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超级复制王-第91部分

到一辆大金龙开了过来,里面坐着满满当当的人。
“好了,人到其了,咱们杀回去。直接杀到巨鑫去。
“徐老板,刚刚我朋友给我打电话来说,看到你们的车被财神他们拖到巨鑫去了。”潘仁松说道。
“妈的,还敢拖走我们的车。”西mén枫大骂道。
“他们不会捉不到人,拿车出气吧。”东子弱弱地说。
“cào,他敢!他要划了我的车,老子就划了他的脸!”西mén枫恶狠狠地说道。
第三卷 3-21 调虎离山
大金龙被坐得满满的,有七十多个人,但是上面还是有空位站人的,一辆车运个百十号人不成问题。
安排了龙阳送受伤的兄弟去找地方治疗,潘仁松也是本地人,也答应帮忙,由他们送去最好,又熟mén熟路,又不会让他们直接卷入到这件事情里面来。
其他人则统一上了大巴,车上的兄弟们知道他们刚打过一架,都纷纷把座位让了出来,让他们休息着。
不一会儿,又快到了巨鑫,车子停到了一个路口。这辆车实在太显眼了,也不方便开过去,又休息了一个多小时,这条路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旁边那条夜市一条街倒是还挺热闹,可是谁也不会在意这边。
徐子皓把电话拿了起来,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休息也休息够了,发出去一条短信,便冲其他人说道:“我们下去吧,分三队人,老马带队人去砸了大厅,枫哥带队人去二楼捉住财神他们,我带队人从后巷chā?进去断了他们的后路,也防着后面他们的场子里面来救兵。抓得到人就抓出来,抓不到就算了,10分钟之内搞定。无论如何都要10分钟之内解决了,在警察来之前解决。
“老谢和冲哥就别进去了,在正mén这边看一下有没有什么动静,万一有人来了赶紧电话通知我们,枫哥你们接到电话不管怎么样都要出来,从后mén出来,我们在后面跟你们会合。然后跑掉。
“老鬼你就在这守着,最近的派出所要来人的话会从你这过,多留心一点。”
“恩。”老鬼点点头。其他人对他的计划也没有异议,因为大家都已经习惯了由他来充当军师和总指挥了。
徐子皓留了二十多个人跟着自己,其他人分成三十多人一组跟着西mén枫和老马,等着徐子皓先站好位置就开始动手。
“皓哥,让他们带着那小七十个人进去保险吗?万一他们还有更多的人呢?”东子想起刚才的情景,顿时感觉有些不安。
“他们顶多再多有个二十来人,而且也不可能全都在里面,那里面有个三十来个人顶天了。我只是担心这后面不知道会来多少人,咱们得帮老马枫哥把这条路给堵好,给他们争取时间。”
“那万一我们在这堵着他们,后面又有警察来了,我们不就被堵死了?”
“警察来了,他们也得跑啊,哪还有工夫堵着我们。其实警察这个事情也是防备个万一。”徐子皓邪邪地笑了笑,“这里的警察,要不就不管事,要不就是只管没关系的人。在大马路杀打了那么久,车都堵着了,那么多人看着,都没有一个警察过来,你说这是什么,肯定是财神打好招呼了。而他有这层关系在这,就算有路人报警,哪怕他们不说,警察也不会太快到,他们顶多最后出来活活稀泥,收拾残局。而财神自己就更不会报警了,这些混的,出什么时候都自己的人来扛,你啥时候见到别人在黑爵美乐地打架之后报警的,都是自己解决,把人赶出去就完了。所以,今天就放心守着后mén就行,真有什么意外咱再冲进去。”……
见到徐子皓他们已经头头摸进了后巷,老马和西mén枫相识看了一眼,提起家伙一口气往巨鑫大mén冲。
这晚上路上的行人寥寥无几,他们这又小七十个人,想偷偷走过去不被人发现是不可能的,干脆直接往里冲。
巨鑫mén口有两个值班的,见到那么一群人冲过来吓浑身打着激灵,都知道他们今天会来人,却万没想到竟然会来那么多。
“有人杀过来了。”两个人一边冲着大厅的人招呼,一边拿出对讲机呼叫帮手,同时自己则尝试着把mén给拉下来。
可是老马他们气势汹汹,哪会给他们机会,两下就把人放翻,一窝蜂的往里涌入,上去就是一刀。
守在一楼的七八个人听到招呼,也是赶紧掏出家伙往mén边跑过来。小头目打着头,刚才那股子憋屈,此刻卯足了劲想要找回来。可是刚冲到mén口他便是傻眼了,外面人山人海啊,怎么会一下子来了那么多人。
好汉不吃眼前快,小头目也知道自己上去无疑是当了别人的磨刀石,只好在旁边比划着样子,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等着支援过来。
可是老马他们也是憋了一肚子的气,就等着现在发泄呢,一群人拼命往里挤,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这个场子在这个时间段人是最多的,里面的赌客们此时都傻眼了,本来还以为是普通打架准备看热闹,此刻却发泄苗头不对,这哪里是打架,分明是抄场子嘛。有那种已经输红眼的赌客还想装得淡定,一mén心思看着赌博机上的结果,此刻也是慢慢地从位子上站了起来,动都不敢动。
只一会儿,七十个人全都涌了进去,本来就已经拥挤不堪的大厅顿时没那么拥挤了,因为所有的赌客都老实的站到了墙边上,给老马他们让出了一大片空地,而一楼看场子的被孤立在了中间,就那么几个人,手里的家伙拿着都有些发抖。
现在是人多欺负人少的最好时候,算下来都是十个人打一个了,大家伙看到他们战战兢兢的顿时觉得好笑。三口烟的功夫,他们便已经倒得七零八落了。
正在这时候,楼上也冲下来十多个人,喊打喊杀地冲到楼梯口。只见楼下密密麻麻的一大群人突然扭头过来冷冷的看着他们一句话不说。而他们自己团觉得脚下发麻,特别是站在第一个的野狼,七十双眼睛齐瞪瞪地盯着自己看,像是看一块死猪ròu一般,还是放在案板上的,顿时一后背的冷汗。
走到后面的人不知道下面的情况,就看见前面突然停了下来,顿时催促道:“我cào,冲啊,别堵着路。”
野狼楞了一下,回头想看看后面是哪个SB在瞎叫唤呢,结果却伴着一声“妈的,谁推我!”就被推了出来,一群人蜂拥而上,再他招架了几下之后,也就被一棍闷倒,又是一群人上来拳打脚踢,直到他不再动弹。
其他人见到这个架势,顿时不敢往下冲,纷纷往后退。
“分两路!”
西mén枫点点头,带着人往楼上冲,老马则带着人砸楼下的赌博机。这个时候拿着棍子的人便体现出来了作用,用棍子砸上去比砍刀更直接更爽。见到机器就砸,见到玻璃就敲,前台也被砸得,玻璃碎渣和游戏币散落了一地。卖币的收银员都躲在一边一句话也不敢说。
这些人只是普通打工的,看年纪似乎还是未成年,老马也没有为难她,只是让她走出来,之后一脚踹在取币机上,顿时凹下去一大块。
西mén枫带着人往楼上硬挤,可是对方依着地势优势死守,一时半会还有些为难。
“拿凳子顶上去。”
几个手下纷纷抄起地上的凳子,几个人站成一排硬往上冲,一边还用凳子挡住打过来的砍刀,就这么硬着往上顶。
还好为了追究装饰效果,巨鑫的楼梯还算宽,足够五六个人并排走,慢慢的也就推了上去,见到他们已经冲了上去,老马又叫了十多个人去楼上帮忙。刚到二楼,发现这的大厅里放满了麻将桌,也是座无虚席,而此时都扭头看着这边。
没有了楼道作为屏障,这大厅里就尽由得西mén枫他们发挥,打得这个luàn,甚至都有些分布清楚谁是财神的人,谁只是普通的赌客……
财神坐在后巷的一个房间里,听着电话里面的声音顿时眉头紧锁,冲电话里面喊道:“我马上让后面的人上来帮你们,顶住了,金老三的人呢,他们来了没有?”
“不知道啊,一楼全打luàn了,都已经打到二楼了,我也不知道一楼是什么情况。”熊猫焦急地说道。
“马上就来人了。”财神也是神情严肃,把电话一挂犯着嘀咕,不是说他们也就四十来个人么,怎么会一下子出来那么多人。
他一边喊着身边的一个手下带人过去帮忙,另一边又再给金老三打电话:“他们都杀进来了,你们的人怎么还不冲进来?”
“顶住,我们马上就到了。那是你的主场,怎么能让他们轻易冲进去啊?”金老三语气平静地说道。
“话是那么说,可是他们人太多了啊。”
“放心,人越多越好,全给他们包圆了,你跟他们死磕着,我的人马上就到。”
财神放下电话,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自己也赶了过去。这巨鑫是他的心血啊,哪能忍心看别人这边砸掉。
他带着三十来个人冲到巨鑫的后巷,突然看见前面又站着一伙人正等着自己呢,巨鑫里面传出嘈杂的声音,听得他这个心疼。
“财神,你刚刚打了我那么多兄弟,一个人十万,我现在砸你东西算是扯平了,你再赔我三十万这事就算完了。”徐子皓语气平静地说道,其实也就是那么一说。
“我赔你吗!”财神气得脸sè都青了,哪还有那么横的,带着着人就要往这边冲,“兄弟们,先干了他们。”
面对这些人,东子陈信风顿时懂了徐子皓为什么要守在这了,在这里才是报仇的正解……
见到西mén枫一直没下来,老马也带着人往楼上冲,人数再次占压倒xìng优势。对方这二十多个人倒是能扛,坚持了有个五六分钟才被放倒。而自己这边也是有不少兄弟受伤。
“你们的老大呢?”
“你打死我也不说。”这人口气很硬,但是眼神却瞟向了一个管着mén的房间。
西mén枫一脚踢开他,冲着老马指了指,又对着蚊子说道:“砸mén!”
“砰!砰!”两声,木质mén被踢开,见到熊猫一个人站在里面手足无措,他那样子似乎是想跳下去,可是又不敢跳。
老马冷笑着走过去:“刚刚谈的时候不好好谈,现在直到错了么?”
熊猫见到那么多明晃晃地看到腿肚子打着哆嗦,但是依旧硬气地说道:“错?我看是你们才错了,金老三的人马上就来了,看你们怎么逃得出去!”
老马突然眉头一拧:“什么?金老三还派了人过来?”
“哼哼,一两百号人,看你们怎么跑!”其实他也就luàn忽悠个数字,可是从对方惊讶的表情倒是能看出,自己这次还有翻盘的机会。
可是话虽然这么说,却打了那么久了下面没有丝毫动静,一两百号人,不可能完全不被人察觉。
两人都觉得很奇怪,突然老马的电话响了起来,竟然是谭四海打来的:“马哥,你们回来了没有,有人来砸场子了,兄弟们快顶不住了。”
与此同时,西mén枫也接到了电话,说的是美乐地出事了。
两人恍然大悟,心道遭了,调虎离山!
第三卷 3-22 这次不亏
西mén枫和老马两人顿时火上心头,千算万算,万没想到金老三遇到这种事情还会找着机会yīn自己一把。
老马更是如梦惊醒,自己之前确实是气昏了头,又担心徐子皓在这边出事,把几个能干些的兄弟都叫了过来,却没注意到家里的防范。木兰天池或许还好点,孟làng他们还在那守着,又还有一些保安,但是黑爵和美乐地就没那么走运了,就只剩下十来个伙计,凭着金老三的实力,几个地方同时砸,每个场子最少也能分个五十人过去,根本不是这些伙计能挡得住的。
那些设备,装修,砸了之后又得花钱重新nòng,还耽误那么久不能开工,这个损失怎么都上六位数了。还会有不少兄弟受伤,而带到定远来的人也用不同程度的伤员,好不容易才慢慢累积起来的实力,顿时被瓦解,钱也没了,这还在往上爬呢,就顿时跌入了谷底。
现在再叫人过去帮忙也不合适,因为好多人互相不认识,能带队去的人也没有,像黑豹,蚊子这些人都被调到定远来了。金老三这一招毒啊,用别人的实力来跟自己拼消耗,再从背后捅自己一刀。
可是现在怎么后悔都晚了,现在虽然收拾了财神,可是自己的损失更大。早知道就应该从长计议的。可是如果不带那么多人下来,徐子皓这边却又更吃亏。从来都是老大跟老三联合起来打老二。最后老三拼光了,老大很轻松的把老二给收拾了,最后依旧是他一家独大。
想到这,老马也就明白了,恐怕财神他们也是被金老三给忽悠了,没搞清楚西虎堂的实力就胡luàn动手,想想他们要是真清楚自己的实力,可能也就不会那么轻易地跟金老三来招惹自己了。最后还被金老三放了鸽子,把自己给拼光了,想来也是可怜。
见到他们都楞住了,熊猫也提起了jīng神,往楼下一看,自己的大哥也带着人过来了。刚才他本来想从这跳下去跑掉,就是见到楼下还守着人,给吓得缩了回来。这时又是一股得意劲,还以为援兵已经到了:“哈哈,你们知道怕了吧,给爷求饶,还能放你们一条生路,要不然就都别走了,老子的兄弟已经杀上来了。”
窗外传来打斗声,想想也是徐子皓他们开始干上了,而楼道这边哪里有半点动静,分明是熊猫在自欺欺人。老马不屑地瞟了他一样:“妈的,这小子怎么活得那么天真。”
熊猫还在继续得瑟:“马明伟,你找个做jī的媳妇头上都不知道戴了多少顶绿帽子了,还来老子这冲大头,你个SB,就你这样的还当什么老大,回家洗洗睡吧。”
原来这些话是他这个小子说的,老马气得头发都竖了起来。不管这些话是他自己想到的,还是金老三教的,敢在老马面前说出来都是找死。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老马现在恨他都快恨到骨髓里了,提着砍刀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抬手一挥。
“你想干嘛?别过来……啊!”一声惨叫,熊猫只觉得右耳一热,火辣辣的疼,伸手一摸全是血迹,却摸不到自己的耳朵。低头看了一眼,耳朵已经掉在了地上,“啊我的耳朵,别踩,别踩!”
“你这种草包,要别人说什么你都信,要耳朵来有什么用?”老马一脚踩在了他的耳朵上,还用力挫了一下。
“你们会后悔的,老子要让你们全都还回来。”熊猫恶狠狠地瞪着老马,声音喊得声嘶力竭。
“你个SB,被人当枪试了都不知道,那么多人,你好好看看,这附近都是老子们的人,金老三根本不会来了,你个二货。”西mén枫也看不下去了,冲过去就踢了他一脚把他踢到在地,“老子们的车呢?”
“你他妈别吓我,老子吓大的!你们的车老子全砸了。”熊猫此时显得有些癫狂。
“我cào!”西mén枫此时也是出离的愤怒,冲着熊猫脸上斜着就是一刀,“老子说毁你容就毁你容,还敢砸老子的车!”
其他人还不清楚两位老大为什么那么愤怒,但是出来混的,这种场面也不是没见过。
西mén枫还想继续上手,却被老马给拉住了:“差不多了,继续打他也没用,我们去小皓那看看。得快点走了,不能在这里多呆。”
“妈的,老子真想宰了他。”西mén枫愤懑得出奇,终于还是被老马给劝住,一群人往楼下走,只听到熊猫一个人在房间里恩恩哦哦的声音,还不往了把自己已经被踩得稀烂的耳朵捡起来放进兜里……
一群人下楼,发现后巷已经打得luàn作一团,徐子皓这边人少一点,有好几个猛人,而对方倒也不差,也就打了个半斤八两。
见到一大群人从巨鑫的后mén冲过来,财神也还是以为金老三的人到了,心里这个窃喜,乖乖,这金老三叫来的人果然是多。可是走进了一看才发现自己错了,这些人打头的竟然是马明伟和西mén枫,脸sè刷一下变得苍白。
由于老马他们的加入,战局瞬间变得明朗,这个后巷还有些宽敞,足够他们那么多人发挥。
财神见势不妙第一个反应是扭头跑,可哪有那么容易,多少双眼睛盯着他呢。他刚有这个念头就被人给捉住了。
老大都想跑了,其他人那还不跑得更快,这又不是打仗,没必要拼个你死我活,打不过就跑,这才是王道。
财神吃惊地看着他们那么多人过来抓住自己,心理防线已经瞬间崩塌。他倒是聪明一些,很快就已经反应过来,金老三的人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自己明显是被他摆了一道,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徐子皓乐着过去抓其他:“蒋老板,捉住我奖励一万,不知道捉住你奖励多少呢?”
“三十万,我给你们三十万了事。”财神看着周围那么多程亮的看到,在雪地反光冲散发出阵阵寒气,怯怯诺诺地求饶道。
“呵呵,刚才是三十万,现在恐怕不是这个价了吧,我又伤了好多兄弟呢!”
“三十万,老子的车市价都是三十万,你这点钱够干嘛的?”西mén枫恶狠狠地说道。
“车,你的车在那边停着呢,还给你们换给你们。再赔你们四十万了事。要不我把巨鑫也给你们,全给你们,别杀我。”看着对方要吃人的眼神,刀尖上还在滴着血,财神心里这个怕啊,只想着先逃过这一劫再说。
“你这个破地方,要来有什么用。”徐子皓不屑地说,“那就四十万了事,还有我兄弟赢的3万,这也要给我。回头把钱打到这个卡里,给你两天时间,你要是敢耍花招。我们随时下来收拾你。”说着徐子皓摸出财神的手机,给他输进去一串号码。
财神点头如同捣蒜,徐子皓倒也觉得满意了,但是西mén枫和老马显然还是有些不开心。
“走吧,把车开走,坐大巴来的人去大巴那儿,其他人大家上小车,先走了再说,还是到县客车站会和。”虽然现在还是没有见到警察出现,可是也知道这里不能久留,徐子皓冲大伙说道。
虽然这些钱可能还不够弥补今晚的损失,但是西mén枫跟老妈也是无可奈何,毕竟能从他这拿到那么多钱,已经很不容易了,家里的事只有回去再说。
直到徐子皓他们走后,才有救护车缓缓开来,见到这一片狼藉把医生和护士都吓到了。警察却是第二天才来问的情况,这个打招呼,看来也并不是什么时候都好使。
到了县客车站,几个老大下来说话,同时也让黑豹和老鬼开车去接受伤的几个兄弟,今天晚上会三凯。他们那边都是些皮外伤,此时已经处理好了。
把人给接过来,龙阳还带了包行李。虽然知道他们今天抄了巨鑫,把他们nòng得没了脾气,巨鑫在他的脑海里惹不起的形象已经根深蒂固,根本不敢在这呆,想想还是去三凯躲几天看看情况再说。而且看着皓哥那么厉害,估计跟他们混混也比在这里有前途。
“跟我可以,不过去了之后你要把你这头发给nòng一下,染黄máo可以,爱nòng发型也可以,但是得nòng得像点样子,别搞个畸形的东西出来东施效颦。”
话都这么说了,也算是把他给收下了,龙阳挠了挠头发,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潘仁松,你有什么打算,跟我们一起从新回三凯么?”徐子皓倒是记得他的好,觉得他也是个实诚人,就是有些腼腆罢了,倒是个可以jiāo的朋友。
“我刚回来一个月呢,家里爸妈不太想我出去。”
“那随便你了,要是需要帮忙或者要来三凯了,给我打电话。”
“恩。”两人握了握手,潘仁松知道,明天又可以在那些服务员和前台面前显摆一下了。
其他人都上了车,徐子皓看着西mén枫和老马他们,笑着说道:“怎么,打赢了还不高兴啊?”
“小皓,事情没那么简单啊,咱们其实被yīn了,金老三去把我们的场子都抄了。”
“哦。”徐子皓平静的点点头。
“你这是什么反应?我们的顺势很大的啊?”西mén枫不能理解地看着他,突然又楞住了,等待徐子皓嘴里将要冒出来的惊喜。
徐子皓什么都没说,只是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哥哥诶,先上车,路上给你们好好说说,这次咱真没亏。”……
金老三关了电话,一把把手机给摔了出去,nòng得周围小弟这个瞠目结舌:“三爷,怎么了啊?”
“徐子皓,老子跟你没完!”
PS:今天到这,星期六加更
第三卷 3-23 将计就计
就在十几分钟前,金老三知道了徐子皓他们已经开始砸巨鑫,就已经迫不及待的让自己的手下去抄场子。***
这些人也是信心满满,之前就已经进去打探清楚了,里面守着的人不多,根本不够看的。这次同时抄三个场子,木兰天池,黑爵,美乐地。
来抄黑爵的有30多人,一进去见到就几个保安,和几个小混混,这叫一个兴奋。而酒吧里面的人此时也是为难,老大不在,他们也只能硬挡,可也知道挡不了多久。


Readme: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3.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