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超级复制王-第95部分

个电话,让他监督好博锦的碗的质量,自己则去了医院。
到了病房,看到肖柔嘴上依然套着氧气罩,手上掉着yào水,右脚上还打着牵引。此时她双眼紧闭,脸上显得毫无血sè。见到她还在睡着,徐子皓也不好打扰,转而跟肖校长聊了几句。
“医生怎么说?”
“右胸肺裂,右腿股骨劲骨折,其他地方都是擦伤。胸腔里面还有积血,骨折暂时还不能做手术,得等积血自己吸收完。”
听着这些伤,徐子皓说不出的心疼,难怪昨天抱她的时候她会有一种要死了的感觉,又问道:“那她一直没醒来过么?”
“刚刚疼醒来过一次,折腾了半天,刚刚睡过去。”
徐子皓低着头,想着这车到底开了多快的速度,才能把人给撞成这样啊。肖校长又说道:“刚刚警局打电话来了,说肇事司机已经自首了,只是一场意外,晚点会进行责任认定。哎,你也别太往心里去了。”
徐子皓点点头,自己都把车牌号记住了,还抓不住人,那这些警察就别混了。
帮着给肖校长夫妇买了两份早餐,徐子皓出了医院,又联系jiāo警队林中队长,那天的饭局徐子皓也是到的,毕竟他们这一天天来回送碗难保不出点什么意外,认识人多好办事。
谁知道说了几句之后,林队长的话让徐子皓无比震惊:“小徐啊,这事情就到这吧,肇事司机已经自首了,只是一场意外,你也不追究那么多了,到时候会得到赔偿的。只是你的一个同学,你自己也没事,赔点钱私了就完了。”
“林队,话不是那么说,那小子撞了人还想往人身上碾,要不是她爬起来逃得快,没准现在就不是在医院而是在殡仪馆了。那小子那天是不是喝酒喝多了啊?”
“不是,什么问题都没有,是车出了问题发生了意外,虽然逃逸了,但是也自首了嘛。”
看来也问不到多少了,但如果不是金老三故意派来的人倒不用担心太多。
过了两天,肖柔才开始恢复过来,但总是说胸口疼,只能平躺着,连坐都不能坐,最多垫两个枕头稍微靠一点。暂时还不用吃饭,每天输的液体足够保持她的营养供给。更是不能下床,吃喝拉撒全在床上,还chā着niào管。
徐子皓几乎有空就过来,陪着聊天,帮着照顾,有他在,肖柔似乎也要恢复得快一些。
期间还有警察过来做笔录,还是那天那两个警察,徐子皓跟那个实习的警察套着近乎,想要知道一些内幕。这个年轻人倒是有些愤青,闲聊一会之后就把他们内部传着的话说了出来:“那天我们本来在查,结果中队长打电话来让我们停了。后来才知道,他也是接到上面的命令,是大队长让停的……”
听他说完徐子皓才明白过来,为什么那司机会想想着要人命,结果又去自首,原来都是有安排的。这个人是某房地产公司副总的儿子,以前也因为酒驾在他们jiāo警队挂过号。而这位副总跟金大队长关系颇好,反正人没死没残,也就想办法把影响降到最低。赔钱了事。
“能把人撞成这样,不超速才有鬼了,人还是第二天才来jiāo警队的,就算喝过酒也醒的。”
“他背景那么厉害,还开个大众的车?”
jiāo警用看小白的目光看着徐子皓:“那可不是桑塔纳帕萨特,那是辉腾。”
徐子皓点点头,看来这里面金大队长没少起作用。而他还是金老三的亲弟弟,看来他家一家都没什么好人。
责任认定下来了,虽然肇事逃逸,但是因为自首了,所以不予以追究,而被撞的人,是由于喝酒了,没来得及躲闪才被撞成这样,所以她自己也有责任。肇事方赔偿7000块钱了事。
肖校长这个生气,住在这医院一天最少花一千,而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院,以后的疗养,肖柔的心理伤害,这该要找谁赔去。而且还听说那小子的车被撞到,保险公司还赔了两万,这人还不如车么?
由于徐子皓这一届成绩优异,分管学习肖校长此时已经是正校长了,也动用着关系,想要讨回公道。但很快就有领导来找他谈话,知道了对方的背景之后,也就只有热气吞声。
第三卷 3-30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被车撞了成这样竟然只赔那么点钱,肇事司机逃逸竟然屁事没有,徐子皓这叫一个气啊,想当初自己还只是间接误伤了李铁就被赔了五万,现在肖柔都伤成这样了,竟然想用七千块钱来摆平?
他拿着电话给余德森打了过去,毕竟他是事情的见证者,不管事情到底是不是跟金老三有关,都得让肇事者付出得到应有的惩罚。
听完徐子皓的话,余局长也是显得十分气愤,答应过问这件事。晚一点给他结果。
等了半天,余局长还正的回了电话过来,但语气却显得十分遗憾。jiāo警队取证没有完全,很多证据都已经被这天气给抹去,责任认定也很难有改动。想给肇事司机定罪是不现实了,没有证据说他酒驾,没有证据说他超速,肇事逃逸却没有造chéng人员伤残,也就只能赔些医yào费了事,经过余局长的争取,已经把赔偿提到了两万。
徐子皓不知道余局长为什么也会这样前后不一,或许也是迫于对方的背景太硬的关系,连他也无法撼动。而事实上这倒不是主要原因,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余局长的权力很大程度已经被钱钟国副局长给架空了。
jiāo警队大队长金老五就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
说起金老五这个人,也不是完全没有能力,但就是心术不正,墙头草,什么利益大往哪边倒。以前是西口派出所所长,也是西mén枫和陈楚的两头好处都吃,又同时限制,让他们自己内部闹,怎么都做不大。
后来原jiāo巡警队孙大队长因为滥用公车撞了人,还被人捅到网上把事情闹大,那个位置也就坐不下去了,靠关系调到了一个平级单位就职,而金老五就过来补了这个féi缺。
jiāo警的油水大得流油,有的副处级别的人,放着县里面的公安局长不当,跑来jiāo警队当个正式职员,有的富二代公子哥也是花钱拖关系进这里面来当个协警,一个月几百块钱工资,连他们车的油钱都不够。每天小车来上班,开着的车比金老五开的车还要好。
外人看来很不能理解他们为什么会去上这个班,完全想不通,但是一旦你把地点设定到了这个神奇的国度,一切疑问似乎又迎刃而解。
金老五自以为这次处理得很得当,既把事情摆平,同时还得了个人情,钱也没少拿,至于受害者的赔偿问题,那就不是他去想的了。只能怪你自己倒霉,出现这种结果,你完全可以理解为《死神来了5》嘛。
当然,要摆平一切,光靠金老五还不够,各方面都得打点。这位房地产副总倒是理解得透彻,事情一出就马上查了伤者的底细,家里不过是个二流初中的校长,直接就联系到了教育局乔局长通通气,帮着协调协调。
金老五这次办的事情完全达到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而且没有留下什么把柄,最多也就多赔点钱。至于余局长的训斥,他也只是当当耳旁风,表面上点头称是,背地里根本就不甩他,还是该怎么干就怎么干。也就是因为他是正局长,不然连这点钱都不会涨。
这些事情是后来姚青告诉自己的,徐子皓听到后也是闲的无可奈何。事情变成这样,自己也是有些无从下手,对方的背景竟然已经连余局长都无法撼动。
而且连证据也被抹干净了,对方承认撞了人,却死咬着说是意外,还想着把责任强推了一部分到肖柔身上。更别说什么想杀人灭口,都只是双方的一面之词,可是警方竟然全都相信对方的话,事情已经再明显不过了。对方背景太硬。
徐子皓还正在琢磨着呢,却被肖校长给叫出了病房:“小徐,我知道你想讨回公道,可是这社会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他们现在能把钱提到两万已经很不错了,你不要再去追究了。”
“肖校长,为什么连你也这样说了,我们……”
徐子皓话还没说完,肖校长把他的话给打断:“继续追究下去,不仅是我们家会有麻烦,连你也会有麻烦,你知道么?”
这话如同巨石一般,倒不是因为自己可能会惹上麻烦,而是因为他没想到自己帮肖柔求公道竟然会给她家带来麻烦。看来这事情只有先放一放了。至少等到肖柔出院之后再说,那样哪怕自己真的使什么手段,也不会连累到肖柔一家人……
肖柔已经扯掉了氧气管,转到了普通病房,过几天再恢复得好一点就可以去动腿上的手术,只是这伤筋动骨一百天,恐怕今年这年就得在医院过了。
她的气sè依旧很弱,只有在徐子皓等一些朋友来的时候才会勉强挤出一些笑容。在医院住着很无聊,人也显得脆弱不少,最希望的就是能有一些朋友过来聊天陪着。
东子他们都是带着一些笑话来的,聊聊天说说笑,本以为这样很好。可肖柔的右肺伤到了完全不能笑,一笑就扯着生疼。有时候还得强忍不住了脸上都变得有些狰狞,这种痛苦根本无法形容,每每看到这一幕,朋友们都是唏嘘不已,同时又怨恨着肇事司机。
东子更是怒气冲冲:“妈的,撞了人还跑,别让我遇见他。”
正巧的是余苑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听到的消息,也来的医院。把一箱牛nǎi和水果一放,跟肖柔寒暄了几句,也就往旁边一坐,跟他们一起闲聊起来。
“皓哥今天怎么没来啊?”婷婷问道,替着肖柔鸣不平,“他还送你回家呢,结果送到医院来了,自己还不出现,真是的。”
“可能今天他公司忙吧。”肖柔帮着给徐子皓找理由。
“不对啊,我和少东刚从公司过来,皓哥没在。”
“可能是有事忙吧,两天没来公司了,都是我和陈信风在打理的。他还有其他事情要做。”
“其他事情,你们还有什么事啊?”婷婷很好奇地问。
“我没什么事,皓哥有,但都是神神秘秘的,我也不知道。”东子当然不能说出来徐子皓天天琢磨着怎么收拾金老三和金老五,这些事情还是少让她们知道的好。何况余局长的nv儿还在这呢。
“说我什么呢?”徐子皓突然冷不丁地出现在了病房前,手里提着一大袋零食。
“说你自己都不来陪一下。”婷婷哼哼地说道。
“我这不来了么,刚忙完。”
“你去做什么了?”肖柔问。
“给你买吃的。”徐子皓特意去超市买了一包零食,都是肖柔以前喜欢吃的,“趁现在住院,你可以敞开来吃,养胖一点。”
余苑在一旁显得有些尴尬,但是她也是从自己爸爸那知道的这个事情,也知道他无能为力,自己也不好在这些人面前多辩解什么,只是在徐子皓面前显得十分过意不去。
“余苑你也来了啊,你不是高三了要补课么?”徐子皓倒是不在意那些,开口问道。
“补完课了,放假准备过年了。”
“皓哥,咱们就真的那么轻易就放过那小子了?”东子并不知道对方的背景,此刻只是一肚子怨气没地方发。
“法律要是不管啊,我就打死他了。但是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肖柔要快点好起来,到时候咱再一起去打他,打到他生活不能自理。”徐子皓丝毫不顾及地打着保票,其他人也当真的在听了。而肖柔和余苑的脸上则浮现出来担心的表情,生怕徐子皓真的那么去做了惹来更大的麻烦……
金老三也是听说了这个事情,本来还想看戏,凭着徐子皓的xìng格,肯定不会轻易放过那个富家公子哥,如果他真的惹上那个人了,恐怕不用自己出手就能对付徐子皓了。
可没想到看了几天的情况,徐子皓竟然什么动作都没有,真是出乎自己预料。
就在这个时候,财神的电话打了过来:“金老三,你说我还能再信你一次么?”
“我们现在的共同敌人都是西虎堂的人,你说呢?”
“那你说事成之后,我能拿到多少好处?”
“西口你的,虎mén坳我的。”金老三此时出奇的大方,但心里的打着主意,西口暂时是你的,早晚也会变成我的。
“好,我现在需要你动用一下你的关系,抓人。”
“抓谁?”
“西mén枫和马明伟。”财神冷冷地说。
“抓他们,凭什么?”
“就凭他们割了我二弟的一只耳朵和划了他的脸。”
“有证据么,没证据抓了也白抓啊。”
“当然有,办公室里的摄像头把这个全记录下来了,有这个在,告他们故意伤人是够了。”
“好。”金老三十分兴奋地挂了电话,虽然这不是什么要命的大事,但对西虎堂来说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赶紧又把电话拨了出去:“峰子,有个事情要你帮忙……等等,不要去他们酒吧抓,找个机会去木兰天池抓人,等他们哪天到那的时候再去抓,你懂了就好,我还会联系虎mén坳派出所所长跟你一起,他们总不敢明着跟警察闹吧。”
第三卷 3-31 西虎堂被大逮捕
现任定远县政法委书记崔汉平就是崔宇的父亲,前任政法委书记退休了,他刚由公安局局长提上来,任命书今天刚下达。他今年40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
而他却跟巨鑫老板财神走得很近,两人据说从小一起长大的。如果没有他照应着,巨鑫根本就不可能在古家那么强的势力下开起来,也不会让财神做得那么明目张胆,敢在大街上堵人火拼,把半条路都堵了二十多分钟。
崔汉平也是拿有巨鑫的股份的,之前闹的那一出他也是损失大发了,不说被砸掉的东西,就说停业这二十多天,以及由此而损失的客源损失都有几十万,而且还得花好一段时间来恢复。可是当时正风口,不想因为这个事情而影响了自己的政治前途,只好忍下这口气,还把钱给赔了出去以求太平。
现在任命书已经下达,巨鑫也重新开始营业,这个仇也就到了要报的时候。他为人jīng明,又怎么会看不出来金老三拿他们当枪使。但是现在还是得跟他合作,金老三那句话是对的,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现在他们共同的敌人就是徐子皓他们。至于金老三,以后有机会再对付他。
熊猫当时所在的办公室里装了防盗摄像头,把西mén枫和老马动刀砍人的嘲拍了下来,虽然画面不是很清晰,但是也能辨别出人来,再加上一系列证人证言,也就是可以抓人了。
但崔汉平终究只是一个县里面的官,要想来市里面抓人还是需要些手段。直接派人来抓肯定不妥,如实上报又怕西虎堂的人也有关系,把事情给搅黄了。所以联系金老三是必须的,有关系就得多用,等到谁也离不开谁了,这关系也就铁起来了。
这天,老马因为新开发区的事情跟土管局的一个主任吃饭,吃完饭之后又陪着去木兰天池泡泡澡,等把人给安排好了,自己才到谭四海的办公室里看看这个月的业绩,同时又商量着过年的打算。
快过年了,是查得最严的。各个方面的关系都得打点好,员工们要放假,发奖金,洗浴中心的价格也要比往常提上几成。这每天生意好的时候一晚上能有近十万的收入,但还是一个月还得送个几万出去。快过年了,更得送一份大礼。
这方面的东西谭四海倒是熟悉,而人际方面,老马则是更广。
两人正看着这个蹭蹭往上涨的数字兴奋呢,突然一个保安冲了进来,说下面有大批警察闯入,说是要来抓人。
谭四海这个郁闷,各方面都打点了,该送的钱都送出去了,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要来抓人,而且提前一点风声都没有,这也太不地道了,光拿钱不办事啊。
“他们不是来查我们场子,说是来抓马哥的,说马哥涉嫌故意伤人。”
老马一拍脑袋,最近这段时间打架就去定远那么一次,伤人也是那么一次,难道这蒋家还敢卷土重来不成?赶紧拿起电话来给西mén枫打过去,发现已经无法接通。
“老马,你从后面走,我来拖住他们。”谭四海知道什么叫唇亡齿寒,这次的事情没准是金老三安排的,要是他们这些老大都进去了,自己这个洗浴中心也开不久了,冲着孟làng说道:“孟làng,你赶紧带着马哥出去。”
老马也不多说什么,跟着孟làng往后mén走,可是从窗户往外面一看,后mén早已经堵满了警察。
“妈的,这些人准备好了的。”老马见到走不出去,心一横,直接从二楼的窗户跳了下去,落到了雪地了里,打了个滚,这在站稳。
老马只穿了一双凉拖鞋,也顾不上鞋子被甩掉,赤着脚在雪地里狂奔,穿过巷子大口喘着气,狼狈不堪。
谭四海出去拖延着时间,见到这次带队的有好些熟面孔,可此时却显得陌生无比,金老五跟着虎mén坳派出所所长走在最前面,显得气势汹汹。而他这个纳闷,要说抓马明伟,应该去他们家里面抓成功的几率最大,怎么会来这里抓人呢。
而结果却让他明白了,这些人根本不是来抓马明伟那么简单,还要连着查场子。不一会儿,男男nvnv被推了出来,在路边站成了一排。大冷的天,技师们都穿着很单薄的衣服,平时西装笔挺的客人此时也只是围着一条半干的浴巾,蹲在雪地里瑟瑟发抖。
老谢也在其中,那个三十号技师就他旁边,嘴唇已经冻得发紫。老谢出来的时候还多拿了件外套,他把外套披到了她身上,小声安慰道:“不怕,这种事情只要花钱打点好关系,还是可以摆平的。”
“我要打电话。”一个戴着眼睛的小老头眯着眼睛吼道。
“老实点,蹲着。”警察根本没理他,更不会给他打电话的机会。
“人抓得差不多了,竟然让马明伟跑了,妈的,全部带走。”金老五愤愤地说着,虽说很可能已经抓不到恩了,但还是让自己的手下封锁各个路口。而这一些人则被治安大队的人带走……
这次的行动是由公安局副局长钱国强批示的,联合了各个地区派出所,治安大队,jiāo巡警队。按理说就是打架斗殴,砍掉了耳朵,赔些钱也就拉倒,不至于nòng那么大的动静。可是人副局长说了,马上要过年了,这次的事情不容忽视,治安工作一定要做好,该抓一定要抓,一个都不能放过。
赵奇峰跟着西口派出所指导员老刘已经冲进了西mén枫家,只有西mén林一个人在家,正在打游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西mén枫人呢?”赵奇峰气势汹汹地问道。
“我哥还没回来。”小林见到是警察也就放他们进来,但是根本不甩他们,急忙冲回电脑前,继续玩着游戏:“我在下副本,打完这个BOSS再跟你们说话,等等啊。”
赵奇峰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面对西mén林的态度还是很窝火,想上去拔了他的电源,却被老刘拦住:“别对一个孩子发火,可能人还没回来吧。”
小林装着轻松,但手心已经满是汗水,屏幕里其他队友拼命喊着:“牧师,你nǎi啊,nǎi一下啊。”可是知道人都死光了,小林还是没有加一下,最后团灭了。最后只得叹口气说道:“哎,死了。”.
“西mén枫在什么地方?”
“不知道,可能在上班吧。诶,又要开始了,你们想要说什么快说,马上又要打了。”小林这叫一个不屑,似乎就是一个完全沉mí游戏的孩子,nòng得一屋子里的警察满是尴尬。
赵奇峰走进房间里,愤愤地走了出来:“妈的,电热毯都还是热的,让他跑了。”
一群警察从西mén枫家走出来,无功而返让他们觉得很失落。老张很有深意地瞟了一眼玩得入神的西mén林,关上了房mén。
西mén枫是接到通知跑出来的。这个老张原来只是一个普通片警,直到裘世斌进去这后,前指导员当上了所长,他才起来成了指导员。这西口的治安也比以前好多了,没人收保护费,没有当街斗殴,也算是老张和西mén枫合作愉快的结果。
而这次的行动明显是有针对的,不然也不会因为那么一件事惊动那么多警察,事情说来可大可小,小的话就只是个打架伤人,大的话就能给按个涉黑的帽子。这些年老刘在西mén枫这拿到的好处不少,能做的帮帮忙,剩下的就靠他自己了。
当警察出去之后,西mén林才给徐子皓打了个电话:“皓哥,他们来抓我哥了,我哥跑掉了。”……
老马一路往西口跑,谁知道刚跑过来源酒店mén口,就发现迎面驾过来好几辆警车,吓得他赶紧往后缩。突然一只手拍到了他的肩膀上,让他猛地打了个激灵。
回头一看:“吓我一跳,你也是刚跑出来的。”
来人正是西mén枫,此时他也穿得十分单薄,外套都没穿,手上还留着一点血迹。
“怎么你电话打不通?”
“跑出来的时候nòng掉了,你带手机了么?给徐子皓打个电话,妈的,金老三这次又换招了。”
“先别打了,

Readme: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3.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