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超级复制王-第97部分

mén枫一边帮他包扎着一边感叹道:“叶老大留给我的。半年前我被裘家追的时候就是躲在这里,现在还好,那时候整个老师大都被他们围起来了,现在最起码还没人知道咱们在这。”
“呵呵,也不比那时候好多少,没准现在外面找我们都找疯了,条子在找,金老三肯定也派了人在到处找。要是被他的人抓到,咱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但是被条子抓到咱们也得进去,那里面更危险,各种死……”
“先睡吧,养足jīng神,明天再说。上次之后这里被我加固过,这mén和窗都重新焊了钢筋,除非拿电锯锯,金老三的人没那么容易进来。如果是条子那就没办法了,他们会想用枪把这包围,逃也逃不出去了。”
说着西mén枫又翻出床脚的一个小箱子:“这里有五千块钱,多的不够,逃出三凯是够了。我出来得急,也没带什么钱,都拿去投资了也没什么现金,这里也没放多少。这里还有双拖鞋,明天你先穿这个出去,我找个地方帮你再买一双,反正先离开三凯再说。”
“妈的,这时代真不一样了。以前老子被沈万天追着砍都没见到有个条子出来救人,拼得有的人断手断脚瞎眼的都没那么严重,这次竟然因为砍了个耳朵出来那么多条子。都不流行玩热血了,这道黑不黑白不白的,真没劲。”
“你没听歌嘛,现在是灰sè空间。”
“也不知道徐子皓老谢他们那边怎么样了。”
“先睡吧,等离开三凯了再打听。”
两个男人挤在一个被窝里面,又闲聊了一会终于还是勉强睡下。
说起来两个人都是起起落落,隐忍了那么久,终于起来了,可刚起来还没多久,又受到那么大的打击。这条道就是起起落落,前几天还风光无限,今天可能就一无所有。还是心太大了,什么都没有的时候知道忍,有了点东西的时候心态都不一样了,不然也不至于被金老三那么容易就抓到空子。
等到天蒙蒙亮的时候两人才算睡下,但是都睡得很浅。突然一阵敲mén声又把他们吵醒,两人一个猛子弹了起来,看着mén口全是警惕,根本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枫哥,我徐子皓,开mén。”
听到他的声音,两人赶紧把mén打开,看到徐子皓正站在面前,手里拿着一个大包:“我就知道你在这,马哥也在,那正好,你们赶紧把这东西换上。”
“这是什么东西?”两人楞楞地看了看徐子皓拿来的东西,都是一些很久的外套,在车间工作时工作服。还有件棉袄。
“你上哪找来的这个,有些年头了啊。”
“我爸以前的久衣服,反正也不穿了,还有两双棉布鞋,你们要么?”
“好过没有。”老马拿起鞋子过来穿上,有些大了,而且特别显得土气,但是穿起来倒是暖和,大一些也没那么搁脚。
“我昨天晚上也进了局子,余德森把我nòng出来的。但是你们的事情要花些时间,这里面不仅仅是我们跟金老三的问题,还扯到了他们警局内部的事情。昨天晚上我出来的时候就感觉有人跟着我,所以只能直接回家了。这里有两万块钱,你们装成打工的返乡,穿成这样肯定不会被发现。”
“我们这样能出去么,不好搞啊。自己的车肯定是不能开了。”西mén枫叹口气说。
“应该还好吧,打扮成这样应该没人会发现。”
“在省里有落脚的地方么?”徐子皓问。
两人摇摇头,他们的活动范围还就只在三凯,去县里面也不靠谱。
“那这样,去广州,找小雨,让她带你们去找个曾星波的人,我这边会跟他说好。他是那边的地头蛇,给你们安置个地方先住着没问题,等这边处理好了我再去接你们回来。”
西mén枫一听,感叹道:“广州,那么远啊?那不就得坐火车去?那可得实名制啊。”
“实名制不怕,现在咱们还不至于被通缉,坐大巴没准还得让jiāo警查呢,这个铁老大,jiāo警还管不到。”
“哥哥诶,你想什么呢,还什么实名制。”徐子皓无语地说,“现在这什么时候,你还想买到火车票,不知道什么叫chūn运啊?打个车去郊区,然后在那里上大巴先去柳江县,从那里转个去东莞的车,之后在广州下车就行。”
两人点点头,但西mén枫还是纳闷:“你怎么那么清楚这个路线?”
“去广州的时候刚好见到了这趟大巴,不说了,先走吧。”
其实如果去客车站买票也不好买,早上去排队没准只能坐到下午的车,而且还有警察在那看着。而出了郊区就不一样,因为从客车站里面出来时不允许超载的,而到了外面,私人承包的大巴就会想办法多装几个走,特别是这种距离不太远的线路,有人会中途下车。收费也会相对客车站便宜一些,一些常坐这种车的人已经了,司机也固定在几个地方接客。形成了一种默契。
徐子皓把他们送到上大巴,一一拥抱,患难见真情,三个人的感情此时真是好得没话说。
“事情应该就是在三凯,去了柳江就可以大摇大摆的买票了,但是早到广州早安心,到之后给我来个电话。”
“现在我们走了,西虎堂就剩你一个人,你一定要顶住,凡是小心啊,咱输不起了。”西mén枫感叹着说道。
“回头我让老谢黑豹跟着你,有什么事让他们去办,绝对信得过,谭四海那边我也会跟他打招呼。我们走了,这个大旗必须由你来抗,也只有你能抗,他们魄力不足。”
“恩,我也这么想,你一个人在这边要小心,不用急着报仇,但也别让金老三给看扁了。”
“别给我那么大压力好不好,我只能说我尽量去做。”
两人不再说什么,拍拍他的肩膀上了大巴。司机不耐烦地催促着他们快点,在他眼里,两个人就是普通的农民工,谁会知道他们曾经也是三凯风头正旺的黑道老大。
目送大巴离开,徐子皓匆匆赶去了医院,肖柔刚从手术室里出来,手术很成功,这种骨科的手术一般还没什么问题。全麻还没过去,肖柔也没觉得疼,就是得平躺八个小时有些难受。
东西也不能吃,嘴唇干了,只能用棉签蘸点水擦一下。
徐子皓在旁边陪着聊天,肖柔倒是觉得困,聊一会儿睡一会儿,还笑着跟徐子皓说:“我今天算是明白了,这骨科医生像木匠一样,一下电钻机,一下扳手,把钢钉钉进去,我看那医生累得一头看,不是紧张的,是累的。”
徐子皓跟她笑笑,没想到她倒是还蛮有兴致,一点也不像一般小nv生那样有的连听到打针都脸sè发白。
正聊着,徐子皓的电话响起,是老谢打来的,他刚出来,想知道什么情况。电话里面还是说不清楚,干脆约来医院慢慢谈。
石冲也被放了出来,孟làng等人还在里面,等着去捞,不给钱就是治安拘留十五天,年都得在里面过。谭四海就更不清楚了。
老马他们也借了个电话打来,两人已经上了去广州的大巴,此时已经出了省。
徐子皓利用老马他们留下来的资源想办法处理这个事情。这一天,木兰天池,黑爵,美乐地全都没有开mén。老谢也回去打点一番。
到了晚饭时间,肖柔的麻yào开始下去了,疼痛绵延不尽地袭来,而且越来越疼。徐子皓知道她很难受,但是她却在强忍着也不叫疼,只是脸上的表情很难看,也不怎么说话了,抓着他的手不放,闭上眼睛强让自己睡下去。
腿上划个口子,打两根钢钉进去,人还得平躺着不能动,就硬忍着一个地方疼却毫无办法,这样的苦楚不言而喻。看着她这样徐子皓也是心疼,要不是为了自己,肖柔也不至于这样。想起那个开车的小子,对他的恨意不比对金老三的小……
第二天,谭四海也终于出来了,但是木兰天池被要求停业整顿,短时间是没法开张了。这种结果已经算是很好了,以前花出去那么多钱也不算白花,毕竟谁也不想直接因为这个事情把木兰天池给按死,毕竟关系的不只是谭四海他们几个的财路。
“老谭,捞人的事情还得靠你多去联系,反正尽量在过年之前把人给捞出来。”
这个不用说谭四海也会去做,毕竟孟làng这些都是他的人。
“姐妹们回去了么?”老谢问。
“还没有,只回来几个人,其他人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没准还被扣着。”
“回来一个安置一个,要不就给笔钱让他们先回家过年,反正过年了也是有一大部分要放假的,多给点,这样她们以后还能回来。不回家的就给补贴,让她们安排好地方住下。其他的服务员愿意留的也留着吧,不用做事,工资照拿,用不了多久木兰天池还能再开起来的。”徐子皓说道。
“这样开支不小啊……”谭四海有些犹豫,徐子皓终于明白,难怪老马说他不能挑大梁呢。
“咱们现在不能计较钱,这钱花出去了还能赚,现在不能丢了人心,能留下来多少留多少,不愿意走的就多给些让他们回去过年。”
“就听徐子皓的。”老谢说道。
石冲也是点点头。这木兰天池虽然没有徐子皓的股份,但是老马跟西mén枫都把自己的权利jiāo给他了,石冲和老谢也都同意,事情也就那么定下来。
黑爵也重新开张,依然由黑豹看着,徐子皓只是去看一眼。
最麻烦的还是美乐地,他是属于西mén枫的,现在他跑了,都没办法开mén。但是却有一个意外的发现,这美乐地竟然是用了西mén林的名义开的,只是他现在才知道。
这样走动起来也就好办多了,处理了两天也就重新开了起来,由蚊子负责守着,西mén林偶尔过来帮忙,也算是学习学习。
徐子皓每天都得几头跑,落下哪边都有些不放心,也确实累得够呛,白天又还得看看公司。木兰天池本来还想着过年多赚些,现在开不了mén,反倒是更火了翡翠池。
由于余局长的介入,定远方面也不在强调此事,但赵奇峰和金老五却没有要放手的意思。金老五是钱钟国提起来的,自然不太甩余德森的面子。至于赵奇峰,他是咽不下这口恶气,虽然他父亲,也就是三凯市的政法委书记赵定铭也是跟他说过,让他做事低调的,可是他却背地里来一套,反正不让徐子皓他们快活。
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皓洁开始加班加点的存碗。公司的事情主要还是陈信风和东子再nòng,那样徐子皓才有更多的时间用来琢磨怎么面对现在的局面。
一切又似乎趋于平静。只是道上的人本来还以为西虎堂就那么昙花一现,但没想到似乎损失并不是特别严重,只是木兰天池暂时停业吧了,早晚还会开起来。西虎堂反倒是显得更加团结,因为现在有了一个唯一的一把手——徐子皓。
外人不知道这些,只能看到表象。但是金老三却知道,现在几家店子的幕后,都是徐子皓在cào盘,而且还打理得井井有条。但这一次他倒是也赚了不少,还多留了一手,短期之内徐子皓还不是自己对手。而戒于警方与市政fǔ的压力,也不好在这个风口有什么大动作,两帮人又再次停顿下来。财神那边也是这么个打算,一切等年过完再说,。
这天徐子皓正整合着手里的实力,钱,人,关系,看看怎么样才能跟金老三碰一碰,现在这种平静持续不了多久。而此时东子却打了电话过来:“皓哥,公司出问题了。”
第三卷 3-35 大新年
东子并没有说出了什么事,就是让徐子皓赶紧过去。(_)
等他到了mén口一看,工人们都在各忙各的,似乎没有什么不妥。
再往里走,来到来到员工宿舍的隔间,陈信风和东子正在里面商量着什么。
“到底出了什么事?”徐子皓走过去,觉得气氛有些不对。
突然后面冷不丁冒出来一个人,一手就把徐子皓的脖子搂住。
徐子皓浑身一个激灵,抓着对方的手腕,气一沉,一下子一个过肩摔。但是马上又感觉不对,因为他看到东子他们满脸惊恐的表情。他立刻往上提了一下,不让那人的身体摔到地上,又一手扶住她的腰,只听“哎呦”一声,一个纤细的身体落在了他的怀里。
小雨像被吓到了一样,拍了他胸口一下,娇嗔道:“讨厌死了你,想摔死我啊。”
抓到手臂的时候徐子皓就觉得不对,怎么是个nv人的手,此时看到小雨,更是显得怪不好意思的。把她扶起来,这才问道:“你怎么提前回来了?”
“人家想给你个惊喜嘛,谁知道一见面你就这样,差点被你摔散架了。”小雨冲他撒着娇,脸上却还藏不住那种激动的表情。
“不是说了让我去接你么?你怎么回来了,上哪买到票的?”
“我是坐火车回来的,波哥给我nòng了张卧铺票,我想着坐飞机还得到省里转车回来也麻烦,就坐火车了。而且枫哥和马哥都到广州去了,你nòng车也麻烦嘛,坐火车还能直接到这呢。”小雨善解人意,她也知道这边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不然西mén发和老马不至于快要过年了还跑到那边去,自己不想给徐子皓添太多麻烦。
徐子皓捏捏她的脸,又看向东子他们问道:“你说的出事就是小雨回来了?”
“对啊,老板娘回来了,这还不是出事了,还是出大事了。”东子嘿嘿地说道,“你说小雨这一来,我们是听你的还是听她的啊?”
“当然是听老板……娘的了。”徐子皓笑着看看小雨,想象着要是让她坐在经理室,面对一群员工说着年度总结,那该有多搞笑。
“对对,东子你看到了吧,是听我的。”小雨突然抬起头来看着东子,“下面我说第一点,公司的一切东子,都听徐子皓的,以后有什么问题都找他,出事的得给我打报告,如何解决由他来决定。”
东子和陈信风这个无语,这不还是一样么。而小雨其实只是想知道更多关于徐子皓的事,来这问了一下东子他们什么都不说,因为也担心有什么事情是皓哥不想让她知道的。小雨为此还有些不开心,东子也只好把事情全都推给徐子皓了。
“皓哥,公司还真的有一个事情要解决。”瞎扯了一会儿之后,陈信风才说道。
“什么事?”小雨刚回来,徐子皓正想带着她去二人世界呢,想不到公司还真有事。
“这样的,工人们想要提前一天放假,因为车票难买,担心等到年三十那天回不了家。但是要是提前放假,咱们的碗就做不完了所以当时我没同意。现在工人有些闹情绪,做事不像之前那么认真了。而且我们的工作量是按月来算的,他们就把每天最低的量做完就不做了,想等到过年回来再赶。我担心这样到最后哪怕让他们多上一天班,也没法把碗全都供上啊。”
“其他店子还好,但是这博锦还要靠这一次把他们的业务全接下来呢,可不能出什么luàn子啊。”东子补充说道。
“有多少人要回家的?”
“十来个人吧,要不是周边乡镇的,要不就是县里面的。”
“恩,那就跟他们说吧,从现在开始加班有额外的加班费,必须把碗全赶做出来。年二十九之前能做完的话,年三十早上统一派车送他们回家,如果是自己坐车回去的,到时候拿车票来报销。来回都一样,当做一项过年的福利吧。”
陈信风点点头,出去跟工人们说了这个消息,发现他们顿时又有了不少干劲。想来出mén务工的人,要求真的不高,只是想得到一些更人xìng的待遇。有时候你对他们稍微好一点,他们便会加倍的对你好。
小雨一回来就先往徐子皓这跑,都没有来得及回家,跟徐子皓在外面吃了顿地道的家乡菜。也就被徐子皓送回了家里,毕竟李爸爸是整整半年没有见到过她了,虽然嘴里不说,但心里指不定有多想,可是这丫头一回来就先往男朋友那跑,nv生外向啊。徐子皓不禁泛着嘀咕,我以后要是跟小雨有个nv儿,可千万别学她妈那样啊……
年二十九,大部任务已经完成,剩下的今天一天就能做完,就剩送碗这事情了。有的人是今天轮休的已经准备回家过年了。虽然明天一早公司还会派车送,但是归家心切,特别是在农村的,谁都希望在年三十这天一大早起来能有放上鞭炮,写对年,忙活一天,这样的年过着才有意思。
徐子皓把工人们集中起来,简单说了几句的话,这年前总结会就算完了,本来公司才开业两个月,也没什么好总结的,都是些废话。开这会的最重要的目的是派红包,一个人发个200块钱意思一样,接着又让他们继续干活,早干完早收工。
第二天一早起来,这个小城市已经充满了重重的年味。不是家家户户显得多么热闹,而是平时拥挤的街道上依旧空dàngdàng的,行人也极少,这才是过年。除非赶上特别重要的领导视察封路,一年里也就只有今天能看到这种景象。
三辆面包车连夜把两辆的座椅重新装上,送司机送工人回家,之后回来也就刚到中午,直接回家过年。还有一辆车要送最后一批碗,这是给博锦送的,量太大,也就拖到了今天早上。
吴智杰开着车,徐子皓跟着去看看,陈信风和东子充当着搬运工。工人们都走了,只有靠他们自己来做,为了速度快一些,连徐子皓也上手搬碗了。
碗被搬到了后厅的走廊,紧挨着厨房,一般人也不会来着看,徐子皓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的嘲才感觉到差距,别人一个厨房都跟自己的公司差不多大了。业务量更不用说,听婷婷说,他家每个月都是拿将近二十万给厨房,厨师长一个月得有3万多。
而今天他们也不放假,所有员工都知道今天会非常的忙,所有座位在一个月之前就已经订出去了,他们只能感叹,三凯的有钱人是越来越多了。
走廊摆了一排的碗,大部分还是运鸿的,徐子皓打开他们的箱子看了一下,也不过如此,并没有显得比自己的好或不好。
从里面出来,吴智杰又把车开回公司。徐子皓拿了一件nv式衣服送给他:“这是小雨从广州买来送给你媳妇的,你拿去吧。”
上次去广州,吴智杰也是提过想给自己媳妇买件衣服,可是因为临时有变,把计划给打luàn了。没想到这事情小雨还记住了,去逛街的时候帮着挑了一件,到底nv生心细。
“徐总,这怎么好意思。”吴智杰有些受宠若惊。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给你就拿着,今天晚上可以多喝几杯,明天不用加班开车了。”专mén当司机的其实也是有些麻烦,特别想吴智杰这样的,他已经成了徐子皓的司机,偶尔去办什么事都让他来开车,偶尔还得出个差什么的。等以后买车了,有需要的话还准备让他专职过来开车,感觉这个人办事还是让人放心。
下午的时候徐子皓还去了趟医院,肖柔今年就得在医院过年了,陪着聊了聊天,又带去点东西,当做提前拜年。
说服了父母,今年徐子皓家准备在外面过年,在来源酒店订了个大包房,咱今年也玩一次新鲜的。
光他家三个人去饭店吃饭确实奢侈了点,而且在老人看来这是很不划算的事情,徐子皓又把西mén枫林给叫上,他家里就剩下他一个人,连蚊子都回家过年了,他一个高一的学生独自在家算什么事。
刚开始想到还有徐子皓的父母在,他还不愿意过来,后来一想,连陈信风大黑都去了,自己也就跟着一起去好了。
徐子皓本来还想叫上小琳姐,而她跟着她家人一起过年,也就不方便过来。现在老马在广州,但总算有个落脚点,她也显得不像之前那么焦躁。
“咱们这人也少啊,要不把老刘家也叫过来吧。”父亲说道。
父辈们过年喜欢热闹,反正地方大,大家在一起过年才喜庆。
大狗现在还在少管所里面,刘叔家怎么也没想到,这么早就会遇到儿子不在身边过年的情况,两夫妇也觉得这年过得没有味道。
接到老徐的电话说过来喝酒,也就欣然同意,两人认识那么久了,以前吃完年夜饭还会聚在一起斗斗地主,今年索xìng也就一起在外面吃饭了。
去来源酒店的路上,刚好还见到陈伯一个人站在路边,徐子皓上前去打着招呼说着新年好,陈伯回了一个憨态可掬的笑容:“小徐啊,新年好啊。”
“陈伯这是要去哪啊?”
“我去买点菜,家里的用完了也没时间买,也不知道现在去还买得到不。”
“陈伯,你一个人过年啊?”
“恩,一个人,陈楚那混小子还在里面呢,西mén枫本来跟我说了今年一起过年的,现在也不知道跑哪去了。”陈伯的老板早就去世了,独自一人在三凯。李远那边的亲戚本来在他老伴去世之后就走得远了,后来又因为李远的事情,两家人几乎已经没有了联系。
“那你跟我们一起过吧,咱们就在来源酒店吃饭,地方宽敞着呢。”徐子皓邀请道。
“这怎么好意思,不去了,不去了。”陈伯连连

Readme: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3.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