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超级复制王-第215部分

系一下,这是好事,没人会傻到拒绝。实在有什么需要你在找我,联系翰林也行。”
张市长说的是秦翰林,以前是他的秘书,也是最近才被安排到了定远。此人跟徐子皓私交不错,许多东西不方便直接问张市长,徐子皓都是通过他来打探,相信有了张市长支持,又有亲县长支持,想在定远做些什么事肯定是事半功倍。
得到了肯定,徐子皓更坚信自己的想法是对的,也微微点头。
可出了张市长家,王冰琦却神秘兮兮地问道:“我说徐总,你到底是为了搞慈善呢,还是以这个为借口圈地修楼呢?”
“怎么会那么问?你以为我是巩文群呢,当然是正儿八经想给那些孩子修个学校了。”徐子皓白了她一眼。
王冰琦还是有些不可置信:“可你刚弄到一笔钱,那么快就着急花出去啊?你怎么老是莫名其妙就有一个新想法出来,这事之前也没听你提过啊。”
“我不是刚说了嘛,就是去贵州之后才有的想法,我看着他们也真想帮帮。但是我能力有限,也只能一步一步来,也不能打肿脸冲胖子,一下子就往他们那全力以赴。就像援助非洲,本来是好事,结果对内对外做得差距太大了,反倒被人诟病。
“就前天我朋友刚跟我说的,生活难的不是活,而是生,我一想还挺有道理,所以才说民生问题难嘛。定远搞旅游开发,弄房地产,就是不修学校反倒是拆学校,这算个什么事。以前我是没能力,现在我有能力为什么不去做做。”
“哟,你倒是越来越关心国家大事了啊。你不要你的直升飞机了?”王冰琦说道这掩嘴而笑。
徐子皓挠挠头,心道我那直升飞机不是公司分配给我的吗,那可不能少,可在当前还是要放一放,说:“那东西以后再说吧,是公司安排给我的,你可不能耍赖。我其实是想通了,我有再多的钱,手下的人再多,开个直升飞机满世界跑,这又有什么用,做得不好了背地里还不是有人要戳我脊梁骨。我修个学校,让那些打工家庭子女能上学,这样才能得到别人尊重,发自内心的感谢我,我自己也得到快乐,这才是我最想得到的。”
王冰琦点点头,问:“你准备以私人名义捐出去?”
“如果你不介意,我觉得我打算以成信的名义来做。分两个部分,希望小学还是由『政府』来管,地方由『政府』出地,但校区由咱们来修,我们本来也有这个实力啊,还能从中节省出一笔钱。拿这笔钱支助贫困学生。老百姓都是很简单的,谁对他们好,他们就对谁好。你们咱们迎宾大道的项目做得好了,普山区工程的销量不也好嘛。这是利人利己的事,也不违背公司的原则吧。”
王冰琦楞了楞:“话是这么说,但这会不会让别人还以为你本来就是在作秀打广告呢。影响反而可能不好。”
“那哪管得了那么多,我就做我自己觉得对的事,至于该怎么评判是别人的事。如果这也算,那我还巴不得所有的公司都这样打广告呢。”
见徐子皓都这么说了,那也就是铁了心要那么做了,王冰琦也没有什么意见,公司也尽力支持。
第四卷 5-20 你们要做好姐妹
今年的年来得特别早,也就因此这假期特别短,又是大年初十,中学就又要开始上课了。泡-(徐子皓也就安心的跟兄弟们好好玩了几天,等到他们开始上课,再去忙自己的事情。
事情要一步一步走,在定远要做的是事情不少,旅游公司,修学校,这都需要分步走。
其实旅游公司已经被老马『操』作得差不多了,有闪局长的帮忙,一切都按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现在大家等的就是等高速一通就开始正式运营。而等到春运结束,也就开始试运营,带一些小的旅行团,以此来优化旅游线路。
老马其实也老早就拉徐子皓去实地看看,而徐子皓回来之后还得满着诚信的新项目,也就一直放着。等到一切都开始进入流程也就腾出了时间,准备去定远看看。
可是徐子皓在这段时间最主要解决的还是处理自己内院的事,如何在几个女生之间游走得游刃有余,这才真是门学问,让他曾一度大脑奔溃。
其实想想当时要不是因为一时冲动,或者说余苑太主动,自己也不可能就那么拥有她了。徐子皓自己都有些鄙视自己,怎么越来越lang。她跟姚青有一点倒是很相似,就是对于小雨没有排斥,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我见犹怜让她们都无话可说。可是让她们知道徐子皓还有别的女人,那这俩女生都会发疯的。
所以徐子皓也没打算跟两个人坦白,至少现在还不能让她俩互相知道。
可余苑到底是大学生,假期长到都快赶上徐子皓了。
在放假之后,余苑几乎就没怎么见过徐子皓,她还以为是小雨回来了,所以才不方便联系她。可是等到最近的几次聚会,才知道徐子皓其实每天都在到处跑,顿时觉得自己太被冷落了。大小姐脾气一上来,一见面就像个醋坛子一样。
徐子皓是一点不想惯着她,可怎么说也算是自己的女人,这要玩过就扔,那也太禽兽了。徐子皓做不出这种事情,可在三凯也确实不能天天陪着她。去逛街什么的就更危险了,姚青就当着巡警呢,巡警干嘛的,一天在街上走,越繁华的地段出现几率越大,这要让她撞见了徐子皓能相见自己会变成多么惨烈的烈士。
三凯地方又小,徐子皓现在几乎走到哪都容易撞见熟人,人言可畏这句话也是深深烙在他心底。
何况这两大小姐本来就从小认识,虽然因为年纪的问题接触不多,但也不能完全把她们分开。最怕就是两个人同时出现,站在徐子皓面前,这场面想想徐子皓就觉得头皮发麻。只好想办法调节时间,弄得很是伤神。
可一想到要是跟一个在一起的时候老是担心另一个会突然出现撞见,越想越觉得不舒服。特别是一伙朋友出来玩,余苑也在,姚青再打个电话来催他回去,或者也要跟过来,那可够呛,两头都得解释半天。有时候迫不得已还要说谎话。
徐子皓是最讨厌说谎话的了,那样他会心慌的,会难过的,最担心的是怕被人拆穿。所以老是这么过日子怎么行,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来了个绝的,直接把姚青和余苑给叫出来,大家一起玩。
一伙人先到了,他就出去接姚青,一见面就搂着她的肩膀说道:“都认识那么久了,我觉得你还是得跟我朋友走得近一些。今天正正式式地介绍你跟他们当朋友,以后也好相处嘛。”
“我不就早跟他们认识了嘛。以前跟他们就不是朋友了?”姚青疑『惑』地问。
“以前只是认识,但真谈不上朋友,因为你老是用长辈的态度跟他们说话,你自己想想是不是,本来就是警察了,又还是个长辈,自然就有距离啊。你看二胖,他现在一听到你名字就害怕,这还怎么当朋友?”
“嘿嘿,那小子是胆子小。”姚青也想起来自己以前老是威胁这个小胖子,动不动就说要抓他去局子里,是有可能把他吓到了。她被徐子皓这么一说,倒是真有些不好意思。有时候对这些孩子,还真有些表现得凶神恶煞,像个母夜叉。
“还胆子小?他说你都差点掏枪,这换一般老百姓也没几个受得了啊。也别管别人怎么样,你的身份跟他们本来就有距离了,你再吓一下,谁还能真跟你交朋友?你看咱们又有原子弹又有航母又能太空行走什么的,可是你要去了欧洲国家过安检,还不照样搜你个底朝天,恨不得把你全部衣服都扒下来检查。可是你再看看韩国日本那些人,下地另外走一个通道,拿着签证盖章就走。你难道要说:‘我们有原子弹啊,你们怎么就不怕啊?’国家不可能因为你过安检被搜身就放原子弹炸别人吧,你也不可能因为二胖不跟你说话就真得用枪打他吧,可是你老是这么威胁吓唬他,那他还敢跟你做朋友吗?”
姚青被说得笑得稀里哗啦的,点点头道:“好了,好了,我以后不吓他们就是了,他们怎么什么事都跟你说啊。”
“光不吓还不行,真想做朋友,你总得表现出你可爱的一面嘛。开开玩笑咋呼两声没关系,动不动就瞎瞪眼就不美了知道不?”
“行了行了,我说你今天怎么就不怕他们猜我们的关系了?”
“总要面对的,你也不能总是进不了我那个圈子不是。不过还得慢慢来,你理解吧。”徐子皓说着,搂她的手轻轻摇了摇,像在讨好一般。
“知道了,你能这么想我就已经很开心了,进去吧。”
徐子皓把姚青哄开心了,就这么搂着她进了酒吧,这是这一幕却让他的兄弟姐妹们有些震惊,特别是余苑和闪欣纯,眼神说不出的怪异。余苑是因为自己,而闪欣纯却是帮小雨把关。
而徐子皓大大咧咧的走过去,丝毫不避讳地介绍道:“这个是我老姐姚青,叫青姐就行,有的人不认识,给你们正式介绍下。当警察的,虽然有时候脾气大了点,人还是很好处的,大家别被她的外表给骗了。”
“青姐。”众人呵呵打着招呼,二胖对她是最有阴影的,此时也只得硬着头皮喊着。而且梁逸也在旁边,他也不能表现得过激,但还是不自觉地往回缩了缩,想更远离姚青的魔爪。
可姚青好像就认准了二胖最好欺负,刚冲大家挥了挥手,就伸手想要去捏捏二胖的脸蛋。被徐子皓干咳两声才把手停住,又收了回来,很不好意思的看看梁逸:“二胖,这是你女朋友啊,挺漂亮的嘛,你小子运气不错啊。”
被人说漂亮,没有哪个女生不喜欢,何况夸奖的这位也是个美女,梁逸自己也很愿意接受。姚青伸出手来要跟她握手,她也很乐意接受。这倒是把旁边的二胖担心得心跳加速,看她们分开了心情才平静下来。好像青姐也不是什么时候都很凶的样子。
可二胖心情平静了,余苑可却像醋坛子一样,一下看姚青,一下看徐子皓。
而徐子皓当然不能忽略掉她,左手还搭在姚青肩膀上呢,右手又把余苑给拉了起来站在两人中间,介绍道:“余苑,你们两本来也认识很多年了吧。不过老姐,我还要告诉你一个不知道的,这个是我徒弟,以后别欺负她,好好相处。”
余苑本来有些不开心,可是见到徐子皓那么释然地把手也搭在了自己肩膀上,她也就释然了,至少待遇还是平级别的。而余苑也知道徐子皓那么介绍的意思,他俩的关系也不能现在就大白天下,她也答应不伸张,暂时就当个徒弟的身份。徒弟跟师傅关系走得近一些也没什么问题嘛。
经过介绍,姚青也就释然了,也不能控制徐子皓让他身边没有异『性』朋友。而且早就知道他们认识,关系也还不错,不然徐子皓当初也不会挺身而出去救她,也不会在赵奇峰要对徐子皓动私刑的时候及时赶到。姚青到底工作了那么久也成熟不少,有些事情还是看得更透一些。也更释然一些。
而余苑也想起来徐子皓跟姚青一直都是姐弟想称,当初自己在博锦被挟持当人质事,他俩就已经勾肩搭背习惯了的,余苑也不能去要求徐子皓跟姚青保持更大的距离,那样也太小肚鸡肠了,想想也就释怀了。
“不过这关系,我是你师傅,她是我老姐,那你以后叫姚青师伯好了,这个称号不错。要不叫师公也行,她教我开的摩托车,而且人家现在也还是骑警中队长呢。”徐子皓趁人打铁道。这也就是他有和心理素质,在这种情况下一手搂一个还能像开玩笑一样脸不红心不跳,同时跟两个自己的女人说话,最难的还是让她们互相不怀疑不吵架,而且还是建立在互相都不知道对方的基础之上。
“话是那么说,可那样我不就差了好几辈了,我跟青青可是从小就认识的。”余苑有些不满意徐子皓的安排,怎么一下子她就成孙子了。
“别理他,这小破孩就是一天喜欢瞎扯,咱俩还是咱两的姐妹关系。”姚青一推开徐子皓,反倒跟余苑聊了起来,说着在学校的事。
这就叫做灯下黑啊。徐子皓突然又不担心她们会提到自己的关系了,因为大家都是好朋友了,而不像以前那样只有私交,而在场的都知道徐子皓还有个李侨雨,都恨不得把自己跟他的关系藏得越深越好,就在现在的身份关系下小小亲昵一番也就可以了。
等她们聊到间隙,徐子皓又单独跟余苑聊了聊,发现她还真没有多大抵触情绪,而姚青也是一样,都认为对方只是跟徐子皓关系很好的朋友,红颜知己罢了。
而徐子皓则狡黠一笑,终于搞定了,你们就好好当姐妹吧,反正也不是常常能见面。他独自猛灌一口酒,心理暗道:刚才真吓死爹了,万一出一点差错就鸡飞蛋打,自己就死得难看。还好计划实施得好啊。至于说谎话?我可没说过,是你们自己没问深处问嘛。
第四卷 5-21 定远这趟浑水
徐子皓认为自己做得已经天衣无缝了,但依然还是有细心的人,闪欣纯回到家里就给小雨打电话说了这事。泡*)可小雨那『性』格就是完完全全相信徐子皓,哪有什么顾虑:“小闪,真不不用那么看着了,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我也看不住不是吗?我知道他对我是真心的,那就够了。何况我天天在这边,他在三凯总得有些异『性』朋友吧,你别那么疑神疑鬼的了。”
“我也不是疑神疑鬼,不是想给你提个醒嘛,你看我家小林,都没什么异『性』朋友。”
“那能比吗?我家子皓这么拉轰的男人,人缘广,多认识些朋友不正常吗?青姐我知道的,从初中她就跟子皓认识了,还帮过他很多忙。余苑我也知道,也是帮过他很多忙,上次他来广州说要给她们带点礼物回去,还是我帮着挑选的呢,没事没事。”小雨很是单纯地说道。
“哎呀丫头,你怎么就那么信他啊,你不知道男人有钱就变坏,你得看好一点。”闪欣纯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本来对这事也没什么太多看法,就是跟小雨说一声而已,可是小雨这个态度确实让她受不了。
“可是他也没变坏啊,每天忙那么多事还抽空来看我,我已经很知足了。你是没工作不知道,这上起班来没完没了的,是挺忙的。我连年都没办法回去过呢,还是你们好,还有假期。”
“你这丫头,我也不是说他怎么样。就是想提醒你小心点,你太单纯了,去工作了还那么单纯,小心被人骗了还帮别人数钱呢。”
“帮他数钱我也愿意丫。我这张专辑还是他出钱我出的呢,他要真变坏了还能那么舍得吗?不过说到专辑,快发行了哦,你别忘了在你们学习推销啊亲!”
“哎呀受不了你了,你没救了。”闪欣纯挂了电话之后,反倒觉得是自己八卦了,干脆两手一摊,不管了。
而徐子皓他们是后来出的酒吧,一行人散去,徐子皓得把这俩女生都送回家,不然也不放心。喝酒之后不开车,徐子皓虽然几乎没几次醉过,但也谨记这一条,好在三凯不大,去哪都能走着去,也刚好走走醒醒酒。
于是他一手扶着一个,而她俩也不介意,反倒是更加贴着他走。三个人走在街上,及时已经是深夜路上没多少人,但依旧让那仅有的路人不住观望,不少男人羡慕得眼睛都瞪直了。
而徐子皓倒也和你是享受,一边手有一个美女挽着,至于关系,就让别人去猜吧,郁闷死他们。
他这一招用得绝,也就算是彻底得逞了。也再也不用担心跟一个走在街上被另一个撞见,也不用怕说话的时候不方便。而且就算跟她们其中一个逛街,挽着手被人看见也没关系,女生嘛,都是习惯走路有个手臂可以挽着的,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陪余苑去买东西的时候还刚好遇上巡逻时的姚青,也能笑呵呵的挥手打招呼,十分坦然。陪晚上下班的姚青吃宵夜,就算余苑打电话来也没关系,可以实话实说,还可以问她要不要一起来吃。
对姚青就说:“我徒弟要我陪她买点东西。”对余苑就说:“我老姐刚下班,拉我吃宵夜。”
一切如此自然,合情合理,而且还不说谎话,徐子皓很无耻地心安理得了,仿佛就能这么顺利的过下去。
可是终究有一个日子是逃不掉的,一个是生日,一个是情人节,生日还远着呢,可是情人节近在咫尺。小雨又没回来,徐子皓很苦闷地不知道该怎么超脱。
所以在情人前一天,徐子皓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躲!于是他拉着老马陈信风,让他们陪着自己去定远,美名其曰出公差。因为春运都快结束了,旅游公司开张在即,他这个幕后老板怎么能闲着不做事呢,最起码也应该去看看那吧。
徐子皓挑的这个日子还真不是个时候,老马还勉强能陪着他去,家里小琳姐也没什么计较。可陈信风跟叶小楠这对鸳鸯就被徐子皓这么生生的拆开了,为此小楠还不开心了一天,她是不能对徐子皓怎么样,只能在陈信风耳朵边上念叨。
陈信风苦着脸向徐子皓求情道:“皓哥,能不能晚两天再去啊,我看你现在还没开学,也不忙啊,等节过完了再去不是一样嘛。而且干嘛非拉着我啊?”
“落落放长假还没回来,身边总得有信得过的人才行嘛。而且你看不出来我这是在帮你?”徐子皓厚着脸皮解释道。
“帮我?”
徐子皓大义凌然地说道:“其实上班出差就是这样嘛,我把你提成副经理,你也得做点事情才能服众,多跟在我身边做事没坏处。至于这节,那天也不是休息日不放假,你们也玩不开心。大不了回来的时候给你俩多放两天假,你们再补回来就行了。而且不赶在那天过,还能便宜一些,节约钱,你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你看我是不是在帮你。”
陈信风被徐子皓说得一愣一愣的,点点头:“好像是这个道理。”
“什么叫好像,本来就是好吧。那天到处都挤,物价又贵,一朵玫瑰能卖到平时一把的价,当那个冤大头干嘛。你说跟媳『妇』在一起,躲不了,没办法,我这不是给你创造条件出来了吗?又能省钱,又给你补假的,回来之后带着她按过节的标准来上个三天,天天夜里无拘无束不担心第二天上班,这样不好吗?”
陈信风一下子想到什么,用一个需要上班的情人节换两天假期,这种好事上哪找去,幡然醒悟地点点头:“皓哥,我明白了,要做好青年,就得避过情人节啊。”
徐子皓欣慰地点点头,有些孺子可教的意味:“那是,其实只要跟对了老板,情人节哪天都过,除了情人节坑爹的那天。”
“对对。”
徐子皓的计划本来很好,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在余苑的不断追问下,徐子皓还是告诉了她这次去出公差的主要内容,考察旅游线路,再通俗点,游山玩水,再三俗点,拿着公家的钱一路吃喝玩乐。
于是,本该只有三个大男人的奥迪a6上,又多了一个女生。余苑没有去过定远,上次去漂流都没有叫她,但这次她就死皮赖脸跟着要去,刚好还能过节,徐子皓是怎么都推脱不了了。谁让她假期多呢,又是出去玩,屁颠屁颠就跟上了。
徐子皓值得庆幸姚青是要上班的,走不开,所以带上余苑也没什么关系了。刚好对她有所补偿,自己还从来没有带她去哪玩过呢。
可是刚离开三凯没多久,老马就接到了定远古老二的电话,说要请他们吃饭。
自从结成这个盟友之后,徐子皓其实很少跟古家人有所交流,可是真没想到,徐子皓等人刚到定远人家就要请着吃饭。
老马笑着说这是要尽地主之谊,跟古老二这个人接触起来,其实这还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可以多处处。
徐子皓也没多在意,在一起吃个饭也没什么,好歹有个名义上的盟友在那。而且以后要在这跑旅游线路,不能保证以后就不会有用到别人的地方或是关系,有个本地人在这里处理些事情会更方便,总不能老是出点事就从三凯往这拉人。
高速公路还未正式开通,走在这弯弯曲曲的山路上,让徐子皓对这公司的试运营状况预估并不乐观,好在搞旅游也是个长线的事,又是以年计算周期,慢慢来总是没有问题。利润又大,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只要『政府』愿意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和宣传力度,还是很有前景的。
可是真的到了饭桌上,才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虽然古家人都在尽量抑制,却不难看出来他们脸上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忧心忡忡。
对方来了三个人,除了以前接触过的古老二,还有古老三和古老四,以前相传分家后一直不合的他们,现在却又如同拧在一起的麻绳,看来果然是出了什么问题。
但在饭桌上并不多谈,依旧呵呵气气地聊天,吃着定远河鱼。而古老二只简单提了一句,问当初的承诺还能不能兑现。
徐子皓点头:“我们尽力而为。”
“那我们现在就需要帮忙了,我们能感觉到老大开始动手了。”
徐子皓知道这话是什么

Readme: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3.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