额头也开始渗汗,这是元力不够深厚的特征。
显然,姬家这一辈直系子弟整体实力,明显要比旁系要厉害许多。
年方十五,第一次参加测炼的姬小莲也表现不俗,她一路攀爬中还“咯咯”笑个不停,似乎觉得在她头顶上面一个个晃荡的屁股非常有趣。
可即便如此,她也没有拉在太多人身后,第一次参加测炼的她一路“咯咯”娇笑着紧跟着姬月晴不放,两人之间也只是隔了十几丈距离。
所有姬家儿郎都卯足了劲拼命往青岩山顶冲去,为了能够在藏经楼待上三天,苦修了多年的他们此刻已被点燃了全部热情,争先恐后地往上直冲。
在这些人中,那被远远拉在最后的姬长空,却显得有些另类刺眼了。相比较姬长啸那快逾闪电的速度,他的速度只能够用“龟爬”两字来形容!
在险峻的陡峭处,姬长空双手扣紧一块青岩石,两手因为大力而青筋暴突,他先将身子稳住了,这才伸脚搭上另外一块突起的青岩石,然后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挪动身子,将身体的重心放到搭上青岩的脚掌上面,腾出双手选择另外一块突起的青岩借力支撑。
……姬长空就通过这种谨慎稳妥的方式,一步一个脚印地,缓慢地往青岩山“爬”去。
姬家儿郎最逊的一个,也比他快了几十丈。
在姬长空还在那儿蜗牛一般挪动身子的时候,最快的姬长啸已即将登顶!
山脚下,聂远山、姬逾兴、姬逾胜、姬婉云等人抬头仰望着一个个冲山的姬家儿郎。
眼看着亲孙子姬长啸一马当先即将登顶,姬逾兴嘴角勾起一丝欣慰的笑容,又望了望那正如蜗牛一般移动着的姬长空,见他才移动了十几丈竟然已大汗淋漓,到现在还在他们身旁的不远处,姬逾兴皱了皱眉头,他似乎觉得姬长空这是当着聂远山的面在刻意给姬家丢脸。
沉吟了一下,姬逾兴有些不耐烦地说:“长空,实在不行,就早点下来,你从小身子弱,这种强度的测炼真的不是你应该参加的!”
“我没事,反正有聂叔在旁边看着呢。”上方不远处的姬长空抽空回应了一句,不顾身上流淌出来的虚汗,继续手脚并用,艰难地一点点往上面攀爬。
“真不像我们姬家男人!”姬昊广小声嘀咕了一句,自言自语道:“姬家男人长相粗壮,身高体阔,每一个都是真汉子。他却偏偏瘦骨嶙峋,白白净净,还三天一小病,七天一大病,真不知道他是不是昊天从什么地方捡来扔到我们姬家的……”
“昊广!”姬逾胜怒喝一声,道:“你说什么?长空是昊天亲手交到我手上的,他是不是我孙子,难道我还分不清?”
“三爷,您老消消气,我随口说着玩的。”一见姬逾胜暴怒,姬昊广心中一惊,赶紧陪笑道,不过看他那样子,似乎并不是特别惧怕姬逾胜。
“谁敢再乱嚼舌根,我第一个不饶他!”姬逾胜冷哼一声,双眸阴沉沉地瞪在姬昊广身上,又顺势扫了不远处的罗氏、赵氏一眼。
旁边的青岩城城主聂远山,眉头不由一皱,似乎非常不喜姬昊广这一句话,不过似乎觉得这是姬家的家事,他倒是并没有插嘴。
“爷爷,我到了!”便在此时,从青岩山山顶传来了姬长啸中气十足的大喝声,在姬长乐、姬长生他们才冲到三分之二距离的时候,姬长啸已经冲顶。
姬逾兴闻言,笑着捋了一把胡须,欣慰点头道:“长啸这孩子这三年来没有偷懒,这次身手比三年前灵活许多,冲顶速度也快了将近一倍。”
“是呀,为了能够与鸠家那女娃一较长短,长啸修炼起来已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了!”姬昊宏笑着说。儿子能够有此成就,他这个做老子的自然高兴。
见这两父子似乎对姬长啸很是满意,聂远山嘴角有些不屑,冷淡道:“半月前,我在阴山鸠家做客,见到了鸠凌雪那丫头,要是我眼光没问题的话,鸠凌雪这丫头,应该已突破到三才天之境界了!”
姬逾兴、姬昊宏这两父子,听聂远山这么一说,笑容猛地僵住了,脸色像是吃了苍蝇一般,突然就难看了起来,眸中有着不加掩饰地惊骇、悲愤、茫然、紧张……
“听说两年前,姬长啸败在了鸠凌雪手中。呵呵,你们姬家和阴山鸠家的恩怨我也知道一些,我不想在这件事上面发表什么意见。不过,姬长啸如果真想要和鸠凌雪一较长短,他现在的实力,怕是还差许多……”聂远山淡淡道。
姬长啸还在两仪天之境徘徊,而对方却已经突破至三才天,整整相差了一个境界,两人真要再次交手,他必败无疑!
境界与境界之间的差距判若鸿沟,两仪天之境的天士,想胜三才天之境的天士,不是一个“难”字可以形容的!
“三才天……三才天……今年那丫头应该也才刚刚十七岁,这怎么可能?两年前那丫头才刚刚达到两仪天之境,就隔了两年,仅仅只有两年啊!她竟然能够再次突破!这……这还真是一段令人绝望的距离啊……”姬昊宏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
姬逾兴的嘴角,再也没有了一点笑容,一脸难堪。
“这个天下,有一种人叫做天纵奇才!鸠凌雪那丫头,就是这种人!”聂远山下了定义。
……
“老爷,您过来看看。”就在姬逾兴、姬昊宏两父子沉默不言的时候,和聂远山一起过来的管家邵康,突然在远处朝他挥了挥手。
聂远山一愣,对姬逾兴、姬昊宏两人抱歉地笑笑,就往邵康那边走去,来到了邵康面前,聂远山疑惑地问道:“怎么啦?什么事情能引得你惊讶?”
别人不知道邵康的实力,聂远山岂会不知?
虽然同为六合天士,但邵康真正的实力,绝对在姬家之主姬逾兴之上!
外三合眼、手、身,内三合精、气、神,邵康都已炼透!只需以他自己的精血、意志、神魂来孕育出一把属于自己的神兵,邵康就能更进一步,达到七星天之境了!
除了实力高超之外,邵康的定力也是让聂远山非常佩服的一个地方,平日里邵康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不会大惊小怪,这次却主动喊他,聂远山自然觉得非常奇怪。
“老爷,你看。”邵康轻轻呼了一口气,指了指上面。
他呼气是说明他心境不稳,和邵康相处多年的聂远山,自然知道邵康这个小动作代表什么意思,这几年来,邵康已很少心境不稳了。因此,聂远山心中疑惑的更甚,不由自主地顺着邵康的手指望去。
邵康手指的方位,赫然正是姬长空选择攀爬的起点!
从此一路往上,十几丈方位上面姬长空还在艰难地挪动着,随着邵康手指地移动,他所指的方向由起点一路往上,邵康移动的手指越过那还在继续艰难攀爬的姬长空时,突然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往上方移动,最终指向青岩山山顶才停住。
随着邵康手指的移动,聂远山眼睛也跟着移动。
先前他还有些不在意,但当邵康的手指落到姬长空身上,突然停顿了一下时,聂远山似乎才意识到什么。
他先是神情一怔,然后在心中默默计算了一下,脸色突然凝重了起来……
ps:离新榜只差一个位置,几百推荐票的距离,希望兄弟们能够将票投给我,助我一臂之力!来,来点热情!
第四章 识才
山脚下,邵康双眸光芒熠熠,仰望着还在艰难攀爬的姬长空。\__(.paoshu8.CoM)更新超快/
聂远山脸色无比凝重,和邵康一样,将目光深深地聚集在姬长空身上,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老爷应该也看出来了。”老管家邵康又轻轻呼了一口气,将心境平复下来,才低声道:“他不能够从一块岩石跳越到另外一块岩石,因为他身体不够灵活强健,绝不可能在跳跃落下的那一瞬间抓紧、抓牢岩石。所以,他只能寻找紧挨着自己、并且手脚又正好可以够得着的岩石来移动身子。”
“从这个角度往上攀爬,山势极为陡峭!散落的突起岩石距离不等,有的紧紧相靠,有的距离却相隔半丈!我本以为不能够腾空来移动方位的人,绝对没登上青岩山顶的可能,所以我料定了身体孱弱的姬长空,很快就会因为找不到借力的岩石,而不得不中途放弃!
深吸了一口气,邵康神情肃然,一字一顿道:“但是,我得承认,我这次恐怕错了!”
停顿了一下,邵康才低喝道:“姬长空找到了一条不利用腾跳,仅凭突起的青石和青石之间的距离来登顶的道路!青岩山突起的岩石不少于五千块,每一块岩石之间的距离都不一样,他刚刚站在山脚下只是随意地看了一眼,竟然就找到了一条最正确的路径!并且一点不怀疑自己的方法会有丝毫错误,坚定地朝着山顶爬去!如此眼力,如此心性,我邵康都自问不如!”
看了聂远山一眼,邵康断然道:“我没有见过鸠家那丫头,但我敢肯定,那丫头绝对不可能有此眼力!”
聂远山神情凝重,怔怔地望着姬长空,轻点了一下头,道:“看下去!”
邵康不再说话,神态又恢复了平静,只是一双熠熠生辉的眸子,却始终跟着那艰难攀爬的姬长空不放。
……
一声接着一声的欢呼声,从青岩山山顶传来,在聂远山和邵康讲话的这一会儿功夫,所有姬家子弟,不论是旁系还是直系,都已经登顶。和上一次测炼一样,今年并没有太大变化,依旧是姬长啸夺魁,姬长生、姬长乐分获第二第三名。
登顶之后那些姬家之弟,或是兴奋或是失落的都一一重返山脚,站到了姬逾兴那些姬家长辈身旁,要么邀功,要么讨赏,嬉皮笑脸的说着刚刚登山时的惊险。
忽然,那些重回山脚的姬家子弟,仿佛突然发现了什么搞笑的事情,一个个哈哈大笑着指着连青岩山一半都未攀到的姬长空,看着姬长空犹在艰难地移动,他们一个个脸上满是不屑和藐视,纷纷不加掩饰地讥笑起来。
“哈哈,我就知道,这家伙一定会是垫底的,你看他笨手笨脚的样子,实在是太好笑了!”
“呜呜……快要掉下来了,真为他担心啊,哈哈哈,没有那个实力,竟然还敢参加测炼,真不知这小子想些什么心思,难道他不知道什么叫做丢人现眼吗?”
“真是愚蠢,竟然在城主大人丢人现眼,以后别想在青岩城立足了!哼,姬家人的颜面,也都让他给丢尽了!”
“……”
以前每当这个时候,一向严肃的姬逾兴都会特别宽容,不会像往常一样那么严肃。不过,刚刚才听到阴山鸠家鸠凌雪达到三才天之境的他,此时怎能也高兴不起来。
眼见所有家族子弟都已下来,而聂远山还在那儿一动不动,姬逾兴有些疑惑地带着两个儿子走向了聂远山。
到了聂远山身旁,姬逾兴怪异地望了望聂远山,又看了看管家邵康,姬逾兴神情更加疑惑了,似乎不太理解为什么聂远山、邵康两人会同时望着姬长空。
轻咳一声,姬逾兴吸引起聂远山、邵康的注意力,见两人都同时不悦地望向自己,姬逾兴心中一苦,有些不明所以,赶紧赔笑道:“今年的测炼已经结束了,名次也都出来了。呵呵,城主大人难得来我们姬家一趟,还请赏脸吃个便饭再走。”
“不是还有一人没下来的吗?”一向少言少语的管家邵康,指了指还在攀爬的姬长空,明知故问地问道:“他难道不是你们姬家子弟?”
姬逾兴神情尴尬,讪讪干笑了一声,才解释道:“长空身体孱弱,你看,他到现在还没有冲上半山腰。先不提他能不能够冲到青岩山,但以他这个速度,就算真的能够冲到青岩山,恐怕也要在好几个时辰之后了。城主大人公务繁忙,姬家怎敢太过打搅大人。”
这个时侯,姬长空爷爷姬逾胜、姑姑姬婉云两人也走了过来,姬逾胜过来后,似乎也觉得让所有人耗在这儿等姬长空一人有些不妥,板着脸提议道:“要不你们先去用饭,我留在这儿看着这没用的家伙。”
“不用,今天左右不忙,我等到起!”
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聂远山并没有按照姬逾胜的提议先去吃饭,反而皱着眉头坚持要留下来。
这句话一落,聂远山就不在去看姬逾兴,也不管所有姬家老少,而是和邵康一起,继续神情专注地望着在青岩山半山腰一寸寸艰难移动着的姬长空。
聂远山一发话,姬逾兴就算是心中再是不愿,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能够苦笑着赞扬聂远山几句,然后就陪着他一起耗在这儿,等着姬长空将剩下的那段无比漫长的天路走完。
姬逾兴不动,所有姬家老少都只能够一起耗在那儿,那些刚刚在测炼中耗费了太多力气的姬家子弟,此时肚子饿的发出一声声怪叫,但因姬逾兴不发话,他们也只能够忍着饥饿耗下去,一个个在心中大骂姬长空,冷眼看着他蜗牛一般艰难地前行。
“长空哥哥……会不会摔下来啊?”姬小莲揉了揉小肚子,却担心地低声说了一句。
“没事,有城主大人在,长空摔下来也不会有事的。”姬婉云嫣然一笑,捏了捏姬小莲的小脸蛋,笑着说。
姬婉云虽然不喜姬昊广一家,但是对姬小莲却是例外,只有十五岁的姬小莲本性善良,天真淳朴,非常惹人怜爱。
“哦,你不说话我都忘了。”聂远山拍了拍脑袋,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从腰间锦袋掏出一枚闪耀着柔和红光的珠子,珠子晶莹剔透,球体内似有火苗跳动着,珠子一离开聂远山的锦袋,周围的温度随之上升。
站在姬昊广身旁,表情一直不耐烦地的赵氏,见聂远山取出了一枚火红的珠子,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杏眼猛地圆睁,突然明亮起来,双眸死死地盯着他手中的红珠子不放。
“这火焰元珠是我家那丫头,特意托她姨娘从天水城灵宝阁换来的,说是谢谢你教她刺绣、缝衣。呵呵,这丫头从小没娘,就和你投缘了,以后还请你多去青岩城替我管教她,这丫头,还就听你的话了。你几天没来,她就整日在我耳边唠叨,我都快被她吵死了。”聂远山边笑着说话,边将手中的火焰元珠往姬婉云手中硬塞。
“天,火焰元珠!那可是能够增加和圣兽朱雀沟通力的宝物啊!”一个识货的姬家旁系子弟,忍不住惊呼出声。姬逾兴、姬逾胜等人都是神色怪异,怔怔地望着聂远山将火焰元珠硬塞给姬婉云。
姬昊广妻子赵氏眼见聂远山将火焰元珠硬塞给姬婉云,眼睛简直都要喷出火来,那贪婪的目光怎么都掩饰不住。
“太贵重了,这东西我不能收!”姬婉云后退一步,急忙避开。
聂远山脸色一沉,道:“这东西不是我给的,这是若兰那丫头缠了她姨娘好几天,才从天水城灵宝阁托人换来的!你要是不收,回去之后若兰非要将家闹翻不成!”
“可……可是……”姬婉云连连摆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别可是来可是去的!你如今正在四象天境界,又是和圣兽朱雀沟通,有了这个火焰元珠的帮助,你可以省许多力气。”聂远山将火焰元珠硬塞给姬婉云,自言自语道:“若兰这孩子,这几年多亏你费心了,一个火焰元珠而已,又算不了什么。”
那边的赵氏,盯着火焰元珠,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她和姬婉云一样,也在四象天之境,也打算专门和圣兽朱雀沟通,因此,她比谁都知道火焰元珠对她和姬婉云两人能有多大的帮助。
姬昊广扯了扯妻子赵氏,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在姬昊广的严厉眼神下,赵氏才强忍着心中的贪念,不去看姬婉云手中的火焰元珠。
见姬婉云将东西收下来,聂远山就不再说话了,又和邵康一样将视线落到姬长空身上。
聂远山不动,姬逾兴不动。姬逾兴不动,姬家除了姬逾胜之外,一家老小都不敢动。
姬逾胜作为姬长空的亲爷爷,在这个关键时刻又岂会乱动?
因此,所有姬家老小,不论是直系还是旁系,几十人都眼巴巴地呆在山脚下,陪着聂远山一起干耗着。
……这一耗,竟然直接耗到了晚霞满天。
拖着沉重的身子,姬长空浑身汗如雨下,在漫天火烧云的晚霞下,他就靠着这一副孱弱的身体,凭着心中一股不甘心的念头,一步一个脚印,艰难无比的登上了青岩山!
一簇簇火云染天,在晚霞的余晖下,姬长空的身影在青岩山山顶与晚霞一色。
姬长空正想仰天长啸,却忽然发现山脚围满了人,累的已几欲虚脱的姬长空,脸上满是诧异,清澈的眼眸认真地俯视着山脚,这才看到了人群中雄伟挺拔的青岩城之主聂远山,。
此时,那聂远山竟遥遥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原来是因为他还在的原因啊,我还当姬家老少突然转性了呢?姬长空自嘲的笑了笑。
俯视着山脚下一个个缩小了的人影,姬长空忽然有种将天下人踩在脚底的美妙错觉,看着那聂远山竖起的大拇指,一种被人认可的自豪感、满足感油然而起。
止不住心中的激动,姬长空突然忘却了自身的悲苦,咧嘴露出洁白的牙齿,绽放出灿烂笑容,并且用力地朝着山脚下的聂远山挥手!
这一刻,暂时放下心结的姬长空,像是变了一个人,在青岩山顶,与晚霞一色,笑容洒脱不羁,整个人神采飞扬!
……
这孩子,还真是俊逸不凡啊!聂远山在心中赞叹了一句,为这一刻光芒夺目的姬长空而惊讶,他觉得这一刻的姬长空,应该才是真正的姬长空!
神情恍惚了好一会儿,聂远山才又板起脸,对姬逾兴冷淡道:“时间太晚了,我还要赶紧回去向若兰交差,今天就不在姬家用饭了。”也不等姬逾兴挽留,他就和邵康一起往青岩城的方向走去。
姬逾兴才准备张口挽留,却发现聂远山、邵康已走出几丈,怔在那儿有些不知所措。
测炼的结果还要宣布,很多事情还需要他亲自安排,姬逾兴见聂远山真没有在姬家用饭的意思,也只能够作罢。于是姬逾兴不再追赶,忙着点名让今天测炼的子弟,明天分批前往藏经楼挑选天士秘诀、秘技。
……
“老爷,姬长空真不能够聚集元力?”回去的路上,邵康突然问了一句。
“你是动了收徒的心思了?”聂远山喟然一叹,深深地看着管家邵康,道:“长空这孩子身份有些特殊,你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再说了,长空都十七岁了,还不能够聚集元力,这足以说明他不能够成为天士,你就别多想了。”
“此子有大智慧、大毅力,资质是我生平仅见!哎,偏偏不能够聚集元力,可惜了一棵好苗子……”邵康也摇头叹息,回青岩城的时候,还时不时回头去望望青岩山顶。
刚刚在青岩山山顶,漫天红霞之下,那用力挥手的少年,一刹那间迸射出的洒脱不羁,在邵康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深刻印象!
……
ps:请收藏,请用力的砸推荐票,谢谢(^__^)……
第五章 藏经楼
姬家,藏经楼。[PaOShU8.coM]
十几年来,姬长空曾多次幻想能够走进藏经楼,阅览里面的经试图找寻出让自己聚集出元力的办法。
但当他今天真正进入了藏经楼,却有些茫然不知所措了……
多年来,每当姬长空想聚集元力的时候,都能够感觉到身体疼痛莫名,那种刻骨铭心的痛苦是那么的深刻强烈,以至于姬长空往往都会在中途就直接痛的昏厥过去。
然而,即便如此,十七年来,姬长空却从来不曾放弃过!
只要身体略微恢复过来,姬长空总是继续反复尝试,忍着那锥心的痛苦一次次地聚集体内元力……
很多时候,姬长空甚至隐隐约约能感觉到元力已在体内流转,但是一到这个时候,脑子就会传来一阵不可抵挡的剧痛,令他瞬间昏厥!
醒来之后,体内依旧没有元力在流转的迹象,所以姬长空只当那是他在昏厥之前,一霎那间的美妙错觉。
十七年来,无论他尝试多少次,结果都是一样。
或许正是因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3.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