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十方天士-第1部分

《十方天士》
第一章 姬家长空
又一次从睡梦中痛醒,姬长空从木床上坐起来,往窗外看了一眼,天刚蒙蒙亮。{,。,首。发}快速地穿上青衣,双手捧了一把冷水在脸上随便搓揉了一把,姬长空就亟不可待地往外跑去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然而对姬长空来说,早晨却并不是一个好时光。
匆匆来到伙房,捋起衣袖,姬长空立即开始忙活起来。添材、生火、加水、和面,他这一连串动作无比娴熟,明显不是第一次做这些事情了。
崩崩崩!咔咔咔!
外面传来一阵阵暴响,那是拳裂青石、脚碎坚木的声音,姬家儿郎都在趁着早晨锻炼皮肉、筋骨,以期望能够在天士修炼的艰苦道路上更进一步。
在伙房正在炒莴笋的姬长空,听着外面青岩被大力碎裂的声音,愣了一下神,脸上忽然多了几分落寞,轻叹一声,姬长空又将注意力放在锅内的莴笋上面,却暗呼一声糟糕——莴笋炒过了。
“长空啊,早饭好了没有?今天城主大人会过来,三年一度的姬家天士测炼,辰时就要开始了,我们要快一点啊!”门来传来一声悦耳的女声,声音才落下一会儿,姬婉云就已来到了伙房。
“姑姑,马上就好了。”姬长空回头露齿一笑,那张被烟灰熏黑的小脸上,姬长空本就洁白的牙齿更显明亮。
看着那张被熏黑的小脸上展露出的灿烂笑容,姬婉云心中没来由的一阵心酸,心中叹息了一声,姬婉云上前一步,伸出芊芊玉手帮姬长空擦拭脸上的灰尘。
姬长空马上放下手中的锅铲,急着后退了两步,转身以后背对着姬婉云将蒸好的馒头一个个摆放在台架上,这才轻声道:“姑姑,我脸上脏,待会洗洗就好了,别把你的手也给弄脏了。”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姬婉云突然生气了,身子翩然一晃,就已到了姬长空面前,她左手闪电般扣住姬长空的肩膀,让他无法躲避,右手在姬长空脸上继续着刚刚没做完的事情——擦拭起他脸上的乌黑。
然而,姬婉云没有沾水的右手在姬长空脸上抹来抹去,不但没能将他脸上的乌黑拭去,反而让他脸上像鬼画符一样难看。
“姑姑,都说了不用擦了,看看,把你的手都给弄脏了?”姬长空心中感动,知道谁对自己好。
“脏了再洗!”姬婉云轻喝一声,脸色一正,肃然道:“长空,不管别人怎么说你,怎么看你,在姑姑眼中,你永远都是姬家最好的孩子!”
“知道姑姑疼我。”姬长空笑了笑,抬手小心地捋去姬婉云那遮住左颊的长发,看着她光滑左颊上从眉角一直延伸到洁白脖颈的四道狰狞疤痕,姬长空眼神坚定,道:“姑姑,我可能永远没能力为你报仇,但我一定会想办法为你将脸上这四道疤痕消掉!”
姬婉云脸上四道疤痕像是四条丑陋的小蛇盘踞在脸上,将姬婉云本来美貌的容颜全部破坏,从那疤痕的痕迹可以看出那是被人用尖利的指甲硬生生划出来的!
疤痕那么深,可以想象当初那人的指甲一定深陷在她皮肉内,那种痛苦可想而知……
身体的痛苦是一方面,心灵的痛苦更是令人绝望!
对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曾经美貌的女人来说,最残忍最恶毒的报复莫过于此!
“别说胡话了,姑姑只要知道你有这份心就够了。”姬婉云眼神闪烁,脸上有些慌乱,赶紧又用长发将左脸颊的四道狰狞疤痕遮住,这才帮姬长空将馒头和几碟小菜摆好,道:“走,那些姬家的大小男人可都没什么耐性,怕是要等得急了。”
姬长空两手攥紧,越来越用力,指甲深陷进肉里,直到他感觉到了那种锥心般的刺痛,才松开来。深吸一口气,将紊乱的心境平复下来,姬长空把剩下的几碗清粥端起,默默地跟在姬婉云身后走出伙房。
※※※
膳房。
长桌上摆着几碟小菜,两大笼白馒头,人前一碗清粥。
姬逾兴、姬逾胜两位老人坐在上席,左边是姬逾兴两个儿子姬昊宏、姬昊广,孙子姬长啸、姬长生、姬长乐。右边第一人是姬逾胜女儿姬婉云,然后是姬昊广的大女儿姬月晴,姬昊宏的小女儿姬小莲,姬长空最后。
姬家饭桌除上席座位外,男人靠左,女人靠右,本来姬长空应该坐在左边,但是大桌子也不够长,只能够挪到右边,和姬家女人为伍。
还有一张小桌子,姬昊宏、姬昊广两人的妻子罗氏、赵氏,也在低头等待着。
不是姬家人,进了姬家门,都没资格上大桌。大桌上面,坐着的永远都只是姓姬的。
有姬逾兴、姬逾胜两人在,饭桌上面一向比较安静,这两人不讲话,子孙都闭口,这是规矩。
姬逾兴轻咳一声,道:“吃饭。”
话罢,姬逾兴率先拣了一小片莴笋,咀嚼了一下,轻轻皱了皱眉头,倒也没说什么。姬逾兴一动筷子,大家相继出筷,竹筷子在几碟小菜上面晃动起来。
姬长空心中一紧,突然想起刚刚忙着和姬婉云讲话,一时不慎,竟然将这一碟炒过了的莴笋端上来了。偷偷打量了姬逾兴一眼,见姬逾兴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姬长空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扑!”姬长乐苦着脸,一片莴笋被他吐在了面前桌子上,狠狠地瞪了对面的姬长空一眼,姬长乐赶紧低头,“呼啦呼啦”地猛喝粥。
“呃……是莴笋炒过了,不过小乐这孩子,也真是的。”姬长乐的父亲姬昊广笑着为他儿子开脱。姬家家规严厉,在饭桌上面刚刚姬长乐的行为已是不检,姬昊广生怕父亲姬逾兴责怪孙子,佯装无意地将责任推到姬长空身上。
“是炒过了。”姬昊宏点了点头,瞥了那边垂着头的姬长空一眼,淡淡道:“长空啊,下次可要认真一点哦。”
“知道了,大伯。明天我会将菜烧好,不会让您吃不下的。”姬长空低着头,眼中闪过一丝恚怒,嘴里面却温和地轻声道。
哐当!
姬长空的亲爷爷姬逾胜,重重地将手中的瓷碗放下,突然怒道:“烧菜烧菜!就知道烧菜!堂堂姬家男儿,只会在这种低贱的事情上面下功夫,你还能有什么出息?”
顿了顿,姬逾胜见姬长空垂着头一声不吭,又猛拍了一下桌子,再次怒斥道:“明明知道今天有贵客上门,还弄得一身脏,连件干净衣服都不换,不识大体!”话语方落,姬逾胜连手中的筷子都扔了,冷哼一声站了起来。
姬逾胜的爆发来的有些突兀,事先没有任何预兆,众人面面相觑,都暂时放下手中碗筷,愣愣地看着他。
之前狠狠地瞪了姬长空一眼的姬长乐,眼中满是幸灾乐祸,姬长啸、姬长生、姬月晴三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看都不看姬长空,只是有些奇怪地望着姬逾胜,不明白他为何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发这么大的怒火。
姬昊宏、姬昊广两人正襟危坐,神情严肃,而坐在旁边小桌子上的他们的妻子罗氏、赵氏两妇人,则是轻轻低着头,脸上挂着不易察觉的冷笑。
只有姬长空旁边的姬小莲,怯怯地轻扯一下姬长空衣角,眼眸中满是同情。
“爹!”姬婉云站了起来,毫不畏惧地望着姬逾胜,愤然道:“长空要不是身体始终不能够聚集元力,他不会比任何人差!长空身为姬家直系子弟,为大家每日烧饭已经够辛苦的了,偶尔一次疏忽也在所难免,您还要生他的气?!”
“咳……”一直低头继续喝粥的姬逾兴,到此时才终于抬头,放下碗筷,但却没有站起来的意思,望着姬逾胜,皱眉道:“三弟,就是因为长空不能够聚集元力成为天士,我又看他厨艺非凡才让他打理每日膳食的。我也只是想给他找点事做,反正他又不能够修炼,省的他无聊嘛。你要是不喜,我重新找个人替换他好了,何必生那么大气呢?”
“他笨手笨脚的,烧的菜反正我是不喜欢吃!”姬逾胜狠狠地瞪了姬长空一眼,甩手就走,到了门外才低声喃喃道:“小舟烧的菜好吃,我就中意他!”
“昊宏,明日开始,还是让小舟继续负责每日膳食。”在姬逾胜身影还未消失之前,姬逾兴对大儿子姬昊宏轻喝道。
“知道了,爹。”姬昊宏点头应诺,无意地瞥了一眼低头一言不发的姬长空,眼中闪过一丝不悦。
“城主该来了,你们快点吃完,早点去青岩山准备测炼。哪个小兔崽子来迟了,关寒冰洞三天!”姬逾兴起身,正准备离开,突然无意地扫了姬长空一眼,想了一下,才皱着眉头道:“长空就留下来收拾桌子,反正你也不能够聚集元力,这次的测炼你来不来都无所谓。”话罢,姬逾兴身影一晃,实力达到六合天的他已转瞬不见。
姬逾兴一走,姬昊宏、姬昊广看都不看姬长空一眼,只是对姬婉云点了点头,用湿布抹了一巴嘴也随即离去,那边两人的妻子罗氏、赵氏紧随其后。
“等测炼结束了我再收拾你,哼!”姬长乐狠狠地瞪了姬长空一眼,也顾不得继续吃饭了,经过姬长空身旁的时候,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低声说了一句。然后才和姬长啸、姬长生两人一起急匆匆地往青岩山行去,生怕去迟了会被关寒冰洞三天。
“长空哥哥,都怪长乐哥哥乱吐,才让三爷爷生气的,你别伤心啊。”姬小莲扯了扯姬长空的衣角,明亮的大眼睛,圆圆的小脸蛋,撅着小嘴轻声安慰姬长空。
“走了小莲,你不是想被关寒冰洞?”姬月晴皱了皱眉头,不等姬长空开口就轻喝道,她似乎不喜欢姬小莲和姬长空多接触,一把抓住姬小莲,还没等她讲话说完,就硬拽着她往外扯。
姬小莲吐了吐小舌头,对姬长空挥了挥手,跟着姬月晴一起往外奔去。
当膳房只剩下他和姬婉云两人的时候,一直垂首的姬长空将最后一口粥喝个干干净净,这才抬头,脸上竟然还挂着淡淡的笑容,仿佛根本不受被姬逾胜大骂的影响,不气不躁,宠辱不惊。
“长空,不要怪你爷爷,整个姬家,最疼你的不是姑姑,而是你爷爷!”见所有人都走了,姬婉云才轻叹一声,幽幽道。
“姑姑,我自然知道爷爷这么做是因为心疼我。哎,是我自己不争气,也难为爷爷了,为了让我可以省些力气,他居然还要废这么大功夫。”姬长空叹息道。
姬长空这么一说,姬婉云嫣然失笑,摸了摸姬长空的头,欣慰道:“你这孩子,就是比那几个小混蛋聪明懂事,总是这么让人放心,你要是有朝一日能够聚集元力修炼成天士,我看长乐那几个混蛋,一个都比不过你!”
ps:小逆新上传,麻烦兄弟们收藏起来,在砸几张推荐票,谢谢(*^__^*)……
第二章 我想试试
青岩山并不太高,约莫只有两百丈,以满山青色岩石闻名。[PaOShU8.coM]
阳春三月,气候温暖,青岩山上却没有绿草鲜花,只有坚硬的青岩。旭日初升,灿灿金光照耀在青岩山上,在青色岩石的折射下,变化为更多瑰丽的色彩洒落山脚。
在青岩山东侧山脚,姬家老少都在等候着什么。
不多时,两道身影从远处渐渐显现,不急不缓地往这边走来。姬逾兴一见来人出现,当即迎了上去,姬家老小随之跟了上来。
“城主大人百忙之中抽空前来参加我姬家儿郎的测炼,真是令姬家蓬荜生辉了。”之前在膳房姿态高高在上的姬逾兴,此时微微佝偻着身子,满脸堆笑。
“客气了。”青岩城城主聂远山先是笑着回礼,然后眼神越过姬逾兴,落到后面的姬逾胜、姬婉云两父女身上,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才和管家邵康一起走过来。
山脚下,聂远山抬头看了看两百丈左右的青岩山,笑着说:“青岩山虽说不高,不过从这个角度上去还真的有点危险啊。”
从这里上青岩山,坡角几乎呈九十度,除了突出来的坚硬青岩,根本没有什么落脚借力的地方,别说是人了,就算是猿猴想要从这里登上青岩山都不会轻松。
“这才能够磨砺那些小兔崽子嘛。”姬逾兴笑了笑,环顾四周,见除了姬家直系儿孙之外,另外一些旁系子孙也都到齐了,这才点了点头,却是对聂远山说话:“城主大人既然到了,那我们就开始了?”
“呵呵,早该开始了,你非要等我来。”聂远山淡淡道。
“所有未到三才天的兔崽子,都准备好了,一会儿谁先从这里冲到山顶,谁就有资格到藏经楼第三层待上三天,任由翻阅经楼内的天士修炼秘诀和秘技。第二个、第三个冲到山顶的,可以在藏经楼第二层待三天。就算是没有名次,只要能够登上山顶的,也都可以去藏经楼第一层待三天,挑选一样天士秘诀或秘技修炼!”姬逾兴发话了。
所有姬家直系、旁系子孙,不论男女都磨拳霍霍,神色中有着难以掩饰的兴奋与激动。
姬家最为宝贵的地方就是藏经楼了,里面珍藏着天士修炼的秘诀和秘技。秘诀是一步步从低至高的天士修炼法门,秘技则是利用天地元力进行攻击、防御、运用神兵的各种技巧手段。
秘诀是修炼基础,秘技则是元力的运用手段,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若是能够在藏经楼得到适合自己的秘诀、秘技加以修炼,在天士修炼的道路上面无疑能够少走许多弯路,实力更进一步,走在别人的前面。
其中,藏经楼第三层又是藏放最宝贵秘诀、秘技的地方,平日里绝对不会对外开放,只有在三年一度的姬家测炼中夺魁的子弟,才有资格在藏经楼第三层待上三天,来挑选适合自己的天士秘诀、秘技进行修炼。
而今天,就是三年一度的姬家测炼!
姬家子弟男男女女有十几人聚集在山脚下,这些姬家子弟中,直系的姬长啸、姬长生、姬长乐、姬月晴、姬小莲都在其中。三年前的测炼,姬长啸一举夺魁,得以在藏经楼第三层待了三天,三年后的今天,姬长啸已经突破至两仪天!
天士修炼分十个境界,为:一元、两仪、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宫、十方。
因为天士每突破一个新的境界,就会在修炼上进入一个崭新的天地,所以每个境界后面往往都会带个“天”字,譬如一元境界就被称为一元天,两仪境界称为两仪天,依此类推。
三年前,姬长啸还在一元天徘徊,始终不得突破,之后在上一次的测炼中夺魁,得以在藏经楼待了三天。
只是三天时间,不知道姬长啸究竟在第三层得了什么好处,三天之后,当他走出藏经楼的时候,竟然已经突破至两仪天之境!
不仅仅是他,在第二层藏经楼待了三天的姬长生、姬长乐两人,也都大有收获。
一元天之境必须要能将元力运转到身体每一个角落,来淬炼肉身,共分为五个阶段:元力过皮肉、筋脉、五脏六腑、骨髓、头脑,只有元力将这五个阶段一一过了,才有可能突破至两仪天。
三年前,姬长生、姬长乐两人,只能够元力流过筋脉而已,但因在藏经楼呆了三天,出来之后,却连破三道光卡,今天的他们,已能够将元力运至最难练的头脑,或许只差一次顿悟,就能突破至两仪天了。
铁一般的事实摆在眼前,所有姬家儿郎,都将藏经楼当做了心中圣地来看待!
对姬家儿郎来说,藏经楼是一个可以令他们脱胎换骨的地方,所以每隔三年的测炼就成了他们心中最大的期待。为了今天,他们三年来都在积蓄力量,就是希望能够取得个好名次,好进入藏经楼待上三天。
此时,姬家儿郎一个个平息凝神,抬头看着青岩山险峻的角度,纷纷将双手按在突起的青岩上面蓄势待发,就等姬逾兴一声令下了。
……
就在这个时侯,“踏踏”的脚步声由远处传来,姬长空孱弱的身子慢慢在日光的照耀下显现出来,他还是那一身脏兮兮的青衣,不过小脸倒是已洗干净了。
姬逾兴就准备开始下令测炼了,忽然发现姬长空一身脏衣的赶来了,他不由愣了一下,似乎觉得姬长空的脏衣给姬家蒙羞了,忍不住皱着眉头问道:“长空,不是说了今天的测炼你不用来了么?”
姬长空来到众人面前,先是弯腰对青岩城城主聂远山、邵康两人行礼,旋即又对姬逾兴、姬逾胜等姬家长辈一一行礼,将礼仪一一作罢,姬长空才看着姬逾兴,目光清澈,轻声道:“二爷,我今年十七,按照家规,我应该也有参加的资格了。”
三年一度的姬家测炼,所有姓姬的家族子弟,不论男女,只要达到十五岁都有资格参加。三年前,姬长空十四岁,没有资格参加,三年后的今天,姬长空十七岁,算是够格了。
“嗤嗤,他也要参加测炼,真是疯了!”
“开什么玩笑,连天地元力都聚集不起来,参加测炼不是找死吗?”
“是呀,我都将元力练到筋脉了,上一次测炼都差点摔死,他还真敢想啊!”
“哈,他能上得了山顶才怪呢,别一开始就摔死了。”
“……”
姬长空的声音一落下,旁边那些本来正蓄势待发的姬家儿郎,都满脸不屑地嗤笑起来。
“嗯哼……”姬逾兴轻喝一声,那些议论纷纷的声音,立即戛然而止。
见那些姬家儿郎在他一声轻喝下噤若寒蝉,姬逾兴这才眯起眼睛,严肃地说:“长空,按照家规你是够资格了。只是,不能够聚集天地元力的你,参加这种强度的测炼似乎有些不太合适。你可要想清楚了,家族测炼不能够让任何人帮助,只能够靠自己,青岩山说高不高,说矮也矮,从此地上去又是极为陡峭,一个不慎落下来,可能不仅仅只是重伤啊……”
“胡闹!”从姬长空出现之后,就一直阴沉着脸的姬逾胜,突然怒喝一声,双目圆睁,瞪着姬长空喝道:“你当测炼是儿戏吗?每一次的测炼,都是无比凶险,一旦不慎摔下去,连身有元力的都要重伤!以你的身板,若是中途摔下,只有死路一条!”
“长空,别任性!你身体元力聚集不起来,姑姑会替你想办法,别在这个时侯冲动!”姬婉云心中慌乱,急忙劝说,在她来看姬长空远比一般的姬家儿郎懂事,不该在这个时侯冒失胡来才对。
“爷爷,我想试试!”一直听话的姬长空,难得任性了起来,清澈的双眸直视着姬逾胜,并不畏惧,声音坚定。
“不行!绝对不行!!”姬逾胜雷霆大怒,暴吼道:“你想死是你的事情,但我绝不会答应!”
“呃……”青岩城城主聂远山望了望姬逾胜,又看了看眼眸清澈的姬长空,突然笑道:“让长空试试好了,放心,有我在这里,长空绝不会有事。”
似乎为了让姬逾胜放心,聂远山伸手一扬,一道银白色的星光从手心爆射出来,星光聚集成两颗星辰的模样,拖着匹练一般的长长星光绕着青岩山转了一圈,一连串爆响旋即传出,磨盘一般大小的山上青岩,在星光所过之时纷纷爆为齑粉,随风飘散。
聂远山只是随手一道星光,看似随意地在青岩山上面绕了一圈,就将青岩山上近百块青岩全部化为齑粉。
如此手段,姬家一家老小全部被惊呆了!
姬长空双眸紧紧盯着聂远山刚刚伸出的左手,似要将他左手掌面上的筋脉纹路,都要看个一清二楚!
姬长空心中激动不已,咬紧牙关不让自己惊呼出声,但心脏却跳动的极为剧烈,暗暗道:这……这就是天士的力量么,果真惊天动地!
“七星天士!”姬逾兴惊喝道。
深吸了一口气,姬逾兴一脸羡慕地对聂远山笑道:“恭喜城主大人,没想到城主大人在这三年时间已突破到神游七星、采七星之力淬炼魂体的境界。七星天士已能够借助北斗七星力量来翱翔天空,有城主大人在,今天那些小兔崽子就是想受伤……恐怕都难了。”
即便是姬逾兴这个姬家一家之主,也只是个六合天士罢了。
“我两年前刚刚踏入七星天之境,目前也只能够神游天枢、天璇两星,动用天枢、天璇两星的力量,勉强可以翱翔天空,倒也算不得什么。”聂远山微微一笑,随即瞥了姬逾胜一眼,道:“胜伯,由我看着长空,你该放心了?”
“还不谢谢城主大人!”姬逾胜冷哼一声,对姬长空呵斥道。
姬长空微微鞠身,轻声道:“谢聂叔。”
他知道聂远山和他失踪多年的父亲姬昊天有过一段交情,因此,别人称呼聂远山为城主,而他却喊聂叔,——这是聂远山自己的要求。
聂远山笑着点了点头,冷淡地看了姬逾兴一眼,问道:“可以开始了?”
“长空,你自己选择一个地方。”姬逾兴吩咐了一句,见姬长空走到一处人影稀少、较为偏僻的地方站好,这才雷霆暴喝道:“冲顶!”
ps:大家看完记得收藏,还要多多投票啊,帮小逆把新推到前面去,(*^__^*)收藏啊收藏、推荐票啊推荐票……
第三章 龟爬
姬逾兴一声令下,姬家儿郎如脱缰野马一般直朝着青岩山山顶冲

Readme: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3.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