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超级复制王-第225部分

有小伙子追你要电话号码!你信不信?”
对方极度无语,只得挥挥手不再挡路。厉姐也是目瞪口呆,这才明白他那箱子里放的原来全是化妆品,只得讪讪笑笑:“徐总,想不到你还会化妆啊,不过我们有化妆师啊。”
“难得我在这,能兼职的就全兼了吧。以前我就答应过小雨的。”徐子皓随意地说道。
小雨也扑哧一笑,洋溢气自信地笑容:“厉姐你不知道,他会得可多了,以前就说了,我要当了明星,他就当我的助理,保镖,司机,化妆师,还有……”
说道这里小雨有些不好意思说下去,但却勾起了厉姐的兴趣,追问道:“还有什么?”
徐子皓却接话道:“还有经纪人。我说厉姐,你们经纪人平时都主要做些什么的,你详细跟我说说,我也学学。”
厉姐像意识到什么一样,连连摇头:“这个很复杂的,徐总是当大老板的人,这事情还是交给我来做好了,可别你学会了我就丢饭碗了。”
徐子皓和小雨哈哈大笑,这也不过是个玩笑话,但看到厉姐紧张而又一本正经的表情,倒真说明了她从来都是一个古板的人。
演出很是顺利,演员们演完就可以提前退场了,也不用参加谢幕,有的通告很多的明星还是在演出开始前才到场,匆匆唱过两首歌之后又马上离场,赶去下一个地方,很是忙碌。
徐子皓最后又充当了一把司机,直接把她送回了家里。演出完了,时间就相对自由些。但中午市里领导要与演职人员一起吃饭,不少嘉宾也在场,小雨是个本土歌手,又不急着走,也被邀请了过去。
小雨怎么说也是三凯第一个出去的明星,从公共影响力来说,市里对她的关注度不比对徐子皓差,甚至还更甚一些。这时徐子皓就不方便一起去了,在场的都是外面来的贵宾,要不就是媒体人士,徐子皓感觉自己过去可能连桌子都不让上,也就跟小雨约好了晚点再来接她。
可是到了下午两点,小雨还是没有打来电话,徐子皓把电话打过去她却没有接,后来还直接挂断了。
徐子皓想着可能是跟领导们在一起吃饭不方便吧,于是又把电话打给厉姐,这才知道饭局早就吃完了,她也不知道小雨去了哪里。
徐子皓暗叫不好,驾车火急火燎地来到博锦。
第四卷 5-42 子皓,救我
饭局也是放在了博锦,按理说小雨应该是吃晚饭就打电话给自己,要不就是回家休息。怎么说也不可能不接电话。而且房间里也没人,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徐子皓是她家里的电话也打过来,李爸爸那里也问过了,能联系的几乎都联系了个遍,就是没有人见过她。
小雨可不会那么无缘无故玩失踪,只能先从厉姐入手打听情况:“你们不是在一起吃饭的吗?怎么会不知道她在哪里?”
厉姐本来也没把这当一回事,可是见到徐子皓这般急切的质问,她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情况,只能委屈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啊,今天身体不舒服,在桌子上喝两杯就提前退席了,小雨那么能喝,我觉得她一个人应该也没问题,这不是在家门口嘛。”
这是厉姐可是见过徐子皓发火的模样,现在这样子看上去也好不到哪去,只得怯生生地解释道。
而赵蕊根本就没有跟他们在一起吃饭,更是什么都不知道。
徐子皓也知道现在光生气也没有用,就是担心小雨被人给掳走了,可是她如果不是自己出了博锦,又怎么会被人掳走?
徐子皓知道自己是急糊涂了,只要知道小雨之前还是在博锦吃的饭那就还有线索。他二话不说,来到博锦的监控室想要调去中午的监控录像。
博锦的大堂经理跟徐子皓还是认识的,也就一句话的事。
徐子皓亲自『操』作,拿着录像加快是六十倍的速度快进,找着小雨离开包房的时间。
周围的人都以为他疯了,这种快进法人影走过那就是一瞬间的事,哪又看得清楚?
但就在所有人都疑『惑』不解地时候,徐子皓又把视频停住,往回倒退到了三十五秒钟,果然,画面里出现了小雨的身影,而她看上去还没有喝多,就一个人走出了包房。
“这里还没有问题。”徐子皓继续快进,几个画面同时播放,只见小雨是从包房里径直走出了博锦,正要掏出电话的时候被一个小平头的中年男人给叫住,小雨回头,对他笑了笑,又把手机给放了回去。他们走到一辆奥迪a6前面,小平头为小雨打开车门,自己又去了驾驶座,而小雨也对他客气地点点头,坐了上去。
徐子皓仔细回想起这个人的模样,却只知道见过,但绝对不认识。
“这不是活动主办方的会场负责人吗,小雨跟他认识?”厉姐疑宽慰道,“或许是跟老朋友去哪玩了,不用那么紧张吧。”
而徐子皓却能肯定小雨跟他以前不认识,因为连自己都没有印象的人,又怎么会是小雨的老朋友,更重要的是小雨不会无缘无故地不接自己的电话,还直接挂掉。而且如果看到是自己的电话,就算自己手机有问题了,她也肯定会找个人把电话打回来。
“能联系到这个人吗?”
“我去看看。”厉姐翻出一大堆名片,很快就找到了这个负责人。徐子皓把电话打了过去,可对方却说没有跟小雨在一起,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徐子皓一听就知道不对,为了不打草惊蛇又客气地挂了电话,但之后却发疯了一般大声咆哮道:“这小子在撒谎,妈的,竟然敢碰小雨!”
他吼完又立刻给齐喊打电话过去:“马上把所有的兄弟叫上,去找一辆牌照xxxxxx的车,黑『色』奥迪,找到了给我电话。现在,立刻!”电话一挂,徐子皓又一次给西门枫,老马,石冲,谭四海等等一一打去了电话,每次都只是一句话,就像一个发号施令的将军。
厉姐和赵蕊看着徐子皓眼睛都红了,她们也吓了一跳,却只能干瞪眼,顿时感觉面前这个年轻人显得格外陌生,最重要的还是他说话的态度,以及最后的要求,十分钟之内要得到结果。就算是警察也达不到这种效率啊!
可他们哪里知道说这现在立刻的潜台词是什么!最近天下不太太平,徐子皓早就做了安排,如果发生什么最紧急情况才会发出这样的指令,全西虎堂的人都会动。而针对这样具体的要求,只要是找到车的,最先找到的人就给一万,已经明码标价了,他上面的人也能拿到相同的钱。
而这时对徐子皓来说已经是最紧急情况了,手下人不用问具体什么事都会先做了再说。而这大白天的,不少西虎堂最底层的人不是在网吧玩着就是在家里面睡觉,接到电话很快就会行动起来,三凯就那么屁大点地方,以西虎堂那么多的人数,大家走几步就能遇见个熟人,十分钟的时间大部分就是用来通知人用的。
才过了七八分钟,就有人打电话回来,说找到车了。
“我知道了,让他们拦住他!”徐子皓跳上辉腾,厉姐和赵蕊也跟了上去,他们很难想象徐子皓到三凯到底能有什么样的势力,说要找一辆车就能那么快找到。
只五分钟不到,徐子皓就来到皓洁边上,三个手下已经把车上的人个拉了下来,在大马路上僵持着,其中一个还正是齐喊的表弟龙阳,他冲着徐子皓嘿嘿一乐,邀功道:“皓哥,是这辆车吧,是我们几个拦下来的。”
徐子皓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主要也没心情勒,直接走到小平头旁边:“李侨雨在哪里?”
“我不知道啊!”
“啪!”徐子皓一巴掌扇,鲜红的五指印在对方脸上格外显眼,牙齿仿佛也变得松动了。
“在哪里?你们敢动她,我就让所有人陪葬!”徐子皓丝毫不顾路人的目光,等着他吼道。
“真的不知道啊,我不是……”
“啪!啪!啪!”又是连着三巴掌,声音由脆到闷,连周围看着的人都觉得疼,可徐子皓不管那些,直接冲龙阳等人命令道:“把他抓上我的车。”
小平头牙都掉了两颗,脑袋都蒙了,想说话也说不出来就被扔上了辉腾。
而赵蕊和厉姐此时才真的被吓到了。在旁边惊得说不出话来。她们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大街上捉着人说说打就打,打完了说抓就抓了,她俩直接被震撼得不敢再跟上去。
徐子皓看看她们,也明白她们不适应,对齐喊说道:“你让人开后面那辆车,把她俩带上跟着我。你上车,帮我把他的嘴给敲开。”
“是,老大!”齐喊立马招呼着人动手,他跟另外一个混子上了徐子皓的后座,把昏昏沉沉的小平头夹在中间。徐子皓则启动辉腾,朝着奥迪的反方向驶去。
两个女人摩挲着上了奥迪,刚坐下就见到前面辉腾的后座上两个人一蹦一跳的,仔细一想,就能明白他们在揍着小平头动作那叫一个卖力,而后视镜里的徐子皓,依旧是那冷漠的表情,眼神极其冷酷,自顾自地点着烟。
“你们这样对我,我会让你们后悔的。”小平头针扎着挤出这几个字。
“你只需要回答我,李侨雨在哪里,再废话一个字我就让你身上多个孔!”徐子皓猛然从档杆旁的车厢里拿出一把水果刀扔了过来,没用力,就扔在了小平头的肚子上,已经足够他吓了一个哆嗦,又怒吼道:“你敢!”
“龙阳,两刀!”
“是,老大!”龙阳也不含糊,他就是个愣头青,徐子皓说什么他就做什么,二话不说就把匕首举了起来。
小平头这才意识到对方是真敢动手,连忙求饶叫道:“别,别啊,我说,德兰风情别墅区,a区13号。”
龙阳楞了楞,问道:“老大,还扎不扎?”
可是他话还没问完,整个人就往后倒,水果刀也飞了出去。
因为徐子皓一踩油门,辉腾的速度一下子提到了120,又刚好赶上了急弯。这个不就是晨光在师大旁边修地别墅区,黄英当初也是被巩文群藏在了这里。如果不是这小平头把车开了回来,或许还真不好找到他。而这里距离三凯有半小时的路程,徐子皓又哪能不着急。
十五分钟后,辉腾已经停在了别墅门口,小平头直接被扔下车,大腿上多了七个孔。
走下车的徐子皓面『色』凝重,因为在车上已经更进一步知道了事情的始末,这个样的回答让他错愕不止。这小平头并不是武力的人,而是市委书记古安邦让他接小雨过来的。而他的任务只是负责传个话把小雨骗过来。
至于问道为什么要把她接过来,小平头回答得更是支支吾吾,只说是古书记想要见她,跟她私底下再交流一下。
交流,这种地方,电话挂断,不可言说。从这些细节,徐子皓已经能猜到这里面在发生着什么,因为从小平头离开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四十五分钟,徐子皓甚至有种天已经塌下来的感觉。
可他还是抱着幻想,或许对方古安邦下手还没那么快,或许这个小平头的话全是假的。
徐子皓无暇顾及那么多,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时间一分一秒都显得格外宝贵,铁丝在他手里比钥匙还好使,大门一捅就开。徐子皓不管里面是什么情况,不管那人是不是什么市委书记,谁敢碰小雨就要谁的命。
可是进了大厅,里面并没有人,徐子皓匆匆跑上二楼的房间,听到里面有动静,猛然踢脚踢开房门。
里面站着三个大汉,一个手里拿着照相机,一个手里拿着摄像机,还有一个就站在小雨旁边,还在扯着她的衣服。而此时他们都停下手里的动作,十分惊讶的看着徐子皓,不敢相信他竟然能够闯进来。
而房间的另一头,小雨卷缩在床上,衣衫褴褛,柔顺的长发头发散『乱』,丝袜也破了,狼狈不堪地用双手护在胸前。她左脸微肿,一直在流泪,如一只受惊过度的白兔,瑟瑟发抖。而在见到徐子皓之后,小雨更是疯狂地喷涌着眼泪,抽噎着含糊不清地呢喃出几个字:“子皓,救我。”
这悲怆地求救声让站在门外的徐子皓顿时心都碎了,他从未见过小雨那么伤心,那么绝望而无助,而徐子皓自己也从未这样心疼,心如刀绞都不能形容他的感受,骤然大吼一声“啊!”,像是一只嗜血的野兽发出极度怨恨而痛苦悲鸣,这咆哮声让后面跟上来的龙阳差点吓到地上,还以为大白天撞鬼了。
第四卷 5-43 怒发冲冠为红颜
“你是谁,给我出去!这里是私人地方。”两个大汉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想把徐子皓赶出去,霍霍地冲了出来,可还没冲几步他们就愣住了。因为他们看见来人的手上似乎带着什么怪异的手套,如同恶魔的爪子,已经把木质的门框捏了个粉碎。
而就在他们愣住的瞬间,徐子皓已经冲到了跟前,大声咆哮着:“我要你们的命!”
“啊?”一个大汉惊叫一声,木木地看着自己的手臂被徐子皓一拳打通,筋骨血管全断,就剩一点皮肉连着。徐子皓把手抽了出来,鲜血很快顺着他拳锋上那不是常人能拥有的突刺上滑落,这时大汉大汉才看清楚楚这突刺虽然不长,但上面上有凹壑,有利齿,诡异得像一个大号野兽的獠牙。有力且锋利。
另一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却被徐子皓一巴掌扇倒在地,脸上多出四道宽而深的血口,但切口并不规整,仿佛徐子皓的手指内侧安装了没有磨锋利的三角刀,大力划伤上去只让人血肉模糊。
这一切太突然了,最后一名男子看得张口结舌,他面前这哪里还是一个人,简直就是一个魔鬼。他猛然站起身来,手里拿出一把匕首,强抑制住自己的颤抖挡在胸前。而小雨仿佛在看到徐子皓之后心里已经重新燃起了希望,对他手上的变化并不在意,只认为他是戴上了什么稀奇古怪的手套。
小雨从床上跳下来,流着泪往徐子皓怀里扑,而男子也趁着这个空挡一刀从徐子皓脸上劈来。
只在这一瞬间,徐子皓把小雨往身后一拉,身体一侧把她护在身后,左手抬了起来,硬生生地挡住了这一刀。
男子想要把刀举起来再次砍下去,却发现这匕首像是已经连在徐子皓的手上一样,竟然拔都扯不下来。更让他惊讶的是这一刀虽然已经把对方的袖子划开,可是里面却没有渗出半点血迹。
这么一段时间,徐子皓一直都在不断强化自己的保护,手臂上的鳞片已经不仅仅只是护着血管,更是把手臂包裹了一个遍,硬度和厚度都已经有了提升,虽然不能说是刀枪不入,但这一刀下来也只是穿透了鳞片,却还没伤到里面脆弱的组织,而鳞片更像是老茧一样,是不会通不会流血的。
但这鳞片跟老茧又不完全一样,因为还是受到徐子皓意识的控制,在刀砍下来之后周围就隆起,把刀闹闹地“抓”住。
就在男人疑『惑』迟疑的瞬间,徐子皓太退一脚踢到他的胸口上,瞬间仿佛听到骨头碎裂的身影,男人整个人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墙上。巨大的冲击力让的他胸腔内剧烈震『荡』着,仿佛整个人都要散架了一般,一口血直接喷了出来。
小雨蜷缩在徐子皓的怀里不住抽噎,哭泣地声音之前还要大,这是一种解脱后更彻底的流『露』。徐子皓的手又恢复了那大而温暖的模样,温柔的轻轻擦拭着她的小脸,直到现在都还能感觉到她浑身不住地颤抖,看来真是吓得不轻。
而龙阳这时才从到了房间门口,不知道上哪弄来一个花瓶举过头顶,大声吼道:“妖孽,哪里跑!”
徐子皓嫌他太吵,猛瞪了他一眼。
而龙阳也楞了一下,把花瓶放到地上,看着满屋子血腥的场面讪讪笑道:“老大,你都解决了啊,还需要我做什么?”
“收拾一下,把他们抬下去。”徐子皓把小雨抱起来,先走到楼下,看了眼正在地上爬着哀嚎的小平头,也没有理他,先把小雨放上车,就那么抱着她,轻轻拍着后背安慰着。
又过了二十分钟,后面的a6才赶到,看着面前这几个血琳琳的人,两个女人都有些受不了,厉姐直接就吐了,赵蕊的脸『色』十分难看,但她强忍着走到小雨边上小声安慰着。
徐子皓让赵蕊先照顾小雨,自己想再去审问一下那几人,可小雨却拉住他不让他走。
见到小雨这番瑟瑟发抖的模样,徐子皓更是心疼,只得冲龙阳说道:“把人先带走,在车上审问。”
龙阳『揉』『揉』脑袋:“老大,车子装不下那么多人啊。你看他们这一个个要死不活的。”
“扔后备箱,留那个还能说清楚话的问。”徐子皓的声音异常冷酷,龙阳二话不说全都照做,之后自己又到了辉腾上开着车。
车开得不紧不慢,小雨的情绪才慢慢平复下来,说着事情经过。
小雨是在今天的饭桌上跟古书记认识的,本来也只是喝喝酒,领导对演职人员勉励一番。古安邦很看好小雨,就跟她喝了一杯,谁知道小雨喝起酒来还一点不含糊,更得领导赏识。
古安邦是提前离开的,但却交代了小平头,吃完饭之后把小雨带到这里来。于是小平头就打着古书记的名义,说想要跟小雨以朋友身份多交流一下,刚好下午有时间,家里还有一些老版本乐谱,让她下午去他家做客。
小雨想着对方是三凯第一的父母官,跟他打好关系以后说不上能帮上徐子皓,也就没想那么多久去了,谁知道竟然来到这边的别墅。
刚开始古书记说话还很婉转,但后来就开始『毛』手『毛』脚,一会说着中年丧妻一个人悲痛万分,一会又说工作压力大,市委书记不好当。
这时候徐子皓的电话打来了,却被他给抢了过去强行挂断,或许但心会有什么麻烦,古安邦也就顾不上什么脸面,想要霸王硬上,又说一次十万,只要愿意给,以后在三凯小雨有什么需要都快要找他。
古安邦认为小雨不过是个刚出道的小艺人,又是三凯本地人,亲戚朋友也在三凯,遇到这样的诱『惑』肯定会妥协,谁知道小雨就是不依,拼命反抗。打斗间踢了古安邦的命根子,让他差点昏过去,也再雄壮不起来了。
本来以为这样就能逃过一劫,谁知道古安邦恼羞成怒,见利诱不成就只能威『逼』。一个电话叫来了三个男人,要先给小雨拍『裸』?照,以此作为威胁地筹码,方便以后再下手。而他自己也先离开,回了市里,他叫来的人都是亲信,最后就算事情败『露』也快要把自己摘干净,有人会替他定罪。
那几个男人也刚来不久,还自称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对小雨一阵吓唬,让她乖乖配合,那样得到的照片更自然,也更有威胁力。小雨不肯定,他们才开始动强,还准备拍个循序渐进的,效果出来。也就是徐子皓动作快,如果再晚一点,小雨的身子就得被人看光了。
“衣冠禽兽!”听到小雨这番叙述,让徐子皓愤愤不已,一个厅级高官竟然做出这种下三滥事情来。辛苦古安邦还没得手,不然徐子皓非要把他这个王八蛋的蛋蛋给拿掉,让他彻底变王八!
“你的脸是谁打的?”徐子皓搂着小雨,温柔地问道。
“古安邦。”小雨说得咬牙切齿。
徐子皓依旧温柔,往她脸上轻轻亲了一下:“你先休息会,到家了我叫你。”
“恩。”小雨躺在他怀里,微微闭上眼睛,虽然依旧心悸不止,但已经回到了避风港,可以安心休息,安静地睡了过去。
而徐子皓慢慢把头抬了起来,看着前方面无表情,眼神里又透『露』出令人畏惧地杀气……
古安邦之前就听说过小雨,从要把她邀请来三凯参加演出时候就已经对她垂涎着了,就想借助这次机会好好接触一下。到了他这个职位,什么女人金钱不过都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物,只要是三凯这个地界的,什么拿不到手。
艺人又怎么样,说到底还不是没什么背景,她家里就一个爸爸,还只是在师大当个普通的老师,没什么权利。
对这方面古书记是有经验的,不就是吓唬吓唬,威胁一下,实在不行还能先上车后补票,之后用钱摆平就行。三凯就是他的地盘,政法口,检察院,法院的一把手都是他的嫡系,在三凯经营了那么久,谁都无法撼动他的地位。别说是个大学老师的女儿了,上一次还是一个副市长的女儿,也还不是被他玩弄于鼓掌之间,对方连吭都没敢吭一声。
本来他自己也没有那么急,还准备跟小雨慢慢进展,可是今天这顿饭一吃完,这才发现这个女子跟自己在大学想得而不可得的梦中情人长得那么相似。旧时的**再次燃起,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得到她,甚至恨不得马上就把她吃进口里。
古安邦越看越是喜欢,再加上喝了酒,兴头又被调整了起来,让他实在是把持不住等不了了,所以才有了之前那一出。
可是古安邦怎么都没想到这女子竟然如此贞烈,宁死不从,还把自己提伤了。他是越想越气,干脆找了人用老办法,先把照片一拍,在恐吓一下,不担心她晚上不乖乖爬到自己的床上。
古安邦回到市里,突然想起来下午本来还计划听

Readme: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3.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