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超级复制王-第52部分

制好的话,点死个人还是可能的。而这个人被点那么一下,只觉得心,肝,胆为之一震,蹲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差点背气过去。
徐子皓一跃上了柜台,又跳到老板旁边,一手把他拎了起来,抓起柜台上的手机壳拍着他的脸:“别装死,老子还没跟你说完呢,让你解释解释,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好小子,挺能打,你等着,老子叫人来nòng死你。”老板继续嘴硬道。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扇到了他脸上,用舌头顶了顶,感觉左边的一排牙齿都有些松动。店里的本来的伙计从头到尾只敢在旁边看着,根本不敢上来多嘴。
“会不会聊天,老子问你手机的事情,你他妈要nòng死我,谁让你说新话题的。”
老板头发被徐子皓抓着,想扭又扭不开,就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不再说话,似乎在等待救兵。
果然,五六个商场的保安走了过来,把徐子皓拉开,一个人看了看老板,感觉他脸都有些变形了,左边明显比右边大。
“你们拉我干嘛,老子来找说法的,卖个假手机给我,还有理了还。”
“别动啊,走走,买到假货找警察去,没事别来这捣luàn,你要是再敢闹我们就报警了啊。”两个保安拉着徐子皓往外走。
“走什么走,都别放走了,反了他了。”老板见来人了又有些神气起来,大声呵斥着,但感觉嘴里有些漏风,舌头也有些不听使唤。
“别碰我,cào。”徐子皓一把推开旁边的保安,走到小雨旁边,小声对她说,“咱们先走。”说着就牵着她往外走,旁边也没有人拦着。回头看了一眼老板:“是你自己不肯给我解释的。”
直到他两走出了mén,被叫来的两个壮汉才从地上爬起来,老板看着保安把徐子皓放走心里这个气,指着他们训斥一通,可是没有人理他。几个保安自顾自的走回保安室,一个嘴里还啐了一口:“妈的,什么东西,他要不是部长亲戚,哪能在这开店。”
“行了,没事了就行,那就傻B一个,我就说他早晚被打,你看,我说中了吧。”一个显得成熟一点的人说。
阻止人闹事本来就是保安的职责,但是帮着打人就不是他们的事了,只要不继续在这里面闹就行。
小雨被徐子皓拉了出来,心里还是有些气不过,但是也被刚才那一幕吓了一跳,又吃惊又崇拜地看着他:“我以前还真不知道,原来你那么能打。”
“那是,我要是不能打怎么保护你。你以为当个男人容易嘛,样样都得会啊,所谓能打架,善打机,偶尔打打máo线衣,新好男人嘛。”
“你又没正经了,那现在怎么办,他都有防备了,而且看他那样,根本不准备退钱,我们怎么办,去报警么?”
“报啥警啊,报警了他死不承认,我们不也没招么。而且我还打了人了,这可是好多人都看到的,报警不合适。”
“啊?那怎么办啊?警察不会来找你麻烦吧?”
“不怕,我刚才不是问了么,他说不认识我的。我一开始就问清楚了,没关系。”徐子轻松地说道。
“那现在怎么办,手机不要了?”
“要,当然得要,咱两一个月工资呢,哪能那么便宜他。这样吧,你先去美乐地等我,我把手机nòng回来,然后去那找你。”
“你还要回去么,他们有准备了吧。”小雨担心地看着他。
“不怕,你先回去,这种事情小场面。”徐子皓安慰的摸摸她的脸,帮她拦了个的士,“你先回去,晚点我电话给你,很快回来,找枫哥给我划个西瓜冰好,很快就过来。”
小雨点点头,的士开走,徐子皓转身找了个公用电话拨了个电话。“喂,老鬼,有人黑我手机,你叫些人先过来一下。多少人?你自己看吧,没什么事的就叫过来。家伙?别带家伙,捏几个杂碎要什么家伙,就直接过来就行。”
不一会儿,十多七八个混子拦了5辆的士来到现代商城,一群人霍霍的走过来,在大街上大声的冲他喊道:“皓哥。”
徐子皓这个头大:“怎么来了那么多人?”
“皓哥,你说没什么事的就过来,有事的都去吃饭去了,我们这些还没来得及吃饭的都没事,就都过来了。”
“恩,行,人多一点也少费些功夫。等下我就不进去了,里面左转第十二家店子,你就跟他说1800的手机,他知道意思,帮我把手机给要回来。”
“皓哥,要不要把他揍一顿?”
“是不是要把他店子给砸了?”
“皓哥,一部手机哪够啊,多拿几部回去换着用呗。”一群混混吆喝着,丝毫不管周围路人异样的目光。
“搞什么啊,老子又不是强盗,哪能抢别人东西,我那部手机给钱了的,竟然给我个假货,我估计他以前也没少坑人,今天就先给他点教训。人也不用打了,我已经打过了。我告诉你们,待会你们这样……懂了么,尽量别动手,不过他要真说不好,以后老子天天来关顾他。”
“是。”一群人点点头,走进了商场。本来穿着打扮都有点社会上的脾气,一个个走起路来也是吊儿郎当的。第一个人走进店子,看到老板那熊样,心道,还真不用再打了,乐呵呵的冲着老板笑道:“老板,给挑部手机,一千八的。”
第二卷 2-36 小偷黑面神
见到有客人,老板赶紧要伙计招呼,他自己是不想动了。)
被钱mí了心窍的老板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但是过了几秒钟又进来一位顾客,自顾自的走进店子,坐下来开始选手机:“老板,拿这部手机真机给我看看。”
店里就老板和伙计两个人,他只得亲自上阵给拿出手机,又用漏风的嘴叨叨地介绍着。
紧接着进来的人越来越多,但是都是一个个进来的,互相之间也不打招呼,就像是不认识一般,各自选着手机。店里还是第一次一下子来那么多人,老板觉得不对劲,却又不好拒绝客人,一边介绍着一边让后面的人等等。
“这部不错,对,就这粉sè这个,拿真机出来看看。”第一个进来的人选中那部2858的手机,拿在手里试了一下,“就这个了,送内存卡么?”
“送,2800,送你一张2G内存卡,加一块电池。”
“行,就要这部了。”
“好,我给你装起来。”
“恩。开单子吧。”来人倒是爽快,连价都不还。
老板应付各个客人,到处都在叫他,也没来得及管这边,迅速开好单子撕下来。
老鬼一手把单子抓了过来看了看,揣在兜里,一手提起装手机的袋子起身要走。
“喂,你还没给钱呢。”老板连忙叫住他。
“cào,不是给过了吗,单子都开好了,你想抵赖?”老鬼的面容立刻变得凶恶,“我大哥之前就来给过钱了,现在让我来拿手机,你还想要什么钱?”
“你……好啊,是那小子叫来的人是不?竟然还敢叫人来,你等着,老子马上叫人来。”老板终于反应过来,一边招呼着之前叫小包的人过来,一边拿出手机想要打电话。又亲自跑出来拉住老鬼不让他走。
推搡几下,老板依旧死拧着抓着不放,被叫来的小包也过来帮忙,这小子也是记吃不记打,都忘记了另外一个现在的脚上还是一瘸一拐的呢。由于刚被揍了一顿,一肚子怨气没地发,现在这里又有人闹事,还正合了他的心意。两个人加起来老鬼还真拧不过,也不好直接上手,只是跟他们拉扯着。
只是突然一下,周围选手机的人突然腾一下就站了起来,围了过来。原来一屋子的人都不是买客,全是来找茬的。他们直勾勾地瞪着老板,吓得他抖了个激灵,手也渐渐松开,顿时不敢多说话。小包也想泄了气的皮球,心道真他妈倒霉,一天要被打两次。
一个混子反倒先说了话,一把抓手老板的衣领:“我老大说不让我们动手,不然你早就爬下了,你还敢废话?”
另外一个混子过来冲他脸上chōu了一巴掌,此人是左撇子,chōu到他的右脸上,两边脸的差距也不像之前那么大了。这混子还恶狠狠地说道:“老大哪说不让动手了,是说的尽量不要动手,要是再废话打到你个生活不能自理。”
老板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之前那小子还真是有点来头,一下子叫了那么多人过来,赶紧问道:“兄弟,不知道那个就是你们老大啊,他也不报家mén,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cào,还敢打听我们老大的名字,你还想找他报复是不是,反了你了。”说着又是一记耳光甩在他的脸上。“再啰嗦拆了你的店子。”
声声厉sè的威胁吓得老板不敢再多言语,就算再有背景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既然套不出话来,只好在这事忍气吞声:“不是不是,我真不是那个意思。是我不好,手机你们拿去,钱我也退给你们。”
“钱不用退,我们老大说了,他不是强盗,只是想买个手机而已,你小子竟然敢坑他的钱,不想活了你,滚。”说着那个混子一把把他推开,周围顺便踩了几脚,这时一群人才大摇大摆地走出商场,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等他们走了之后,老板才从地上爬了起来,往地上啐了一口:“妈的好小子,还敢找人来,别让我在街上遇见你。还有那帮破保安,也不出来帮下忙,妈的,有他们那么不务正业的么?小包,你去找他们队长过来。”
伙计也磨磨蹭蹭的走过来,拿起一张凳子过来让老板坐下,弱弱地问道:“老板,要不要报警?”
“对,报警,抓着小子……”老板想了想,一把又扇了一下伙计的脑袋,“你想什么呢,老子做事需要报警么?”他突然想明白了,别人之前客客气气的选手机开条子,就是来找证据来了,何况本来就是自己先坑人的。
打算做这种**luǒ诈骗勾当的人自然都是做好了别人来找麻烦的准备,老板也是选人啃的,专找徐子皓这样看上去没什么背景的学生。以前不是没有人来找过麻烦,都是带着一两个身材魁梧一点的同学过来,被小包一吓就能吓唬住,再加上死不承认这一条,就算学生家的大人来了他也不怕。
可是这次却不一样,别人直接上手,接着又找了一群混混来拿手机,动不动说要砸店子,这哪还是学生,分明是黑社会老大的作风嘛。看来这次也不好轻举妄动,得查清楚对方底细再说。何况人都走了,这再想找人上哪找去?看来这次也只能吃个哑巴亏了……
一群人从商场里出来,却见不到徐子皓的身影,四下望了一下怎么都没见到人。众人这个纳闷,徐子皓手机又没电了,根本联系不到人,所以决定分头找找,找不到的话就直接回美乐地等。
徐子皓倒真不是瞎转,只是见到了个熟悉的面孔没忍住跟了上去。
一个nv人穿着高跟鞋mí你裙,她没有化妆,但修长雪白的大腿依旧分外吸引周围人的目光。肩上还挎着一个nv式包,脚步很慢,走路的时候还痴痴望向旁边的服装店,想进去却又犹豫着,似乎在做着思想斗争,最终还是没能进去。
这个人是落落,想想也有两个月没见过面了,没想到她今天有空出来逛逛。但让徐子皓跟上去的原因不是她,而是跟在她后面一个其貌不扬的小伙。
这小伙面容漆黑,神情猥琐,头不动,眼睛却在左顾右盼,有意贴近落落走。徐子皓记得他,这不就是在公jiāo车上偷过自己钱的那个黑面神么。他这么跟着落落,还故意贴得那么近,看来是盯上她的。
黑面神迟迟没有下手,似乎还在寻找时机,徐子皓倒也不直接上去阻拦,他想看看黑面神到底是怎么出手的,为什么当初自己被偷的时候都没有发觉。
路上人行人来来往往,除了徐子皓之外,没有人注意到黑面sè的一举一动。落落则痴mí在商店展示铺里的衣服上,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跟着她。
到了一个大商场的mén口,黑面神似乎觉得时机到了,如果再不下手,等落落进去了他就不方便作案了,商场里面有保安,被逮到是个麻烦事情。
只见他的右手五指并拢,在落落的包低摸了一溜,她却被没有发觉,还在考虑要不要进商场。只那么一下,落落的包就被划开了,黑面神一边把手指间的刀片收起来,一边用手接着从包里掉下来的东西,速度之快,技术之娴熟让徐子皓都有些震惊,原来天下无贼里面那些动刀片的小偷,现实里面还真有啊!
不能再等了,徐子皓快步走上去,叫了一声落落,同时又一把搂住黑面神的脖子。
“诶,小老板,是你啊。”落落回头,看到徐子皓还露出爽朗的笑容,就像平时在大街上见到好友一般,这时候都还没意识到有什么异样。
徐子皓并没有答应她,而是让她看看自己包,然后又居高临下地看着黑面神,冷声冷气地说道:“兄弟,你又栽我手上了,把东西拿出来吧。”
落落不知道他话的意思,拿起自己的包来一看,包低已近通了,里面的手机钱包都不见了,就剩一张卫生巾和一小瓶瓶防晒霜。她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拿起包就砸到黑面神头上:“你个嘚货,老娘五十多块钱的包就让你这么划开了,你这是干啥呀,能敬业点不,偷东西还带搞破坏的昂!”她心里这个气,连家乡的方言都出来了。
“给你。”黑面神只是有手挡了几下,也不还手,悻悻地拿出刚偷到手的钱包和手机递了出来。
落落还是觉得不解气,感觉割了她的包就像割了她的一层皮一样,心疼得不是一点半点。
周围有一些人围观,看了一会儿就猜到了事情的缘由,有人小声议论,有的骑车的人看了几眼就走了,根本没有人上来制止。徐子皓见落落也出了气,拉了拉她不让继续上手了,其实她本来力气也不大,打上去也不见得多疼,反倒是自己累得够呛。
黑面神一边缩着脑袋一边用手挡着,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什么变化,似乎这种事情也没出乎他的意外,偷窃失败被人逮住被扇耳光的事情以前也经历过。
但是过了一会儿,他的眼神变得紧张,焦急,身体也在不断扭动。徐子皓看了看周围,发现有几个穿着破烂其貌不扬的人正在朝这边走过来,速度也渐渐加快。
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徐子皓松开了架在他肩膀上的手,只见黑面神刷一下就往来时的那边冲了过去,犹如脱兔。
可是没跑出多远,那边又有两三个人突然冲了出来,拦在了他前面。后面的几个人跟上,把他逮个正着,接着就往旁边的巷子里面拉过去。
“跟我一起去看看不?”不知道这小子跟谁结了仇,徐子皓有些想知道他之后的遭遇,冲落落提议道。
“去,一起去看看,我还得让他赔我的包,气死我了。”落落很坚定地回答道,跟着徐子皓一起走上前去。
第二卷 2-37 盗亦有道
夕阳已经渐渐开始落下,天空之浮现出晚霞,整个城市开始陷入yīn影当中。)在两栋商场大楼之间一个不起眼的巷道里,黑面神被7个人拽着bī到墙角。这七个人个子有高有底,除了一个年龄较大的中年人以外,其他的看上去都是只有十五六岁的孩子模样,身材普遍不高,跟黑面神差不多。
一群人把黑面神围得严严实实的,为首的中年拍了拍他的脸,得意而又凶恶地说道:“跑,你还跑得了么,再给我跑个试试。”
其他人也是冷冷地看着他,也不动手,就那么围着。黑面神低着头不说话,很害怕的样子,一脸怯懦。一两个路过的人看了一眼就走了过去,没打算留下来仔细看。
“小老板,我猜他是不是也偷了别人的钱了,你看他吓得,别人人多了他就不敢罗嗦了。”落落拉拉徐子皓,说出自己的想法。
“不知道,但我觉得不像,先看看。之前被我捉到的时候他也没有罗嗦嘛。”徐子皓摇摇头,继续看着事态发展。
中年人穿着一件白sè的衬衣,衣领已经发黑,袖子被捋了起来,露出细长但又附有结识肌ròu的手臂。他突然一巴掌就把黑面神拍倒在地,又补了一脚上去,嘴里满是唾沫星子的喷道:“妈的,想单飞了是吧,连钱都不上jiāo了,还敢继续在这里做事,老子打死你。”
围着他的其他青年没有动手,只是在旁边看着,脸上浮现出犹豫和害怕的表情,只是傻傻看着。
中年人继续抬脚踩了下去,脚脚出得狠,踢脑袋踢肚子。黑面神躺在地上连招架之力都没有,更谈不上还手,只得用孱弱的声音呼喊着“别打了,九叔我错了,不敢了。”但是这样的求饶根本没有起到任何效果,被称作九叔的人继续踢着,知道踢累了才停下来休息一下歇口气。
说实话,落落看到黑面神被打开始还觉得有些解气,但是看了一下又看是同情他起来,这种打法,再打下去人都快要被打死了,看着都觉得疼啊。
“错了?不给你点教训你不长记xìng。”说着,中年人也不管周围人的目光,拿出了一把折叠匕首。“老子先废你一只手,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了。”
其他的少年看到亮刀了,突然意识到事态些严重,纷纷开始劝阻,替黑面神求情:“九叔,大黑知道错了,你就放了他吧。”
“是啊,九叔,他是我们这技术最好的,你要把他废了以后不也是你损失吗,算了吧。”
“都他妈滚开,谁要再说清我就连他一起收拾了,滚。”他是故意要下的狠手,特别是在这群孩子面子,这叫杀jī儆猴。
少年们顿时不敢多言语,只得慢慢挪开身子。九叔慢慢蹲了下去,一只手把大黑的手抓住按在地上,一只手拿着匕首比划上去,像是要切掉他的一个手指。
看这架势还真是要动手,徐子皓实在看不下去了。虽说偷东西被砍手的事情历来就有,但是现在这个社会哪容得这种事情发生,何况这九叔自己就是小偷头子,最应该砍的也是他,轮不到他教训人。而且徐子皓也最看不管拿刀的小偷,小偷是个很有技术含量的货,拿刀是强盗做的事情,
徐子皓干咳一声,往前走了几步,来到这群人旁边:“够了,放开他。”
九叔正要下手,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叫住,扭头看了看,来人竟然只是刚刚那个抓小偷的少年。
“老子收拾手下,关你什么事?”黑面神显得有些不耐烦,拿出匕首冲徐子皓指着说道,“快滚,少多管闲事。”
“cào,你这样的也陪玩刀?”徐子皓不先跟他多罗嗦,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把他的手腕抓住,连拧带拉,一下子就把他nòng两个狗吃屎,匕首了夺到了自己手里,还把他按在了地上。
落落被这一幕惊呆了,原来小老板还那么能打啊?敬佩之意又顿生几分。
“你们还楞着干什么,动手啊。”九叔虽然被按在地上,但看到徐子皓就一个人,赶紧冲那些小少年们吆喝道。但突然觉得脖子一阵冰凉,一个硬硬的东西抵在了上面,不用说,正是刚才还在自己手上的那把折叠刀。
“老子不管你是谁,今天这事老子就是看不下去了,你他妈一个小偷还当自己是老大了,管教手下?你要是再罗嗦老子就管教管教你,滚。”
徐子皓站了起来,一脚踢到刚爬起来的九叔的屁股上面。他往前抖了个激灵,回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看到徐子皓手里握着的匕首依旧对着他,顿时抛掉了发横的念头,冲着一群小少年怒斥一声“走”,自己就先跑出了巷子。
少年们看了看徐子皓,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大黑,终究一句话没说,灰溜溜地跑掉了。
看到他们都跑走了,落落才把心放下来,毕竟他们那么多人,如果全都腾上来,也不知道小老板一个人能不能打过。她走近几步走到徐子皓旁边,冲他说道:“小老板,你这么得罪他,不怕惹麻烦啊?”
“怕他干嘛,他能有什么力量啊,肯定不是什么拿得出手的老大。”徐子皓答得满不在乎。
这个社会luàn,像西mén枫老马这样的混黑道的还属于比较传统,主要收保护费,自己看场长,收账什么的。而什么小偷小摸,办证之类的又属于另外一个范畴,地盘的划分也不一样,但整体来说他们势力要弱得多,所以不管这个九叔混得怎么样,终究只是个小偷,徐子皓没有理由怕他。
落落点点头,似乎也懂得他说这话的意思。她所在的木兰天池位于虎mén坳,而现在虎mén啊的扛把子是谁?马明伟。落落本来是不知道这些的,但是有一天老马去找他们经理聊天,一打听才知道这位姐妹的男人竟然是新进的虎mén坳扛把子,顿时羡慕起小琳来。有次跟小琳聊天的时候突然聊到这些,这才知道,原来当初请她去“拍戏”的两个人,一个是西口扛把子,一个是虎mén坳的扛把子,这个面子可大了。但是仔细想想,当初这两个人还都听徐子皓的指挥呢,叫他小老板还真是叫对了。
“喂,还能站起来么?”徐子皓独自走到大黑旁边,看了看
免费TXT小说下载shubao2.com

Readme: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3.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