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丑男人不丑》耽美温柔善良平凡受 -第21部分

班是,你可以随时来找我,下班后,你可以分分钟跟着我。”
  “你说的,等你上了班,我会时不时去你办公室看看,你在做什么。”
  太公私不分了吧?不过算了,我爱的你只是太关心我,才会这样的,“这样好啊。”你自动来,也好过我百忙之中抽空去看你。
  “真的?”苏魏东以为他不是认真的。
  “你以为?”苏小苛说一是一。
  “我以为你不愿意我多干涉你的工作圈子。”
  “傻瓜。”苏小苛没这么小气。
  服务员上菜,苏小苛很宠他的问他要不要自己帮他切成块的牛排。苏魏东点头,苏小苛就切自己这份牛排,切好就跟他换。苏小苛是很有心在照顾苏魏东了,可苏魏东在进食的时候不时被坐在旁边的大款阿姨们扫过来的眼神马蚤扰到,哎……苏魏东实在是被看得难受,可在这种优雅的地方,又不好做过激的事,所以苏魏东从昂贵的酒店出来,苏魏东就一脸的不高兴,因为自己喜欢的人不仅成为了最有魅力的男人,还成为了最为畅销的男人。“啊!啊啊……”苏魏东突然很失礼的在酒店外大喊大叫。
  “啊……”苏小苛被吓到的闪了一下身子。
  “啊啊……”苏魏东吼完,猛看向苏小苛。
  “呃……”苏小苛愣直了身子,僵硬极了。他他……他怎么了?
  “你过来。”苏魏东很凶的命令道,跟泼妇站街骂人似的,让路过酒店门口和要进酒店门口的陌生人看到都害怕的闪边走。
  “哦。”苏小苛是不介意他凶巴巴的了,慢慢靠近他,“什么事情。”
  “你是我的。”苏魏东无厘头的说。
  “……”无语死苏小苛了。
  看大门的两服务员在一旁看了他们好久,他们不但不走,在大吼大叫后还古古怪怪的,“他们这是在干嘛啊?”想要管管的走过去,“两位先生,这里是酒店门口,您们要是有什么事要谈,能不能……选个清静的地方。”
  苏魏东眼鼓鼓走过来的服务生。你想怎么样?
  苏小苛拉苏魏东的手臂,不好意思的向服务生笑笑,“不好意思。”往人群里走。
  “你怕什么?他们又不认识我们。”苏魏东的行为除了没礼貌外就是霸道得很无理了。
  “是不认识,但是还是要有礼节。”苏小苛不是在教育他,是想他知道一人让一步世界会更美好。
  “哼……”不爽中的苏魏东哪里听得进去。
  “宝贝……”要是和他说道理说不通,苏小苛就哄他,“不要这样好不好?”
  他的声音不能说是娘,但温柔得很容易让人起鸡皮疙瘩。“嗯……”苏魏东口气很快软了下来,挨着他,要他搂自己肩膀的抬起他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第 94 章
  苏小苛微笑,“我就知道你心疼你老公我。”
  “去你的,是我心软。”苏魏东才不要在他面前承认自己见不得他苦苦哀求的样子。
  “呵呵……”苏小苛还想说什么,手机却响起来了,掏出手机,是苏泽安打来的电话,怎么这个时候打我电话?接听,“爸,什么事。”
  “你赶紧和魏东回来。”是苏泽安急促的声音。
  “怎么了?”听到父亲慌张的声音,苏小苛担心家里出了事。
  “你记得博诚言叔叔吗?”
  “嗯,记得,怎么了?”原来不是家里出事啊,吓死我了。
  “他父亲过世了,你和魏东赶紧回来和我参加明日的丧礼。”苏泽安的口气就像是命令一样,要他们不论如何一定得回来。
  “好,我这就回去收拾。”苏小苛是通情达理的人,“爸,机场见。”
  “好。”苏泽安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苏魏东看他收手机。“家里还好吧?”
  “博诚言叔叔的父亲过世了。”苏小苛淡淡的说,招了辆出租车,上车。“爸要我们赶回去,参加诚言叔叔父亲的丧礼。”跟司机说要去的地方。
  车开了,苏魏东很不舍的看向车窗外卖水果的小摊与穿本地服侍的人们“爸爸他们去不就得了?
  “这就是人情世故,诚言叔叔他医术了得,这人情不能不做,而且,他人很好,这次去参加他父亲的丧礼,想必我们想多逗留在他家一会,看是不成。”苏小苛苦笑。
  “死人的家有什么好逗留的?”苏魏东说得冷血。
  苏小苛不怪他,“我想你并不知道,诚言叔叔他和他父亲其实是情侣的事。”
  “什么?”苏魏东难以相信的看向他,“他……他爸爸……他们……”这不是乱/伦吗?“天啊……”这个世界太复杂了。
  “我听行内的朋友说的,”苏小苛提到他们的事,心好痛,“如果是我,我一定没有勇气继续下去。”年龄的悬殊注定着结果将是悲剧的。
  “小苛……”苏魏东知道他总比别人想得多,担心得多。搂他腰。
  “放心,我只是有些难过而已。”苏小苛摸摸他的头,“不会想太多的。”
  苏魏东搂紧他,“如果是这样,我就会睡得安稳,如果不是这样,你要我如何安慰你?”他成熟得让人心痛。
  “你累了,就睡吧。”苏小苛不想得到谁的安慰,只想安安静静的回家。
  “我不困。”苏魏东怎安心入睡,夜色不深,路慢慢,苏小苛给飞机场打电话,定了两张飞机票,到了岸边,苏小苛付钱下车,乘船到豪宅,简单的收拾一下行李,苏魏东跟苏小苛出门了,照样乘船,做出租车到飞机场,拿着飞机票在候机厅等着。苏魏东靠着苏小苛的胸口,苏小苛发着呆,直至飞机场的广播说起苏小苛和苏魏东要乘坐的航班。
  苏魏东起身,苏小苛木木的抬头看站在自己面前的苏魏东,“魏东?”
  苏魏东伸手掌向他,“打起精神来,我们一起回家。”
  苏小苛无力的笑笑,拿起身旁的一小箱行李,握住他伸出的手掌,起身,“有你陪伴着,我真是幸福啊。”握紧他的手。
  苏魏东看着高大的他站在自己身旁,苏魏东高兴的拖着他奔向检票处。
  ———— ———— ————
  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苏小苛和苏魏在早上回到了国内,不停歇,匆匆下飞机,在出口处与苏泽安和柏林会和,坐上苏泽安和柏林一同开来的车,第一时间出现在博诚言父亲的丧礼上。博诚言坐着轮椅,没什么精神的他已经失去了当年的神采,虽然他人依旧英俊,依旧年轻。
  苏泽安和柏林在前面给博诚言父亲的棺木献上白玫瑰,苏小苛和苏魏东在后面献上白玫瑰,就在转身时和博诚言正门对上时,博诚言认不出苏小苛了,他只是礼仪似的对向自己半弯腰的苏小苛点点头。
  跟在苏小苛身后的苏魏东一直在模仿苏小苛的动作。
  “诚言叔叔,请您节哀。”苏小苛对他是很敬佩的。
  “嗯。”博诚言认不出面前的年轻人。“您是……”听他口气,他们曾经好像很熟。
  “诚言叔叔,我是苏小苛,我父亲是苏泽安。”苏小苛不介意向他再次自我介绍。
  博诚言的记忆一下飞到那个喜庆的晚宴上,“小苛?”那个七岁的丑男孩。
  “是的,诚言叔叔。”他还记得自己,苏小苛很高兴,“参加您们的晚宴,对我而言仿如昨日。”想不到世事无常,他们本应该是幸福的一对。
  博诚言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双眼泛泪,“岁月不饶人,人始终会老的。”
  第 95 章
  “您已经缺乏勇气了吗?”苏小苛不希望这样。
  博诚言想要点头,但面对如此后生的他,博诚言实在做不出这种事,“生命的结束,不代表幸福就会终结,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浪费时间,是我父亲最不喜欢看到的事。”
  苏小苛听到他这么激进的话,宽了心,“看来,是我多心了。”
  “你这孩子,怎么比长辈们还烦呢?”博诚言幽默的说他,伸手拉他的手,发现他的另一只手早被身后的他占据,博诚言瞟了眼他身后的苏魏东,明白了什么,“要是请酒,不要忘记给我发帖。”
  “那您一定要多带个人来。”苏小苛希望他能再找到幸福。
  “会的。”博诚言拍拍他的手背,松开手。
  苏小苛知道自己和他说太多了,再向他半鞠躬,看到他点头后,苏小苛拉苏魏东离开。
  —————— —————— ——————
  参加完博诚言父亲的丧礼,苏魏东和苏小苛跟爸爸们回家,洗了澡就上床睡到晚饭时间。已经睡得昏头昏脑的苏魏东迷迷糊糊被苏小苛牵着坐在餐桌旁,因为苏魏东现在情况特殊,苏泽安没当面和苏魏东说关于苏魏东工作上的调动,苏泽安只是拿自己公司上的事和苏小苛说。
  苏魏东恍恍惚惚爬饭吃,没注意听苏泽安和苏小苛说了什么。吃完最后一口饭,要喝水的伸手拿口杯,正想要倒水入杯的时候,柏林出手了,他替苏魏东拿起水壶倒了杯水给苏魏东。
  也许是因为苏魏东怕柏林,苏魏东拿到柏林给自己倒的水,苏魏东本恍恍惚惚的神经一下全醒了。“谢谢,柏林叔叔。”
  苏魏东见外的话,让饭局突然安静下来。
  柏林面色尴尬。
  苏小苛看了眼苏魏东,苏魏东抓着水杯的手收紧,很紧张。“不喜欢白开水吗?”苏小苛似乎在找话题的说了白痴的话。
  “不,我很喜欢。”苏魏东太紧张,也说了白痴的话。
  首次家庭聚餐就如此尴尬,往后要如何是好?苏泽安很温柔的吱声,“魏东,你要是觉得和长辈们住一块会有压力,我们不介意你和小苛搬到外面住。”
  “不,不用。”苏魏东拿杯子的手抖了一下。
  这么紧张,还说不用?苏泽安真怕他喝水呛住,“魏东,在你和小苛回来之前,我有去找过海叔商量关于你的事,海叔已经尽力去免回你之前签约的合同了,可你这桩艳/照事还是直接影响到了你的形象问题,所以……”不知道要怎么说,怕伤害他,也怕柏林内疚。
  “我能接受,”不就是往后没什么事做嘛,“我一会会给海叔打个电话,如果没什么事可做,我就去医院检查身体,准备生孩子。”
  “咳咳……”苏小苛被呛住的捂着嘴向一边。他真打算去生孩子啊?我的天。
  “什么?”苏泽安和柏林身体僵直。
  “你,你……不……媳妇,你精神没事吧?”苏泽安以为他精神失常了。
  “我知道我做得太过分了,但是你也用不着这么折磨自己啊。”柏林知道事情严重了,“男人生孩子弄不好会有生命危险的。”
  “这样!”苏小苛一听,马上阻止苏魏东的行为。“魏东,为了我,你不要生孩子了好不好?”
  苏魏东看他们这么激动,这么紧张的,“我想我听医生的话,能好好的控制住吧。”
  “不成!”苏小苛反对,“宝贝,听我说,我不喜欢孩子,不喜欢,真的。”
  “嗯……”苏魏东皱眉。
  “媳妇,你真没事吗?”苏泽安掏出手机做好给苏魏东妈妈打电话的准备。
  “天啊,我造的孽啊。”柏林现在内疚死了。
  “孩子很烦的,”苏小苛恼火的数落孩子的不好,“吵闹,任性,没事就哭……”
  “还弱不禁风的生病,对吧?”苏魏东打断他的话。
  “是的。”苏小苛等着他死心。
  苏魏东看着他们的脸,“不要劝我了,不就是大肚子不方便嘛,你们多请几个佣人跟着我就好了。”跟他们没什么好说的起身,“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
  “亲爱的!”苏小苛在餐桌边呆不下去了,跟上苏魏东的脚步。
  “天啊!”柏林抱头。
  “不得了。”苏泽安给苏魏东妈妈打电话。“完了,完了……要我怎么跟亲家说啊……”
  ———— ———— ————
  回到卧室里,苏魏东拿手机到阳台给海叔打电话,跟苏魏东来到卧室的苏小苛坐在床边等他把电话打完回来,“老婆。”讨好他的叫他。
  “你什么都不要说了。”苏魏东不想听,“我决定了。”
  第 96 章
  “啊……”苏小苛失去讨论权的倒在床上,“讨厌,讨厌,讨厌啊……”第一次表现出任性的捶床铺。
  “呃……”站在床边的苏魏东看到他这样,身体有些僵直。
  “还说你多在意我,多爱我呢?关键时候你就自己做决定,完全不关心人家的想法,讨厌死人了啦!讨厌,讨厌……人家不活了啦,人家也去生小孩!”苏小苛郁闷至极就拉被子过来盖住自己全身。
  “呃……”他的样子好像平时的我,好……怪异哦。“老公。”坐床边,伸手去搓被被子裹住的他。
  苏小苛蠕动一下,发出“嗯……”一声,就不动了。
  苏魏东觉得他这样好有趣,“呵呵……好可爱哦。”趴到他身上。
  “嗯……”苏小苛掀开被子,“可爱个屁,我生气了!”又盖被子过头,缩进被子里。
  “呵呵……你这样好像乌龟哦!”苏魏东要挖他出来的整个人爬上床,拉扯盖住他的被子。
  “嗯……”苏小苛的被子被他抢走了,“讨厌了你。”
  “呵呵……”苏魏东骑在他身上,“谁叫你躲起来的。”
  “你以为我想啊?”苏小苛叹气,“一面对你,我就想到你要生孩子的事。”
  “我只是生孩子而已,你用得着这样对我吗?”苏魏东笑他孩子气。
  “我明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会改变主意的,你又怎么知道我的心烦呢?”苏小苛皱眉,双眼湿漉漉的。
  “小苛……”他真的好温柔,好温柔哦。
  “如果我失去了你,该怎么办?”苏小苛不敢赌,刚参加完别人爱人的丧礼,就要苏小苛承受这种压力,“我是无法保证自己会再一次遇上缘分。”
  这就是所谓的认定,就会是一辈子的事吗?苏魏东感到无比幸福,“我就这么独一无二吗?”
  “在我心里,是这样没错。”苏小苛相信。
  苏魏东笑一个后,哭了起来,“小苛……”搂住他,会不知道生死离别的痛,是因为年轻的缘故,所以苏魏东没想过,“呜呜……”
  “真是的,该哭的是我才对。”苏小苛拍拍他的背,“亲爱的,别生孩子了好不好?很危险的。”
  “不要,人家要生。”苏魏东心意已决。“明天就去医院检查身体。”
  “真的不考虑我的感受吗?”他的任性和自私让苏小苛好难过。
  “小苛……”苏魏东不知道怎么回他,忍住眼泪。
  “知道了,”每到这个时候,他们中总该有个人扮演妥协的角色,而苏小苛已经做好准备了。“明天一早我跟你去医院检查身体。”
  “你不反对了?”苏魏东认为这么轻易就放弃,一点都不像是他的性子。
  “你如此坚决,我还能怎样?”苏小苛很无奈,“我只求你平平安安的,就好。”
  “小苛……”苏魏东吸吸鼻子。
  “不许哭。”苏小苛拥拥紧他,“你要是哭了,我心就不坚定了。”我才刚选择跟你的想法走的。
  “你意志这么薄弱?”苏魏东认为他不像意志薄弱的人。
  “对于你,是这样的。”爱情就像杀手,冲破苏小苛的防备,使苏小苛变得脆弱。
  “嗯……好爱你。”苏魏东手在搂他腰的时候摩擦他的侧腰,一下,两下,伸进他的衣服里。
  苏小苛笑起来,“呵呵……你搞什么啊?”抓住他的手。
  “搞/你啊。”苏魏东一不正经起来就跟狼一样,(hao se)好色得让人五体投地。
  “你啊……”苏小苛抿唇发出慵懒“嗯……”一声,声色轻得好妩媚。“真是一时一个样。”
  “我不可以搞/你吗?”苏魏东摸他□,手指跟着它小小的弧度回扣,轻捏皮肤。
  “嗯……”苏小苛皱眉,没说不可以,分开双腿,脚板摩擦一下床,呼着气,似乎某种东西被挑起,热得让人忍不住要扭动身体。
  “小苛……”苏魏东温柔吻他。
  “嗯嗯……啊……”
  顿时衣料摩擦,细滑的皮肤,肤色上的差异分清谁是谁的交叉缠绕,汗水渐渐显现,呼吸急促,胸口碰撞,苏小苛微米的双眼,对应着苏魏东性感的面孔,帅与美的比拼,如同热舞般燥热难安。
  “嗯嗯……呃……”苏小苛□着身体,轻推他胸口,翻手抓床单。
  “等下,等下……嗯……”苏小苛亲他泛红的脸,停下抚摸他的动作,到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套/子。
  苏小苛看他拆开套/子塑胶袋,准备一切的样子,很不自然的害羞起来,撇头不看他。翻身背对他,拉被子过来,抱住,直至苏魏东准备好,搂住自己,苏小苛才慢慢转过身面对苏魏东,“嗯……魏东。”
  第 98 章
  “是小苛吗?”对苏魏东来说最珍贵的就只有他了。
  魏妈妈点点头。
  “你真是残酷的女人。”苏魏东想不到她竟要自己放弃苏小苛这么好的一位男人。
  魏妈妈拥住他,“我是被逼得无路可选,才会要你牺牲爱情的,魏东,原谅妈妈,帮帮妈妈,好吗?”
  苏魏东是傻得很可爱的那种笨蛋,也单纯得让人想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什么的傻瓜,苏魏东不知如何反驳自己的母亲,呆呆的点了头,答应了自己妈妈无理的请求。“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 ———— ————
  今非昔比这句话实在是很受用在魏妈妈身上,她如繁忙的大生意家,匆匆见过自己的儿子后,不多停留片刻,坐上自己开来的兰博基尼,和他们说了再见,离开了苏家。苏魏东看着母亲远去的车子,突然有种落寞的感觉,因为在她身上,苏魏东再也找不到她过去残留的温柔影子,也许地位的高升真的能将人心染黑。
  “魏东?”站在苏魏东身旁的苏小苛发觉他怪异的轻声唤他。
  苏魏东转头看他,“我们出发吧。”
  他指的是医院,苏小苛点点头,“嗯。”
  几小时后——
  苏魏东和苏小苛空腹检查完身体,苏小苛就带苏魏东到医院最近的一家面馆吃刀削面,苏小苛照常是去点餐的那个人,苏魏东照常是坐在桌边等待苏小苛端吃的过来的那个人。店里香味扑鼻,苏魏东却感觉不到肚子饿,他拿着医生给自己检查后的健康报告,发着呆。
  苏小苛端着两碗面过来,摆好,放好筷子,“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苏魏东看向苏小苛,“小苛。”
  “呵呵……怎么又不记得我变帅了?”苏小苛拿辣椒罐过来。
  “不是。”苏魏东没心情跟他开玩笑,“我们下午就做这个移植手术吧。”
  “不用这么急,医生不是说要多等几天再检查的吗?”苏小苛用筷子搅搅他碗里的面,抽筷子回来,伸舌头填一下筷子头,对他说“吃吧,不是很烫。”
  “我不想等。”苏魏东怕在失去他后,关于他的一切,自己会一无所有。
  “不要急,我们很年轻,有的是时间。”苏小苛吃一口面,“嗯……味道不错。”
  苏魏东心里很乱,而他,要自己多等些日子,罢了,反正出卖他,也只是出卖一时,孩子想几时有不得?可苏魏东就怕他不原谅自己,而毁了自己对未来的向往,“小苛。”
  “放心,孩子以后会有的。”苏小苛微微笑,要他不要心急。
  “嗯……”他既然不想说,那自己是不是该……苏魏东真不想利用他,“小苛……”
  “嗯?”苏小苛看向他。
  我做不到。面对诚恳的他,苏魏东哪里下得了手。“我……”
  “你说啊。”苏小苛声线温柔。
  我不该利用他的,我……苏魏东又怕自己不这么做,会无法跟妈妈交代。该死的,为什么要这样……明明不应该是这样的……苏魏东抿唇。
  “你怎么了?”苏小苛见他这样,“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他这么爱我,我却要利用他,我……真不是人。苏魏东一咬牙,“爸爸他是不是已经找到取代我地位的人了?”小苛对不起,毕竟血浓于水,我不能不孝。
  “还没有,这件事,爸爸有说等我去公司后,我来处理。”苏小苛想起那天父亲跟自己说的话,“候选人是很多,但都是大龄模特,合约也只能签2到3年,2到3年后你的事还不能平息的话,我得提前半年找新人接班,”说到这,苏小苛怕他伤心,“你要是不高兴,可以找我,别怪爸爸他们。”
  “我不怪任何人。”苏魏东哪有心思去想自己的事,现在的苏魏东正想着如何办妈妈交代给自己的事,“我……我只是想看看你们候选人的名单和相片。”
  “可以。”苏小苛从没想过自己有天会成为苏魏东的算计对象,他要看,自己也就答应他了。
  “谢谢。”苏魏东能感受到他对自己的信任。
  “不用这么见外。”苏小苛见他不动手吃面,“吃东西啊,不然你身子骨饿坏了,我可是会心疼的。”
  “好。”苏魏东现在才开始动手吃面。对不起,小苛先委屈你了。苏魏东真的不想委屈这么好的男人和自己一起受苦,可苏魏东已经傻傻的答应了母亲。


Readme: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3.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