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超级复制王-第227部分

手的,得等上面博弈得最终结果,再好的律师来也是无能为力。
另外一个是针对徐子皓出手伤人,另外四个男子可以说是徐子皓救人心切,做法粗鲁的些,也可以说为意外。但对于古安邦就真的是殴打了,这事情好处理也不好处理。只要能心平气和地谈,赔点医『药』费算完。不能谈,那就真的很可能进监狱,律师也只能在量刑上去争取。
虽然还有很多细节可以深挖,但从目前的局势上看,从哪方卖弄下手都很难。
王冰琦也听懂了这个意思,只能叹气。针对扳倒古安邦的已经很不现实,后一个针对徐子皓的却是可大可小。说简单点就是虽然打了人,但民不举官不究。可打的是市委书记,他非要追究,却连能说句话的人都没有。要想找他和谈就更难了,估计他现在都恨不得把徐子皓按死,怎么求情求情都没用。
王冰琦琢磨着只能从省里的高层带话,让古安邦卖个面子,让这事情就这么算了。可是想来想去,还真没找到这种分量的人,也没那么一层关系。
思来想去,她还是觉得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找古安邦求情,只要他松口,一切都好办。可是面对徐子皓的厉声拒绝,她却更加为难:“你到底是要怎么样嘛,真的没别的办法了。”
“不怕,如果我还没有出去,你要实在担心,就帮我把天幻叫来,我跟他谈谈。”
“怎么又搭上我哥了?他真不像你想的那么厉害,他的那些关系我都全找过了,没有能说上话的。主要你这个态度,就算能说上话那也没用啊。”王冰琦无奈摇头,徐子皓不说,她无论如何也猜不到他在想什么。
“先跟他说一声就行了。男人的事情你不懂。”听到她说要去求古安邦,徐子皓本来就有些生气,但想想她也是为了自己好给急的,徐子皓也不好给她甩脸子,只能敷衍几句,有的话是不能对她明说,弄得他也为难。
“是是,我不懂,谁知道你们在玩什么。他现在都不知道在哪,我都联系不到他。”王冰琦嗔怒一声,却见到穆光带着两个警察走了进来。
“徐子皓,要给你换地方了,得去看守所。”
“还转看守所,真麻烦。”徐子皓挠挠头,又给了王冰琦一个安慰的眼神,“那就等联系得到的时候时候再说。”
徐子皓一边说着一边跟着穆光走了出来,刚一开门却见到穆荣正带着姚青走到门口,而在她后面,又还跟着余苑和肖柔。陈信风和叶小楠就坐在走廊的椅子上,落落一个人站在他俩旁边,埋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众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尽显憔悴。而在见到徐子皓的瞬间,都不自觉地表现出不可言说的担忧。
而徐子皓的表情也好不到哪去,但他不是担忧,而是郁闷,猛然瞪了一眼穆光,心里怒骂道:“谁让你把他们都叫来的?你小子故意的吧。”
陈信风不完全明白徐子皓这眼神是什么意思,但也能猜出个大概,只得装模作样的耸耸肩,心里回答了一句:“你骂我什么都没用,她们自发来看你的,管我屁事。”
穆光干咳两声,这里是警局,带着两个手下往一边站,低着声音说道:“有什么话说快点,五分钟。”
“你到底是想做什么啊?”“你怎么样了?”“你怎么会那么冲动啊?”“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穆光话音刚落,几个女人围了过来,叽叽喳喳地絮叨不停,还真别小看她们的力量,直接把陈信风挤到了一边。
陈信风刚想『插』嘴说句话,几个人竟然统一的安静了一秒钟,扭头一瞪眼异口同声道:“等着!”
陈信风一脸无奈地退却了,这几个女人此刻表现出来的彪悍让他都感觉到害怕,每个跟都跟旁边挽着自己的这个女人有一拼!好的时候是像猫一样,怎么说怎么好,真到急了要发飙的时候,那凶起来比老虎还厉害。
陈信风也是在跟叶小楠呆就了之后才对此愈发有体会,可今天竟然突然面对四个,连平时说话极尽客气的落落都这样,真是太吓人了!
她们也就只瞪了老马一眼,就不再管他,又继续絮叨起来,却听见徐子皓大吼一声:“全都别说话,听我说!”
众美女们浑然一愣,竟也同时安静了下来。这让陈信风看得眼睛都直了,不知道该不该拍手叫好,皓哥还敢对她们那么凶,越发霸气了啊,比打市委书记还霸气。
而徐子皓看着他们,表情依旧很严肃:“这种小场面,没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第一次经历了,不就打了几个人嘛。”
美女们直直地看着徐子皓,表情突然变得极度委屈,特别是余苑,差点都快哭出来了,颤抖的嗓音不满地埋怨道:“人家还不是担心你,你凶什么凶嘛。”
“小老板,大家是真的担心你。”落落的声音也低了下来,像反了错一样低下头。
姚青不说话,就是狠狠地瞪着徐子皓,咬着嘴唇,拳头拽得紧紧的,周围要是没人,真想揍一顿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却瞪了一会儿后眼睛忍不住瞟向了一旁,胸前一起一伏很是强烈。
肖柔的表情倒是变化得没那么明显,但音调却高了八度,与她平时的冷静而低沉格格不入:“你到底是要做什么嘛?你真的有把握没事?”
美女们不再叽叽喳喳,却哀哀怨怨地小声娇嗔起来,一个个像是在强忍泪水一样,柔情尽现,气氛顿时变得伤感。
这让徐子皓更想一头把自己给撞晕过去,像表现得无所谓一点让她们安心,反倒是弄巧成拙。哪还能凶得起来,又不能对她们明说,只能又变得嬉皮笑脸又像是求饶一样,一个一个的哄着。
陈信风看着这一幕,脑袋里的笔记本又翻了出来,牢牢记住:“皓哥这一招不能学,不然哄得更费劲。”
徐子皓哄了好半天,一下拉拉这个手臂,一下拍拍这个肩膀,一会还要给这个擦擦眼泪。脑袋这个发热啊,突然觉得两个意识不够用!
再这样下去神经会错『乱』掉的,他只好转移话题道:“信风,你回头让老马枫哥把警局外面的人撤了,让他们收好自己的地方就行,其他的不用管。”
“恩,已经撤了,你交代他们都照做了。”
“那就好,都回去吧,我也该走了,别太担心了,小场面。”他看着姚青道,“我爸妈那边你帮我说一下,能瞒就先瞒着,瞒不了了也让他们别担心。”
姚青点点头:“放心吧,我们也会想办法,我要回去跟我爸好好谈谈,这看看能不能从用舆论制造压力,别让古安邦那么『乱』来。”
肖柔也点点头:“我回去让我同学给你去网上发帖,让二胖,西门林也叫上他们同学,总能有点用的,网上要是能闹来,就不是市里能控制的了。”
“恩恩,我也是,待会就去找我同学。”余苑跟着说道,“我也跟我爸说了,让他想办法救你出来,要是他不管,我就离家出走,看他上哪找我去!”
“小老板,你在里面就别担心外面的事了,店里我帮你看着,不会出问题的。”落落也抬起头,信誓旦旦地对她保证道。
“好好,大家都好好的,我走了,不用送了。你们注意吃好睡好休息好,就这样了。”徐子皓真怕在这说得越多越麻烦,赶紧看了眼穆光,“该走了吧。”
穆光还在旁边抽烟呢,看了他一眼:“哟,说完了,那就走吧,我还准备说抽完了再走呢。”
徐子皓扭头反倒走在前面,不满地小声嘀咕道:“你都抽了两颗了,五分钟早过了多少个了。”
“我这不是看在朋友面子上让你们多聊会嘛,还不领情,真是。”穆光哼哼一声,意思一下把手搭在徐子皓肩膀上。其他人也在后面不远不近地跟着。
刚走出大厅,徐子皓又见到了跟厉姐一切过来的小雨。因为她这两天一直找不到关系,也没办法跟徐子皓见面,在相视的第一瞬间就往他身上扑了过来。可是却被穆光身旁的警察却把她拦住,让她的心情更是挫败。
她强忍着没让眼泪掉下来,双唇微动,竟激动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反倒是徐子皓温柔地『摸』『摸』她的脸:“别担心了,会好的,不准再哭了。”
越温柔越是受不了,小雨看着徐子皓的笑容更是心疼不止,只能强忍着泪水在眼眶打转,很用力地点点头。一手捂着自己嘴不哭出声,一手拽着徐子皓的手不忍放开。直到目送着徐子皓坐上警车,才仍不住大声呐喊道:“老公,我等你,我等你!”
余苑也在后面,冲他的背影叫道:“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
其他人的情绪竟然也被带动了起来,几个女人不停地喊着:“我们等你出来,外面的事你别担心……”
徐子皓也有些触动,这一下竟然有那么多人表现出对自己多么担心,让他感到很有存在感,心里欣慰不止。但这种感觉很快被他压了下去,潇洒的挥挥手,头也不回。
于是美女们更加伤心欲绝,声音更加悲怆,让周围不明原因的观众看了都觉得有些伤感。叶小楠挽着陈信风的胳膊,重重地叹口气,这三十几的初夏竟然有种秋风扫落叶的黯然。
而徐子皓坐在车上,只觉得不回头不合适,回头更不合适,啧了一口摇摇头:“这些个傻丫头哭什么哭啊,怎么搞得我是要去上刑场一样。”
“可没几个人能像你这么淡定。”穆光啧一下笑出声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好笑。
“看来徐总女人缘真好啊,我原来还以为只有姚青喜欢你,现在看出来了,还有那么多个,来我们这一趟,『露』底了吧。”穆荣也跟着笑道。
“啥?连你这个木头都看出来了?”徐子皓瞪大眼睛看着他。
“我是对这反映慢点,我又不是瞎子。这还看不出来。”
“我勒个去!你会不会聊天的!”徐子皓心里郁闷,连穆荣都能看出来,那几个女生谁还比他木头?
穆光也笑着接话:“我看那王董对你也有点意思。你要不介意,等你出来了教我两手,你看我到现在还没个女朋友呢,谈了两个别人都因为我这工作给分了,老这样可不行。”
“穆大队,你怎么也跟着瞎起哄,你严肃的警察身份呢?你怎么就那么相信我能好好出来了?你跟我走那么近不想以后升官了?”徐子皓白他一眼,鄙视道。
“我猜的呗,外面都在传了,只要你用无所谓的态度对事,基本上都是有办法的,从来没变过。你看西门枫马明伟他们多淡定,一点动作都没有了,还是他们了解你。”穆光笑了笑,但转脸表情就变得严肃起来:
“玩笑归玩笑,你真做过头了我一样会抓你,那个没得谈。不过你这朋友我还是交的,所以现在告诉你件事,去了看守所你的日子就不会太好过了,在里面呆一两个月都有可能。我劝你如果有什么办法那就早点用,早脱身,你不为你自己想也得为外面的人想想。”
“你是说武力那伙人?”徐子皓问。
“他算一部分吧。我不知道你干嘛在这里面耗着,你也不会说,但是我知道你应该有办法出去。但是你人在里面外面肯定不那么好控制。而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小心看守所里面的人,那里现在是你的老对头在管。”
“赵奇峰?”
“你猜对了。”
“那也只能是他了。”徐子皓笑笑,又问道,“你现在怎么突然那么关心起我来了,不会是没有女朋友看上我了吧?”
“滚犊子,你可不是男女都能通吃的类型,我对男人也没兴趣。只是三凯好不容易安静点了,万一你真的进去,那三凯又得『乱』好一阵子。你我都清楚,哪里都有地上地下的秩序,我们不可能让你们消失,但我觉得你来当这个老大比别人当要好。”
“你这算是妥协了?”
“这是迂回路线。”穆光说得一本正经,但与徐子皓一对视,两人又哈哈大笑起来。
第四卷 5-47 狱中龙
赵奇峰沉寂了半年,上次的事情才慢慢平息,他也被安排在了看守所,当一个小民警,人也低调不少。
但虽然撤了职务,可他的级别还在,所以在钱国强上位之后,他的位置也随之调动,刚好看守所空出来一个副所长的位置,他也就顺利顶上了。说到底,只要有他那个当政法委书记的老爹在,让他在司法体系里弄个一官半职还是轻而易举。
可是到了这里哪有当初到当派出所所长的时候风光,看着徐子皓在外面越混越好,跟他的差距越来越大,赵奇峰想着都不平衡。
而现在好了,这徐子皓弄到最后还是把他自己给弄进来了。这进了看守所,一呆一两个月是常事,虐他还不跟玩似的。
办了交接,赵奇峰看着徐子皓都忍不住笑出声来,装模作样地叹息道:“我说徐老大,你也有今天啊,这次怎么那么冲动呢。”
“冲动?等我出去了,我还揍他个瘪三。”
赵奇峰忍不住鼓掌:“好,这话好,我喜欢。我倒要看你怎么出去。到了这里我给你安排个好地方,人多热闹,你刚好跟他们说说你的光辉历史。”
看守所睡的都是水泥大通铺,徐子皓不是重刑犯嫌疑人,所以也是跟他们挤在一起。
见到有新人来了,一个个用发光的眼睛瞪着门口。
赵奇峰在进门之后就没那么客气了,直接把徐子皓给推了进去,又冲里面的人说道:“新来个朋友,好好照顾他。”
不管外面混得怎么样,进了这里都得遵守里面的规矩,对赵所长也是客客气气的,不敢跟他硬顶,不然有的是苦头吃。牢房里的人自然不另外,对干部的话点头称是,而且他们特别注意了,需要对新人好好“照顾照顾”。
赵奇峰刚一走,睡在大通铺最里面的一个人就站了起来,轻轻弹了弹衣服,一抹光头上三尺长的伤疤,显然这就这个仓里的老大。他哼一声,往地上吐了口痰道:“新来的,怎么进来的?”
徐子皓手里还抱着杯子,正琢磨着哪个位置睡着比较舒服,一选还就选上这老大旁边的位置了,离厕所最远。听到这问话,徐子皓一边往他旁边走,一边幽幽地说道:“打人了进来的,大叔你怎么称呼?”
“大叔?哈哈。”光头放肆地大笑道,觉得这个『毛』头小子连『毛』都没长齐就进来了,一点规矩都不懂,反倒饶有兴致地回答道,“你别管我叫什么,在这里就叫我老大。”
“行,老大,把你铺子往边上移一点,我要睡里面。”
“什么?”光头一瞪眼,这人难道是傻子吗?一来就敢抢自己的床位!
“我没说清楚?你这空那么大的地方,我要睡着。”徐子皓双眼闪着天真的星星,这话就像跟说“我饿了要吃饭”一样理所当然,结果却换来周围人一阵哄笑。
徐子皓也干笑一下,没管他们,又搂着光头的肩膀说道:“老大,有烟没,你先给我抽,回头我让他们送点好的进来,我再给你抽,绝对不比你的差。”
可这一幕却让在场的嫌疑犯都愣住了,进了这里睡知道一个仓老大就是头,其他人做什么都得排他后面,给老大递烟都来不及,谁还会刚来就找老大要烟抽,这人是傻还是不知死活。
而且他们都知道光头老大的禁忌,谁拍了他的肩膀那他得扒人一层皮。所以所有人都知道,这小子过来今晚就爬不起来了,菊花得变向日葵。
光头的笑容也确实如他们猜测的一般,瞬间垮了下来,愤怒地抓起徐子皓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大声喝道:“你小子够了,想死得快点我成全你。”
按他的推想,自己这一抓就能把徐子皓摔到在地,摔他的个七荤八素,再有两个手下上来把人按住,裤子一扒就地正法,比在外面做事还要方便。可谁知道抓用力掰了两下,却根本掰不开,那手仿佛已经长再了他的肩膀上一般。
光头十分用力,却越来越感觉到自己肩膀生疼,而扭头看着徐子皓,他还是笑着看着自己,只是那笑容此刻显得如此阴森。
光头暗叫不好,这小子绝非池中之物,大声对小弟们呵斥道:“还看着干什么,过来帮忙?”
小弟们还在等着看他过肩摔的绝技,正等着时机到的时候鼓掌,听到这么叫喊才知道情况不对,霍霍地准备冲过来。
可刚迈出一步,他们的脚步就不由得停住的。
只听“啊!”的一声惨叫,光头整个人已经跪在了地上,肩上仿佛是不属于自己了一般,使不上力,只知道疼,透骨的疼。
而徐子皓还是一只左手按在他肩膀上,笑着抬头扫视了满仓人诧异的面容,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淡淡道:“烟!”
光头疼得满头冒汗,站不起身来,这才嫌疑犯眼中看来显得格外不可思议。能在这个仓里面当老大的人,他们当然清楚他的实力,怎么会被一个小子按在地上动不了呢,还只是一只手。
可事实就摆在前面,光头再次痛苦的呻『吟』,几乎用尽全身力气:“还看什么?来帮忙!啊!”
又一声惨叫,震破人心,要不是徐子皓是新来的,小弟们还以为这是老大合伙别人演戏逗他们呢。
三个手下犹豫了一下,还是冲了过来,这里是光头说了算,一个新人能有多大本事。
谁知道一眨眼的功夫,他们全都倒地了,一个个鼻青脸肿,徐子皓也收起了他那笑容,表情变得极为深邃,抓起光头说道:“我来这呆不了多久,不想抢这个老大的位置,但是不代表我会给你当小弟。”
“是是,懂了,我懂了。”光头顶着一个熊猫眼连连点头,两只手现在都使不上力,连他自己都没看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挨的打,也数不清楚挨了几下。
“帮我铺下床,我先抽颗烟。”徐子皓顿了顿,又『露』出了笑容,“谢谢。”
“不客气,不客气。”光头连忙挣脱开来,又冲着一群小弟吼道,“没听到新老大说的话吗,还不快点做事。”
光头看到徐子皓这笑容像见到鬼一样,只有在交过手之后才知道对方的厉害,在这里就是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老大,何况他们几个人对徐子皓连别人一根『毛』都没『摸』到,这不服软以后就有得罪受了。
满仓的人帮徐子皓把床铺好,好烟递上。徐子皓不说话,别人也不敢打扰他。光头脸上的黑眼圈还没消,他好歹也是前任老大,论身手也算一条汉子,谁知道光被别人按两下就疼得叫出妈来了,仓里的人实在是看不出这徐子皓有多厉害,就是知道他不好惹。
直到徐子皓自报家门,其他人的疑『惑』才消除,搞半天他就是西虎堂的扛把子,顿时对他毕恭毕敬,张口闭口都得叫“皓爷!”
于是徐子皓的狱霸生活开始了,下午吃饭他在前面,而且还有加餐小灶,吃完有人给递烟扇凉,唯一可惜的就是心爱的女人全都在外面。这个时候突然还怪想她们的。
一仓人连晚上都没到就被徐子皓收拾服帖了,赵奇峰被气得半死。他还想用那些人脸上的伤找找借口,谁知道别人都说是自己撞的,死也不敢承认跟徐子皓有关系。
就在赵奇峰准备亲自对他下狠手的时候,熊珏的电话打了过来,让赵奇峰顿时乐开了花……
在徐子皓进了看守所之后,姚青等人就各自行动,案子要查是查不下去了,查古安邦不行,上面已经叫停了。查徐子皓这事也没法查,所有人包括媒体都能见证徐子皓打了人,不管出于什么理由,从法律上来说,打人者都是不对的,以古安邦的身份,想追究那就是要追究到底。
事到如今就只能靠关系,如果不能说好,那就只能靠关系找更厉害的人压住他。媒体依旧是强势的一方,姚青通过王小璐找到了她外省的同学来做报道,标题取得也很投巧,“湖西省三凯市本土企业家与市委书记大动干戈。”
这样就抬高了徐子皓的身份,让他不会像省内的报道一样显得是个暴民,也不提殴打,更是对打人的原因做了调查,却被三凯方面拒绝。这也全都报道了出去,有猜测就有关注,事情才能继续。
王冰琦依旧联系不到王天幻,能动用的关系也都用到了,也只能依靠关系尽量多的搜集证据,希望律师在辩护的时候能帮徐子皓更多的争取到利益。如果非得判刑,那也得弄个缓刑。
落落则是去帮徐子皓打点看守所,给那些小警察送红包,又给充钱让徐子皓在里面可以开小灶,还给他送东西。最后却连面都没能见到。
肖柔去网上发帖,她和余苑都把能找到的同学都叫上,上网顶帖子。可是因为很多事情还涉及到小雨,也不方便全说,而这帖子就变得没多少人关注。有的人还认为就是打人者的错,法不容情。
小雨看着她们在做这些,自己却只能干瞪眼。如果在最开始能给徐子皓打个电话过去,或者根本就不去跟古安邦接触,一切就可以避免。可现在晚了,她还什么都做不来哦,只能无尽的自责。唱片公司还在打电话催她快点准备去下一个通告,让她的心情极度烦躁,坐立不安。
思来想去,小雨也只剩下最后的办法,终于

Readme: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3.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