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十方天士-第10部分

将来的成就一定不会比你爹差!”临走之前,莫云衣又叮嘱了他一句。
……
青岩城,罗天那三排瓦房处。
“老罗,火龙烧真够劲,你这还有没有?”一进来,姬长空就大声吆喝起来。
“有,跟我来。”坐在门口发呆的罗天,见姬长空来了,马上站了起来,他先是紧紧盯着姬长空望了一会儿,然后立即往后面走去。
转过身子的罗天,眼中满是惊喜、欣慰,心情似乎极好。
“三十坛火龙烧,你能带多少就带多少!”后屋,罗天指着摆放整齐的一坛坛酒,对姬长空说。
“咦,原来的苦渡呢?”姬长空讶然,在屋里,他再也看不到苦渡的影子了。
上一次来的时候,这儿摆放最多的还是苦渡,那火龙烧只是占了一角。今天,屋内已没了一坛苦渡,摆放最多的酒已变成了火龙烧。
“今后,我都不再酿苦渡了。”罗天扯了扯嘴角,淡淡道。
“也好,我也发现苦渡喝着没劲了,还是烈酒喝起来爽快!”姬长空朗声一笑,不客气地招呼罗天,道:“来来来,老罗你也来帮帮忙,我今天带五坛走。”
“五坛怎么够?十坛!”罗天一脸地不容拒绝,仿佛他辛辛苦苦酿的酒不要成本似的,抓了几坛酒就往外走去。
“呃……你还真不心疼啊。”姬长空讶然,旋即苦笑着摇了摇头,暗道罗天还真是一个怪人,辛辛苦苦酿出来的酒,他从来不主动拿出去卖,好似专门为他准备的一样。
一会儿之后,姬长空骑过来的大马身上,已被罗天用麻绳牢牢捆了十坛火龙烧。
他仔细摸了一遍,确保十坛酒不会随着马儿颠簸跌落以后,这才眯着眼睛,淡淡道:“长空,你以前总问有什么东西可以去除脸上的伤疤,我原来也不知道,不过这段时间我出去了一趟,听人说有样东西能够将任何疤痕消掉。”
“什么东西?”姬长空脸色骤然一紧,抓马绳的手却一下子松了,急切问道。
这些年来,姬长空为了能够消掉姑姑姬婉云脸上的四道疤痕,也曾经想过办法,可惜他人小力薄,根本没有一点法子。
常常和罗天聊天的他,曾经不止一次问过罗天,知不知道有什么方法可以消掉人身上的伤疤,以往每一次罗天都是沉默,表示自己一样不知。
然而,这一次他竟然主动提起这个问题,姬长空一下子被吸引了所有注意力。——他明白,罗天从不开玩笑,他说有法子,那就必然有法子!
“千年紫金蟾蜍的吐沫,可以消除一切疤痕!”罗天肯定道。
“那千年紫金蟾蜍什么地方有?”姬长空急问。
“云梦大泽就有。”罗天答。
“云梦大泽什么地方有?”姬长空再问。
“毒龙潭。”罗天再答。
此话一出,姬长空脸色悚然一变,倒吸了一口凉气,惊喝道:“毒龙潭?”
“不错,正是毒龙潭!”罗天点头,顿了顿,他怪异地打量着姬长空,问道:“怎么?你怕?”
“不是怕,只是觉得以我现在的实力,闯毒龙潭应该是必死无疑。”姬长空满脸苦笑。
云梦大泽终年有五颜六色的瘴气弥漫着,那些瘴气很多都含有剧毒,而且还会移动,一般人进入云梦大泽,只要吸一口瘴气就会中毒而死,就连一些实力不凡的天士也难以幸免。
除了毒瘴气之外,云梦大泽还有各种各样的凶猛异兽,其中一些凶恶的异兽不比一般的天士力量差,由于云梦大泽有着许多灵药和奇异的元石,这些年来前往云梦大泽搜寻的天士数量不少,不过死在云梦大泽的天士就更多了。
在云梦大泽中,那毒龙潭更是凶名在外,传说云梦大泽最为凶残剧毒的异兽都在毒龙潭附近出没,那儿的毒瘴气也最重,即便是前来云梦大泽冒险的强大天士,到了云梦大泽之后也都要远远避开毒龙潭,不敢靠近那儿一步。
千年紫金蟾蜍,居然在那么一个凶地中的凶地,姬长空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在他来看,此时的他进入毒龙潭,肯定是九死一生之局,想活着离开都难,更别提从千年紫金蟾蜍口中取吐沫了。
“一元天之境的其他人去了,必死无疑!但你去了,倒不见得会死……”罗天眯眼望着他,淡淡道。
“你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姬长空哭笑不得。
罗天沉默,这意味着他又不想回答。
“娘地,我就信你一把!不就是毒龙潭么,闯就闯!”不知道为什么,听罗天说他不会死,姬长空还真信了,一想起姬婉云脸上的狰狞疤痕,他心中一疼,就狠下心来了。
“去毒龙潭的时候,也记得带上火龙烧。”见姬长空在他劝说下仿佛打定了注意,罗天扯了扯嘴角,道:“多喝酒,能壮胆!”
“这次我要是不死,回来将你的火龙烧全部拖走!”姬长空哈哈一笑,猛地一拍马,往青岩山奔去。
“只要你去了,有那个家伙在,谁能杀得了你呢……它一直都在那儿等着你呢……”在姬长空消失不见的时候,罗天才低声喃喃自语。
……
第二十二章 凶兽
云梦大泽。
五颜六色的毒瘴气彩霞一般缓缓流动,在日光的照耀下,云梦大泽像是被遮了一层鲜艳的轻纱,景色瑰丽。
云梦大泽最多沼泽、水潭、小湖泊,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老树,没有毒瘴气覆盖的区域空气清新自然,一些体态轻盈的异兽在水潭、湖泊处啃食着灵草,眼珠子似乎都带着点儿灵性。
能够适应毒瘴气的异兽,要么体型庞大嘴尖皮厚,要么模样丑陋身含巨毒。
常年杳无人烟的云梦大泽,乃是南夷和水云国的一个禁区,别说是一般的平民百姓了,就连能够动用天地力量的天士,到了云梦大泽也步步凶险,冷不防就会被毒瘴气侵体,或是被神出鬼没的凶残异兽集体袭击,还来不及采摘一些灵草,就先身首异处了。
以往每一次南夷使者前往天山拜见乾坤宗掌教古澹,也都是多人结队,挑选一些异兽较少出没的路径,早早地越过云梦大泽,生怕惊动了这儿数量庞大的凶兽群,惹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
来到云梦大泽已经三天了。
姬长空一直都在外面徘徊,小心翼翼地避过那些不断移动着的毒瘴气,还要时刻警惕会突然冒出来的凶兽,可谓是步步谨慎,一点都不敢含糊。
那在必经之地上空缭绕不散的绿色毒瘴气,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天险。
三天来,默默观察着的姬长空,看到许多不知名的灵巧小兽,一不小心闯入毒瘴气覆盖的地带,隔不了多久,那些冒然闯入绝地的小首,便会瘫软倒地,一会儿身子便会腐烂,只留几根白皑皑的骨头。
能在毒瘴气覆盖的领域傲然活动着的,往往都是像剑齿犀、独角蟒蛇之类的凶残异兽,这些已经适应了毒瘴气的异兽,力量惊人,一身肉皮都像是百毒不侵的坚固铠甲,它们往往脾气暴躁,在毒瘴气中,时不时地上演一场残酷血腥地搏杀。
远处。
三头血纹巨鳄,骤然从沼泽中一起猛窜出来,闪耀着凶残冷光的利齿,狠狠地刺在一头在沼泽附近徘徊的剑齿犀身上,将它迅速拖拽进沼泽中!
沼泽污水四溅,剑齿犀剧烈挣扎,和三头血纹巨鳄疯狂地搏斗。
一会儿后,落入沼泽的剑齿犀慢慢沉了下去,殷红的鲜血混杂进了污水,沼泽中撕咬皮肉、啃食骨节的声音,这才毛骨悚然地传了出去。
吸了一口凉气,姬长空又是猛灌了一口火龙烧,感受着火龙烧在体内沸腾的凶猛,他这才稍稍安心,不再那么畏惧。
直到这个时候,姬长空才体会到三天前罗天的那句话:多喝酒、能壮胆!
姬长空苦笑不迭,若不是有火龙烧撑着,看了一场场凶残、血腥搏杀的他,怕是真的没有勇气往前再进一步了。
夜幕悄然降临。
当皎洁的月光洒向云梦大泽的时候,苦候三天的姬长空,终于等到了千载难逢的机会!
——绿色毒瘴气缓缓移动,往云梦大泽北边飘去了。
就是这一刻!
姬长空突然动了,手提着一坛火龙烧,闪电般窜了出去,小心翼翼地避过有血纹巨鳄出没的沼泽地,他不顾一切地纵横驰骋,直朝着云梦大泽更深处奔去。
一棵棵巨树影子一样在他身旁晃荡而过,他不敢多想那些时常出没的凶残异兽,在一口胆气的支撑下,不断地暗示自己这一行是为了姑姑脸上的疤痕,没命地在夜色中狂掠。
呼!
急冲的身子戛然而止。
前方一个腥臭味扑鼻的地带,一头独角蟒蛇绿幽幽地眸子正四处转动着。在它前方,五个比人还大的金背蜈蚣,正慢慢地围了上来,巨大的蜈蚣背上金光熠熠,小眼睛闪着凶光,明显是将独角蟒蛇当成了猎物。
心中一颤,姬长空小心翼翼地往后轻轻移步,生怕会发出一点声响,艰难地退回到一棵在秋天还枝叶茂盛无比的古树旁,姬长空灵巧地攀爬上去。
血腥残酷的战斗,在他爬树的时候已拉开序幕,他才在树上站定,前方的血腥战斗,赫然已经结束了。
独角蟒蛇身上鲜血流淌了一地,五个金背蜈蚣趴在独角蟒蛇身上,此时正欢快地享受着战利品……
只是一会儿功夫,那独角蟒蛇一身血肉已被啃食干净,只留下一截椎骨,和一身有着暗绿色花纹的蟒皮。
吃饱喝足的金背蜈蚣,背上金光又明亮了几分,这才心满意足地慢吞吞离去。
……
许久许久之后,确保金背蜈蚣早已经走远了,姬长空先是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会儿四周,发现在视线中再没有一头凶兽的时候,这才悄然下树,又发足狂奔了起来。
狂掠一会儿,淡紫色的瘴气弥漫在了前方,姬长空不得不再一次停了下来。这一次他并没有等太长时间,只是一天半的时间,那淡紫色的瘴气,在彩霞满天的时候就飘向另外一边了。
姬长空这才放下心来,再次往云梦大泽深处狂冲而去。
……就这样,姬长空躲避着那些不惧毒瘴气的凶残异兽,等候着不断出现的挡路毒瘴气飘走,步履艰难地,一点点地往云梦大泽深处迈进。
时间一晃,一月已过。
途中只靠一些野果果腹的姬长空,历经了千惊万险,终于看到了黑色毒瘴气缭绕的毒龙潭,毒龙潭潭水也是暗褐色,“汩汩”地冒着水,水破裂之后,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淡淡黑烟。
远远望着被黑色毒瘴气笼罩的毒龙潭,姬长空简直欲哭无泪。
他忽然发现毒龙潭上方的毒瘴气,明显来自于毒龙潭中的污水,毒龙潭中的暗褐色毒水不断地冒着气,意味着上方的毒瘴气根本永远不会消散。
按照罗天所说,那千年紫金蟾蜍就在毒龙潭附近,有黑色毒瘴气始终缭绕,他根本不能够靠近毒龙潭,那要如何寻找千年紫金蟾蜍?
姬长空一脸的苦涩,皱着眉头苦苦思量着靠近毒龙潭的方法,却发现真的是无计可施。
望了望手中好不容易省下小半坛的火龙烧,本打算最后借助这小半坛火龙烧深入毒龙潭的姬长空,彻底没了主意,心中暗叹一声,将封口的油布撕开,姬长空愁眉苦脸的凑着坛口又灌了几口。
浓烈的酒气悄然从火龙烧坛口溢了出去……
突然间,从那安静地毒龙潭附近的古树丛中,传来了“沙沙”地移动声,毒龙潭潭水“哗啦哗啦”乱响,似乎也有异物从中窜了出来。
喝了几口火龙烧的姬长空,感受着体内似有浓烈的火焰熊熊燃烧,一时间犹豫不决,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继续留在这儿耗下去。
便在此时,听到怪异声音的姬长空,不由自主地又望向了毒龙潭。
霎那间,刚刚还愁眉苦脸的姬长空,已是满脸骇然,心中惊悸万分,只是呆愣了一刻,他就突然不要命地往外逃去。
毒龙潭处,一头头奇形异状的凶残恶兽,个个眸中凶光熠熠,仿佛发现了什么美味一般,竟然直朝着他冲了过来!
之前见识过的血纹巨鳄、剑齿犀、独角蟒蛇,在青岩山长大的姬长空,至少还能够叫出那些凶兽的名字。然而,从毒龙潭附近冲出来的凶兽,却一个个奇形怪状,有飞天的血蛇、有九头的怪鸟、还有带绿翅的蝎子……
为首一个三人大小的蟾蜍,满是皱褶的皮纹呈紫金色,张开的大嘴满是森森密牙,淡淡地黑雾从喉咙深处溢出,恶臭血腥味远远传了出去。
千年紫金蟾蜍!
姬长空心中大叫,但却不敢掉头去取它口中的吐沫,他这是真的心寒了。先不提它后面一个个明显凶残血腥的异兽,光是那千年紫金蟾蜍的模样,就让他知道自己根本没有一点胜算。
它怎么会那么大?!
姬长空心中狂叫,他一直以为千年紫金蟾蜍估计也就脸盆大小,这样也好应付一点,可是现实却永远是残酷的,当千年紫金蟾蜍真正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姬长空当即绝望了,心中也首次恨起了罗天。
在他来看,这次罗天根本就是让他来送死的!
……
姬长空根本没有躲避的掉,他的速度也远远不如那千年紫金蟾蜍,在他才堪堪奔出十五丈的时候,千年紫金蟾蜍骇然已追了上来,并且闪电般一跃,直接落到姬长空面前。
还未等姬长空稳住身子,那千年紫金蟾蜍血口大张,狠狠地咬向了姬长空左腿。
咔!
姬长空当即有种痛彻心扉的刺痛感,左腿瞬间麻木,鲜血也旋即溢了出来。
“我让你咬!我让你咬!”
在疼痛袭来的一霎那,他心中再无恐惧,反倒是将体内元力运到拳头上面,狠狠地轰击在千年紫金蟾蜍身上。
一下,两下……
千年紫金蟾蜍并未疼极松开,倒是姬长空耐不住千年紫金蟾蜍牙齿中的剧毒,渐渐意识模糊……
在他眼帘沉重地合上之前,一声惊天动地的暴吼声猛地从远处毒龙潭传了出来,姬长空远远看到一个巨大狰狞的恐怖凶兽,从毒龙潭中一跃升天,疯了一般冲向他这边。
所有奇形异状的异兽,在这个凶兽一声暴吼之后,全部趴在原地一动不动,能飞的都自己猛地飞落在地,就连那紧紧咬着他左腿不放的千年紫金蟾蜍,也马上松了口。
一阵大风呼啸而来,那狰狞恐怖的巨大凶兽瞬间降临,锋寒巨刀一般的弯曲利爪,猛地刺向那千年紫金蟾蜍,一下子将千年紫金蟾蜍身体洞穿,将它给死死钉在地上,
直到这时,姬长空才真正没了意识,沉重的眼帘终于合上了。
他并不知道,就在这个时侯,他那左腿被千年紫金蟾蜍咬过的血洞口,从中冒出的鲜血,血红中……竟然带着点儿紫色。
……
第二十三章 天鼋翼龙
……
不知道过了多久,姬长空眼皮子沉重地动了动,幽幽醒转。
一睁眼,跃入眼帘的乃是黑黝黝的毒瘴气,姬长空心中一惊,立即感觉到呼入嘴里面的毒瘴气在他胸口堵得慌,他仿佛随时都会被毒瘴气毒死似的。
想也不想,姬长空当即运转体内元力,想看看能否利用体内元力将毒瘴气逼出体外。
出奇地,当他动用体内元力的时候,体内鲜血似乎有种正沸腾的感觉,他竟然一会儿就大汗淋漓,吸入体内的毒瘴气仿佛随着汗渍从皮肤毛细孔流了出去,胸口难受的感觉一下子就荡然无存了。
啊!
惊呼一声,姬长空猛地坐了下来。
眼珠子骨碌转动了一圈,他骇然发现自己竟然就在毒龙潭旁边躺着,淡淡的黑色毒雾随着毒龙潭潭水“汩汩”冒飘逸出来,在他头顶汇聚成了毒瘴气。
千年紫金蟾蜍呢?
脸色微微一变,姬长空急忙去找之前将他咬昏过去的元凶,却突然感觉到了左腿的刺骨疼痛,低头一看,他发现左腿上,密密麻麻地有着一排排千年紫金蟾蜍咬下的齿印。
“咦!”
姬长空惊呼一声,不敢置信地望着他的左腿,满脸的大惑不解。
在昏迷之前,他清清楚楚地记得左腿上面的伤痕可不是牙印,而是一排排留着血的血洞!然而,醒来之后,那深可见骨的血洞却神奇地愈合了,只留下不深不浅的齿印,这是怎么一回事?
试着动了动左腿,他发现除了有深深的痛楚外,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不妥。——既没有酸麻无力的感觉,左腿也没有腐烂的迹象。
千年紫金蟾蜍,牙齿中不是含有剧毒吗?
姬长空更加疑惑了,艰难地站了起来,目光远远望向他昏迷之前的地方,这才发现那千年紫金蟾蜍早已经死了,背上被洞穿了一个巨大的血洞,软趴趴的在那儿一动不动。
吐沫!
心中一跳,姬长空不再多想,只记得这一行的目的,有些艰难地一步步移动着身子,忍着左腿上面锥心的刺疼,花了一刻钟时间,才终于来到了那千年紫金蟾蜍趴在的地方。
撬开千年紫金蟾蜍的森森血口,忍着那令人作呕的腥臭味,姬长空取出早就准备好的白玉瓶,小心翼翼地将千年紫金蟾蜍血口中粘稠的吐沫收集起来,等将白玉瓶装满之后,他才松了一口气,脸上绽放出灿烂笑容。
不论如何,千年紫金蟾蜍的吐沫,他算是得到了。
一想到姬婉云脸上狰狞可怖的四道疤痕,能够被这粘稠吐沫消掉,姬长空就忍不住兴奋起来。
……
歇了一阵子,当姬长空感觉到左腿似乎不再那么疼痛的时候,才将旁边的小半坛火龙烧拿起来,“咕隆咕隆”猛灌了几口烈酒,马上感觉到肚子饥饿难耐。
瞥了一眼身旁的千年紫金蟾蜍,姬长空发现那蟾蜍虽然外形难看无比,可是被他翻了一角的肚皮却是雪白雪白的,里面的肉竟然晶莹白润,看样子味道应该不会太差。
眼珠子转了转,姬长空恰巧看到旁边有许多干燥的枯枝,心中一动,姬长空略有些迟缓地将那些枯树枝聚成一堆,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匕首,由千年紫金蟾蜍肚皮下手,割了一大块雪白的嫩肉下来,顺势用削尖的一根树枝扎起来,架在了枯枝堆上。
拿出火石,燃起大火,添上调味的香料,一会儿功夫,美妙的香味就从那一大块千年紫金蟾蜍的烤肉上逸了出去。
好香,没想到这东西样子虽然丑陋,身上的肉却着实不错!心中赞了一句,姬长空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就准备大快朵颐了。
哗啦!
水流四溅的声响,突然从远处的毒龙潭传了出来,一个模样狰狞凶恶的庞然大物,巨大的肉翼张扬开来,大风旋即呼啸而起,它巨大的身子只是轻轻一荡,就已经越过几十丈距离,落到了姬长空面前。
这是一个无比可怕的巨大凶兽,和毒龙潭潭水颜色一般,浑身呈暗褐色,体面光滑,似乎隐隐还闪耀着乌光,血盆大口中的森白牙齿,像是一排利剑被竖直了起来,姬长空毫不怀疑它一口咬下去,什么血纹巨鳄、什么剑齿犀,通通都要被它硬生生撕裂开来。
身长五丈的这头巨大凶兽,虽然身上没有羽毛,却有两个长长的肉翼,肉翼由骨节连起来,边角竟然像是刀刃一样,给人一种锋芒犀利的感觉。
天鼋翼龙!
脸色悚然一变,姬长空动都不敢动,呆愣着望向这个巨大的凶兽,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一直生活在青岩山山脚的姬家人,除了修炼之外,也负责帮青岩城注意只隔了一个云雾大泽的南夷,正是因为如此,姬家对云雾大泽的了解,远比一般人要深刻许多。
姬长空曾经无意中听过二爷爷姬逾兴、三爷爷姬逾胜谈论起云梦大泽,两人曾说过在凶兽横行的云梦大泽中,最恐怖最可怕的就是天鼋翼龙,它是云梦大泽所有凶兽的王者,拥有着令所有凶兽臣服的力量!
不过即便是姬逾兴、姬逾胜两人,关于天鼋翼龙的传说也只是听别人谈起的,两人虽然偶尔也会越过云梦大泽探探南夷的情况,却每每都刻意地避过毒龙潭这个凶兽聚集的大凶之地,所以从来不曾见过这云梦大泽真正的凶兽之王——天鼋翼龙!
然而,只是看了它一眼,姬长空就敢肯定,这一头相貌狰狞体型巨大的凶兽,就是云梦大泽令所有凶兽臣服的霸王——天鼋翼龙!
它的样子给人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姬长空来到云梦大泽也有一个月,但他从来没有在任何一头凶兽身上,感受到那种令人连反抗都兴不起的凶焰。
更何况,姬长空在昏厥之前,还曾经见过它从毒龙潭一跃升天,令所有凶兽臣服在地的场景,还有那一爪落下,凶残的千年紫金蟾蜍,被硬生生刺穿身体,直接钉在地上的凄惨模样。
……
肯定了这真是云梦霸主天鼋翼龙以后,姬长空更是浑身不敢动弹,两眼紧紧盯着它,心中七上八下,不知道它究竟想要干什么。
和它那一双赤红色的巨眼对视片刻,出奇地,姬长空在它身上似乎并没有感受到暴躁的怒气,它就这么平静地望着姬长空,赤红色的巨眼竟然……竟然有些柔和……
姬长空讶然,为自己心中泛起的古怪想法感到好笑,这么一个凶名在外的云
好看的txt电子书Shubao2.com

Readme: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3.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