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超级复制王-第50部分

有点过火了,不知道为什么,一跟她说话就变得没有正行,赶紧解释道:“是这么回事,我跟我朋友说认识她,还被她采访过,可是他们就是不相信,这不就想着一起吃顿饭,帮我证实一下么。”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你跟人打赌了吧。”姚青自以为明白了什么,猜测地说道。
“是啊,六姐,她要不出现,我就亏大发了,你老人家行行好帮帮忙啊。”
“想我帮忙?你求我啊。”
“求求你了,六姐。”姚青是吃软不吃硬,每次徐子皓只要求她,多求几次,她还都是会帮忙的。
“行吧,既然你诚心诚意的请求了,我就大发慈悲的帮帮你,等我电话吧。”说着电话挂掉了,徐子皓听着这个台词,怎么觉得那么熟悉。就连姚青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也学得跟他一样,蹦出个动画片的台词,她也喜欢跟徐子皓说话,感觉跟他说话特别能找到那种天真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姚青回来电话,刚好王小璐今天有空,就约再了下午吃饭……
现在的王小璐可跟以前不一样了,她不再出外景,而是做了一栏新开的节目的主持人。由于所栏目内容涉及的都是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民生问题,她的节目在短时间内得到了三凯市人民的认同,很多老百姓每天晚上看完各种联播之后,就会收看她的节目。
因为她口齿伶俐,人又长得漂亮,王小璐一下子被很多市民所认识,众人感叹,这三凯频道终于有一个长得还可以的主持人了。说起来,在三凯市她现在算公众人物,有人想见见活的也很正常,姚青就是猜的徐子皓的朋友,那帮小屁孩就是奔着这个才跟他打的赌。
一起吃饭的还有东子和二胖,突然跟着两个大人在一起吃饭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一个是电视台主持人,一个是警察,他们也不知道皓哥是怎么跟她们认识的。但是戏还是得演全,少了这两个重要配角可不行。好在姚青和王小璐也属于那种孩子王的xìng格,跟小孩子之间没什么代沟,闲聊了一会儿之后也就敞开了。
点菜的时候徐子皓充着老板的模样,冲着他们说道:“吃啊,都随便吃,想吃什么点什么,千万别客气,璐姐现在在我们这可算是一个公众人物,能请到跟你吃饭算我的荣幸,随便点,只点贵的别点对的。”
“瞧你这嘴巴会说话,我以前还真没看出来,还以为你是不喜欢说话,只会学习的那种书呆子呢。”王小璐之前见到徐子皓都是一本正经的,现在再看他这个样子,突然觉得十分搞笑。
“那是你以前跟他不熟,你要跟他熟了,他那嘴巴能贫死你。”姚青拍了她一下说道,“对了,是不是你们两个跟他打赌来着,赌注是什么?”
二胖被那么一问,赶紧摇摇头,指了指东子:“不是我,不是我,是他,他跟皓哥赌的。”
东子看看他,也没反驳,摆出一副苦瓜脸说道:“堵的一顿饭,谁输谁请吃饭,哎,还是输了啊,我怎么都没想到还正能把璐姐给请来啊。”
“啊?”姚青和王小璐惊讶地看着他,“你们就赌吃顿饭,合着这顿饭还是你请我们吃的啊?”
“姐姐,我今天就带了300块钱出来,这个……”东子装作为难地说道。
徐子皓在旁边干咳几声:“别说了啊,再说我把其他人一起叫过来了,现在就五个人,能吃掉多少啊。别听他说的,这顿饭就是我请的,随便吃,随便吃啊。”
姚青在旁边捏了他一把,笑着说道:“好小子,你这手玩个借花献佛啊你,真够黑的啊。”
“话不是这么说的,这顿饭是我赢来的,所以算是我的,也就等于是我请的,你说是不是,反正随便吃,有向老板在这不用怕,钱不够把他押在这,我们先跑就是了。”
“你还真逗。”王小璐在一旁乐得不行,还是随意的点着菜,只是心里面已经打算好了这顿饭她去掏钱了。
“一般一般,向老板,准备滴血啊,不,是哗哗的流血,放心,哥是绝对不会客气的。”徐子皓拍拍向少东的肩膀,一脸yīn险的表情。
二胖也拍了拍他的肩膀:“哎,我劝过你的,只是你就是不听。你是你逢赌必输的人,和我们斗地主也输,去游戏室玩牌机也输,你说你拿那些钱来买点卡多好。”
“哎,我错了。”
“听这么说,你还输了挺多?”姚青好奇地看着他。
“哎,平时也没输多少,就是去玩牌机的时候输得多,总共加起来,得输了有几千块钱了。”
“啊?那么多啊,你上哪玩的牌机啊?连你这么大的孩子也能去玩?”王小璐凭着敏锐地新闻直觉,感觉里面可能有些能挖的东西,立刻追问道。
“不就是在西口那家轻舞飞扬么,他有点钱就输在那里面去了。所以嘛,今天这个随便吃,不然剩下的钱没准又被他拿去输了。”徐子皓接过话过来,“其实他还算输得少的,我认识个人,输了好几万了,借了高利贷还不上还让人追着满街跑,那里面有的人一把就压个几千的,一把就输掉了。你说这赌真不是好东西,可是我就是劝不动他,这下好了,让他流次大血他就动了,你们说说,我这谁不是叫用心良苦,所以嘛,今天随便吃,千万别客气。”
徐子皓巴拉巴拉的说着,说得那么大义凌然,吃饭的时候大块朵硕,有点都没有客气。但是他的那些话却让王小璐很上心,不停追问。因为现在三凯的牌机室查得挺严,连麻将馆都搬到了很隐蔽的地方,真没想到现在还有人敢开,竟然连这种初中生都放进去玩。
见到她起了兴趣,徐子皓趁热打铁,抱怨着这东西,透露出希望有人能把这个查封了,又装着糊涂的问这个东西归什么地方关:“六姐,这种事情你们当警察的也不管管。”
“这个上面肯定有人,我们直接去估计查不到什么东西,何况我现在又当这什么巡警,也涉及不到这个方面的事啊。”
“关他上面有什么人呢。我还不信了,这个时候什么人敢顶风作案,我觉得这个可以做点文章,等我们曝光出来,就不信还有谁能保得住。”王小璐说道,又向东子他们问了具体的细节,这一顿饭吃得心情颇不平静,一直在琢磨着这件事情……
过了两天,三凯市的《今日法制》节目就播放出来了针对轻舞飞扬的暗访,“在乌烟瘴气的游戏厅里,一个小mén里面别有dòng天,几台赌博机旁边围满了人,有略微秃顶的中年人,有稚气未脱的中学生,记者在里面花了几分钟就输掉了两百块钱,而旁边的人则已经输了几千了。最后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些人,发现这些人在这多是输多赢少,想来扳本结果却输得更多,有的人甚至一整天都呆在这里……”电视台安排的暗访没有拍到放高利贷的人,但是所拍到的东西也已经足以引起有关部mén的关注。
由于这个是市里在这段时间整风活动中特别重视的一个方面,高层知道这件事后直接下发命令,由文化局,公安局联合执法查处轻舞飞扬。当大队人马杀到的时候,赌博机还没来得及藏起来就被带个正着,赌徒们还玩得正起劲。有意思的是,被要求来联合执法的还有西口派出所的片区民警,带队的正是裘所长。
这个时候他也不敢包庇自己的弟弟了,只能秉公执法,手一挥,指挥着手下:“砸,全部砸烂。”众人冲上前去,把赌博机的屏幕砸个稀烂,之后拉上了拖车。这件事的处理上面还是比较满意,但是他们却没有注意到裘所长难看的脸sè,这里面可是有他的股份的,这自己断自己财路的事情,每砸一下他这个心疼啊,仿佛在哗哗的流血。
第二卷 2-32 接收了二十多个手下
陈楚从医院出来就被转到了看守所,伤口的线都还没拆。他以前也不是没被关过,在很久以前,还未成年的时候就因为打架进来过,可是那时候都没有现在这么不安。一条条证据指向他,除了这次的事情,还翻出来很多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让他jiāo代。身上本来带着伤,又面对那么高强度的审讯,终于崩溃掉了最后的心理防线,承认了罪行,组织黑社会xìng质活动,威胁勒索他人,组织打架斗殴等等。
他已经意识到了这次是有人在针对他,走关系都不好使了,因为外面已经没有人会再帮他。心理上的绝望让他放弃了死撑,jiāo代了好些罪行希望得到宽大处理。
西mén枫花了很大的力气终于在看守所见到了他,头上已经冒出密密麻麻的白发,脸上尽是颓废。
“没想到这个时候你还会来看我。”陈楚自嘲地说道,看着面前的西mén枫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不知道是宽慰还是愧疚。
“在里面怎么样,有熟人没?”
“熟人倒是没有,仇人倒是有一堆,不过我现在还带着伤,给关的单间,他们也没有怎么样我。对了,我家老爷子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他没什么大事,那天就是擦伤点皮,只是现在天天担心你的事情,还来找过我两次,想让我帮忙。这次来也是他让我来的,只是你这个事情被针对了,我也没有办法。”
“你不用说了,我都敢扛下来了,就没想过再出去。你有时间就帮我好好照顾下我老爷子,现在我进来了,用不了多久我那网吧就开不下去了,好在以前我存一来一些钱,应该够老爷子养老了。”陈楚像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样,突然显现出一股无所谓的架势,其实只是想掩盖自己脆弱的内心。
“有的事情你死不承认,警察也拿你没有办法,你干嘛要承认呢?而且这次的事情你不是主谋,你干嘛不把裘龙斌给供出来,把责任推到他身上。”西mén枫说出自己的疑问,也是他来这的真正目的。
“没用的,从头到尾我都被他算计了。就算我把他供出来又能怎么样,条子也会认为我是拿他出来顶缸的,他也会死不承认,说是我指使他的,毕竟我才是老大。而且他们还带话给我了,要是我真的把事情全抖落出来,他就对我家老爷子不利,还会把更多我的把柄给抖出来。毕竟跟我在一起那么多年了,我的那点事他全知道,真要鱼死网破,我怕到时候我是真得一辈子呆在这里面了。”陈楚有些无奈地说道。
到了这个时候,陈楚也是说着掏心窝子的话,这一进去都不知道要关多少年,也找不到人说话,又继续说道:“其实这次我是被针对了,但是针对我的不止裘龙斌一家,条子知道我那么多事情,有的连他都不知道的事情条子都知道。我要是不扛,全部jiāo待,恐怕连你都得栽进来,整个西口都得luàn,这种拔出萝卜带泥的事情谁都不愿意看到,既然要针对我,就只有我一个人扛了。”
“哎,条条道道太多啊。”西mén枫叹了口气,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西mén,这次也真的是你运气好,那么多人去堵你都堵不到,不然可能就没那么多事了。徐子皓那小子还确实不错,把我派出追他的那伙人都nòng得没脾气了。现在我出不去了,我手里还有几个跟我特别近的兄弟,我想你带着他们,把西口抢回来。我们俩一起混了那么多年了,一直在西口打拼,眼看要收获了,老子可不想让别人收了去。西口统一了,这扛把子不是你就是我,轮不到他裘老三。那些人原本你也都认识的,过段时间他们自己会来找你,但是也不知道能来多少,我都是那么一个不讲义气的人,我手下的人,难说了。”
看着面前这个人,一起打拼挨过刀子进过局子的兄弟,前几天突然跟自己反目,想吞了自己的地盘,现在又把手下人托付自己,想着靠自己帮他报仇,西mén枫也是心中思绪万千,回想起当年在一起喝酒砍人的一幕幕,转眼间,物是人非啊。
“我知道了,你就安心在里面呆着,争取早点出来,不用你说,我也会跟裘龙斌死磕到底。”西mén枫看着他点点头,临走前最后说了一句,“美乐地里面还是有你的股份,钱我先赚着,每个月赚钱分红直接给你家老爷子,你在里面别有什么负担了。”
陈楚看着天花板,听得一愣,慢慢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这种嘲好熟悉啊,多少年前自己经历过。只是那时候西mén枫在里面,自己在外面,当时自己还说了一句:“你好好在里面呆着,你弟弟就是我弟弟,小林我帮你照顾着,你别担心。”陈楚摇摇头,也不知道当初自己的决定是对还是错,如果当时没那样做,现在会不会是另外一种结果……
俗话说民不与官斗,何况还是西mén枫和老马这种混黑道的。手里面多少有点路子,但都是他们求别人,每年送钱送礼,跟上面也没有特别过硬的关系。
不管是上任金所长,还是这任裘所长,以前都跟陈楚要走得近一些。而现在当他一被抓,就没什么人再去管他了,就知道他这次进去,没几年是出不来了。
而现在对于西mén枫,比当初还要难办,因为现在要面对的是整个裘家。以前派出所是陈楚和西mén枫的好处都吃,遇到事情和稀泥,只要他们别把事情搞大就行。但现在面对的是裘老三,你要跟他过不去,就是跟裘所长过不去,出了事找关系都不好找。你要跟裘老三干架,没准就有警察在旁边等着你了,一旦人被抓进去,自己这边想nòng出来很是费劲。就算是对方来找的麻烦,最后定责任,还是你这边吃亏。
美乐地隔一天来一两个小混混过来找麻烦闹事。要在以前,肯定就是先拉出去,要是敢没完没了,就揍到个连他妈都不认识他。两个扛把子合开的酒吧,哪个不长眼的敢来这闹事。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你只能好好的把他劝出去,不敢轻易动手,实在不行只得报警,可是警察又迟迟不出现,一晚上基本在处理这个事情去了,都没功夫做生意。
不过这两天倒是安生不少,因为轻舞飞扬的事情。裘所长一方面想保住裘老三,一方面有还得跟他撇清关系,也就无暇顾及西mén枫了。
外面的人都知道他们是不死不休的,可是两方都没有什么大动作,都猜想可能是在恢复实力,等环境平静一点了再干架。裘老三接管了陈楚的地盘,西mén枫还是在自己的地方,两边都保持着一种默契,裘老三现在也不敢招摇。
西mén枫少了一个大彪,实力少了不少,一些人有还被扣再里面出不来。陈楚的这些人确实有些雪中送炭的意思,
那天陈楚是先被晨鹏给捅了一刀,不然以他的身手,不至于逃不出去,可见裘老三安排的势力可能早就已经渗透到了整个西口,只是他们一直都没发觉。这一下子来了有二十多口子人,虽然看着都眼熟,但是也不敢把他们用在大地方,只敢让他们去外围做的事情。
西mén枫把这些人安排给徐子皓,因为他为人jīng明,万一谁有什么小动作能可以提早发觉。又苦口婆心地劝说道:“小皓啊,现在这环境那么难,你真的别在往外推了。你也不打算读书了,现在就先帮帮我,把这个难关过了再说,真有什么大事也不用你亲自动手,就随便带带他们就行。”
徐子皓最终还是答应了,反正已经进了这个圈子,现在往外摘也出不去了,手里面还是需要有些能用的人。这个社会就是这样,黑白两道你都得有些人,这里面的关系比在学校里面复杂多了。他可不准备一直做个小格子铺,得有了本钱,还是得做大生意的,手里没点黑道上的势力做起来也是麻烦。
这群人本来还有点不服气,因为把他们安排到了那么一个máo头小子手下,明显是看不起他们。一些人发着牢sāo,要不是想帮楚哥报仇,再加上本来跟裘老三都有些不合,我们才不会过来跟你西mén枫呢。
但是也不是全都不服,其中有一个就是追过徐子皓几条街的老鬼,他跟了陈楚两三年了,两人也算jiāo情颇深。他为人也比较jīng明,听说这次在美乐地里面,野人他们都在疯狂往外冲,就他一个人躲到了后mén的垃圾篓里,等警察都冲了进去之后才悄悄溜走,谁都没有发现他。
知道了徐子皓年纪之后,老鬼突然有种发自内心的感叹,果然英雄出少年。虽然被徐子皓揍过一顿,但是也没有记仇,反倒是挺佩服他。他跟认识的人说着徐子皓那天那身手,别人还都不信,说是他自己窝囊。老鬼也不多解释,以后有机会的话他们自然会看到。
这些人里面有的也是跟西mén枫的人本来就认识的,西口的就那么点地方,谁和谁总能扯到点关系,某天突然聊起来说道徐子皓,刚透露点不屑就马上被人反驳了:“你们还真别写他,那天的事情你们都在,当时你知道我们是谁带队杀进去的吗?就是这个徐子皓,西mén哥让我们听他的,自己走了进去。可是让我们听这一个小子的,谁会服气,你说是不是。”
那人喝了口酒,一拍桌子,又继续说道:“可是你不服气又不行。那时候我们看着里面好像有情况,担心西mén哥出事想冲进去,可是楞被他拦住说时机没到。有一个人想冲,只一招就被放翻了,另外一个人朝他扑过去,一下子被甩出去几米,这时我们才安心听他的。就这个身手,难关那么被西mén哥看中呢,你们跟着他,不亏待你们。别说你们了,连蚊子哥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的,他在西mén哥这边绝对是个人物。”
徐子皓的事情渐渐在新来的混子里面传出来,大家也渐渐不再那么排斥他,一群二十来岁的人见面喊着皓哥,他也适应这么叫,点点头答应,还真有点当老大的范儿。
第二卷 2-33 两代人之间的对话
美乐地生意没以前那么好了,徐子皓带着一票人过来捧场,同时也是补那天的晚上活动中断的遗憾。还有几天就又要上课了,大家也是抓紧时间使劲疯。本来那么长的假期,玩得都已经不想再玩了,可是一临近要上课,大家的玩心又被调了起来,大胖那句话说得好,死之前赶紧再蹦跶几天。
二胖在小舞台上面吹着萨卡斯,演奏完之后下面一阵怪叫,因为大部分人就听到一堆luàn七八的音出来,也不知道他吹的是个啥。还是小雨唱的歌博得得无数掌声,她也特别享受这种在舞台上的感觉。
一首歌唱完,她刚走下台还没来得及回到座位,就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拿着酒过去请她喝一杯。小雨是个千杯不醉,也没有推辞,当做粉丝献礼拿着酒杯就跟他干了。可是正想要走的时候小伙还要继续追问她的联系方式,死缠着不让她走。这时两个汉子一左一右走了过来,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那人便识趣的走开了,嘴里不停念叨着:“对不住,没搞清楚状况,唱得确实是好,就想简单认识一下,没别的意思。”
一群人正在这里面玩着,突然走进来一个中年人,默不作声的找了个位置坐下,点了一瓶破自顾自的喝着,和周围这一群小年轻比较起来显得格格不入。
小雨回到位置上,继续跟东子肖柔他们玩着游戏。徐子皓跟西mén枫和老马从办公室里jiāo谈完走出来,也来到他们这桌。老马将近三十岁的人,看到他们这群小年轻在这折腾,突然想起当年的自己,感触颇多,冲他们乐道:“你们玩什么呢?带我一个呗。”
“大叔,我们玩这个你会么?”小雨xìng格是人来熟,也知道老马跟徐子皓很熟悉,冲他打趣道。
侯晨晨也跟着说道:“就是就是,大叔,我们玩的这叫洗刷刷,你会么?”几个nv生冲着他吵吵道,东子和二胖却不多说话,心道别人怎么说也虎mén坳的扛把子,你们几个大小姐跟别人说话敢不敢客气一点?
“洗刷刷?嘿咻嘿咻我都会,还不会你这个嘻唰唰?都是我们当年玩剩下的。”老马厚着脸皮说道,拿起sè盅露了一手,顿时博得一片叫好,心里感叹,还是跟年轻人在一起有意思啊。
老马这次来不仅是过来商量事情,同时也是表明立场,第二天道上就会传出虎mén坳扛把子光顾美乐地,跟西mén枫关系紧密。这样一来,裘龙斌也不敢轻举妄动。
徐子皓在旁边看着老马这么折腾也觉得好笑,老马还真是个老顽童。向整间酒吧望了一拳,突然看到了酒吧的一个角落坐着一个中年人,心里一怔,李爸爸怎么来了?
他也没有提醒小雨,而是让他们继续玩着,自己向李爸爸走了过去。因为如果她做了什么让他看不下去的事情,可能早就闹起来了。
见到徐子皓走过来,李爸爸游离的思绪也也收了回来,沉默地看着他,等着他先说话。
“李老师,你怎么来了,不坐过去跟我们一起玩玩?”因为李爸爸在师大当老师,所以徐子皓选择这么称呼他。
“我就不过去了,怕我在场你们玩得不开心。小伙子,这里就是你说跟朋友一起开的酒吧?”
“恩,酒吧刚开,现在还小,以后能做大的。”徐子皓不想多解释什么,顺着话说道。
“我在这里坐了一会了,感觉环境还不错,也不luàn,管理得还行。”李老师点头
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Com

Readme: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3.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