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超级复制王-第207部分

方面还要存钱等着将来供徐子皓上高中,上大学。谁不想考个高点的分数让家里人开心下,可就是怎么努力都考不到,那有什么办法?怪自己不够努力?怪父母没给好的基因?
要不是学校规定不能提前出考场,恐怕徐子皓早就交卷闪人了。考试不是大便,不是你蹲在位置更久一点,就能得到更理想的成绩。
不过,这种说法对某些人来说却是不成立的,那些人只要多等久一些,就有更多的机会作弊,多几分是几分。徐子皓是不屑于这种做法的,骗得了自己一时,还能一直骗到自己考上大学?
就在这时候,一个衣着花里胡哨的男生走进了教室,与大多数都是穿校服的同学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个人就是徐子皓他们班的班级小霸王李铁。李铁仗着家里有底子,整天在学校里欺行霸市,最喜欢的就是欺负像徐子皓这样没背景,成绩中庸,被人忽视到不知道有其存在的人。
最常用的手法是罚人边蹲马步,边唱国歌,最可耻的是,他竟然要别人把国歌的风格唱成hiphop!唱得好的赏一耳光,唱得不好的就被一顿猛踩。
徐子皓就被他罚过,但是一不敢告老师,二不敢告家长,一切都只能自己忍着。见到是来人是李铁,徐子皓心有余悸,却又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他知道,这个李铁又去上厕所回来了。
李铁考试的时候去上厕所,似乎已经成了他的癖好,每个学期总有那么几次。上完厕所回来之后,再写试卷,那叫一个行云如流水一般,笔墨横飞,一点都不带停顿的。不用说都知道了,其实他是去厕所拿答案去了。
但这次情况却跟以往不同,李铁回来之后,没有坐下,而是收了书包,走了出去。和他一起进来的巡考老师,在他的试卷上写了几个字之后,就把他的试卷交到了讲台上。徐子皓心里窃笑,哈哈,作弊被抓了吧。
考完试,所有人交卷。徐子皓心想,好了,这次的数学又是求及格了。
老师在讲台上把试卷重新封起来,徐子皓则收拾自己的东西,最后一个走了出去。
因为考试不理想,徐子皓心思很『乱』,当他走下楼时,已经只剩他一个人了。他走的是教学楼侧边的楼梯,而每层楼的侧楼梯旁边都有一个公共厕所。刚下了一层楼,徐子皓就看见厕所门口站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老师,戴个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徐子皓认得他,他是他们学校刚升上去的教务处副主任黄老师。
虽然学习不好,但基本的礼貌还是有的。徐子皓上前喊了声“老师好。”
黄老师见到徐子皓,突然像见到救星一般,热情地笑了笑,说道:“这位同学,老师现在有点事,这些试卷你帮我拿到教务处去一下好么,那边催着快点拿过去,但是我现在有事一下子走不开。”
既然老师发话了,徐子皓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试卷装了有好几个档案袋,看来是好几个班的试卷。徐子皓接过试卷,便向教务处走去,心想,老师一个人在那能有什么急事?
而在徐子皓走之后,黄老师火急火燎的冲进厕所,只听里面一阵天崩地裂。
徐子皓怯怯地来到教师办公楼,在学校读书快三年了,这办公楼还是第一次来,对学生来说,看这老师的办公楼就像小偷看警察局,谁没事老来这里瞎逛?看了下牌子,教务处在四楼,徐子皓啥也不管,一个箭步往前冲,像来做贼的一般,心想快点把试卷放好了事。
教务处的门虚掩着,徐子皓探头探脑的往里看,里面有一个打扮有些成熟的女人正背对着他,翻着什么东西。
怯生生地走了进去,走到了那个女人背后,徐子皓小声地问了句:“老师,这个试卷是放在这里么?”
听到徐子皓的问话,对方身子明显一抖,慢慢回过头来,两个人都为之一惊。这个人虽然打扮的有些成熟,但是却长着一张学生脸,明显是学校的学生嘛。
对方显得很不高兴:“你走路没声音的啊,吓死我了,你看我像老师么?”
“对,对不起。”面对对方的责备,徐子皓显得不知所措,只得道歉。
“哼。”对方并不愿意接受徐子皓的道歉,但是目光却停留在徐子皓手里的试卷上,说道,“你来送试卷的?就放这吧。”
“哦。”徐子皓把试卷放了上去,转身便走。
这时听到了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女子也急匆匆地跟着出去,走得太急,在出门的时候刚好和徐子皓撞到一起。女子骂了一句,抢先徐子皓走出门,但是刚出门却又停下脚步。
徐子皓跟着出门,见到来人是黄老师,于是又叫了声“老师好。”
黄老师点点头,说道:“你们先回去吧。”
徐子皓恩了一声,跟女生一起出了门,但是这个女生再也没有理过他,两人一直到出校门都没有说过一句话。黄老师清点了一下试卷,没有什么问题,满意的关上了门。
徐子皓一边回家一边背着单词,明天早上还要考英语,能多背一个单词可能就能多一分了。回到家中,天『色』都已经黑了,徐子皓接到父母的电话,让他自己弄东西吃。看来父母又要加班了。
打开冰箱,却无奈的发现里面空空如也,算了,还是出去买碗馄饨吃吧。徐子皓那么想着,突然往身上一『摸』,遭了,学生证不见了。
其实,学生证是次要的,关键是他所有的零花钱可都在里面呢。由于他一个学生钱本来就不多,也没有钱包,钱就喜欢藏在学生证的套子里,一是不容易掉,二是就算掉了,有人看到是学生证,也容易还回来。
存了大半个学期就存了这些钱,这个寒假的零花钱可全靠这些了,可不能说没就没啊。徐子皓丝毫不带犹豫,出了门,顺着回来的路,一路往回找,还一边回想着最后一次见到学生证是在什么时候。
“好像放学之后就没见过,不对,考试的时候还见到来着,到底在什么地方呢?”徐子皓丝毫不敢大意,一路细细的找着,最后找到了学校的办公楼,“不会在这里吧?但是,万一在这呢?管他的,先找了再说。”
这时已经晚上8点了,办公楼里鲜有几个房间的灯是亮着的,勤勤恳恳的老师也总还是有的。但徐子皓不关心这些,他只关心他的“钱包”是不是掉在这了。
一路低头寻找,刚上到三楼,却听见楼上有很重的敲门声,吓得徐子皓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这是干嘛呢?拆房子啊?
徐子皓慢慢往上走,突然,楼上转角突然出现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背着个小书包,里面似乎装满了东西,男的手里好像也拿着什么。
楞了一秒钟之后,徐子皓才反应过来,这男的不就是李铁嘛?那女的,是自己下午在教务处遇到的那个女生,他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
两个人看着徐子皓,慢慢往下走,徐子皓也抬头看着两人,慢慢往上走。
在交汇的时候,徐子皓还在考虑要不要向这个煞神打声招呼,问他为什么在这。没想到李铁却先开口了,手指晃了晃,指着徐子皓说:“嘿,小子,你没在这见过我,懂吗?”
徐子皓还没不清楚是什么回事,但是本能的反应告诉他,这时候应该说“懂。”于是徐子皓点点头,在错愕中看这两人扬长而去。但徐子皓却无意中看到,李铁手里拿着的东西,自己怎么好像在哪见过?
虽然有那么一个小『插』曲,但找“钱包”的事情还得继续。徐子皓继续走上四楼,决定一路找到教务处,如果找不到,就换地方。
到了教务处门口,依然没有收获。徐子皓刚准备离开,却意外发现教务处的门是虚掩的,再仔细一看,这门的锁明显是被砸开的。
徐子皓一拍脑袋,可算是想起来李铁手里的东西是什么了,联系这一切,徐子皓得出结论,李铁那小子,是来偷试卷的。那这个地方可不能久留。徐子皓也没敢多想,一个箭步跑出了办公楼。
接着,他又去了教学楼,依旧没有收获,这一夜,便这么无功而返……
李铁和那个女生跑出来之后,先是一阵后怕,又是一阵兴奋,接着两个人开始哈哈大笑。
李铁说道:“哈哈,乔雯,我说可以偷出来吧。”
这个女生叫乔雯,在学校里,认李铁作哥,这个年代的中学里面就是流行这些东西。她喘着粗气,乐道:“瞧把你美的。刚才还真是吓死我了。那个人你认识?”
李铁点点头:“认识,我们班的,怂包一个。”
“他不会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吧?”乔文担心地说。
“不会,我都警告过他了,借他两个胆他也不敢。”李铁窃笑地说,“你看,我帮你把试卷偷出来了,你该怎么谢我?”
乔文显得不乐意了,说道:“说得好像你的试卷不在里面似的。要不是去厕所给你送答案,我能被当做作弊处理么,你差点害死我,下次不帮你了,你自己想办法解决。”
“别啊。我们先把这试卷烧了,然后找个地方庆祝一下。”李铁说道。
两人找了个小巷子,把一书包试卷拿出来顿成山,全年级的数学试卷全被他们偷了出来。两人烧着试卷,火光在他们的脸上跳跃显得格外欢快。但是他们却没发现,有一双眼睛正在注视着这两个人异样的举动……
第二天考试继续,这次考试对徐子皓来说,其实考得还马虎。状态比以前要好一些,或者说运气要好些,背过的单词有更多的被考到了。但是这些却丝毫提不起他的精神,大半个学期的存款啊,虽然只有200块钱,但是这对他来说,已经是一笔天文数字了,没了,就那么没了。
刚走出教室,徐子皓突然被班主任给拦住,这个女老师姓沈,个子很矮,看谁都得仰视,但是却又总是用鄙视的眼神,班里的学生都喜欢叫她沈老太,其实她的年龄四十都不到。徐子皓心想,她找我肯定没什么好事。但是沈老师却给他递上来一个学生证,并问道:“这个东西,是你的吧?”
徐子皓接过学生证一看,还真的是他的学生证,再打开套子,两张红太阳依旧在里面,失而复得,这种喜悦,经历过的人都懂啊。徐子皓连忙点点都说到:“恩,是我的。”
得到徐子皓的肯定回答,沈老太的眼神变得更加鄙视,说道:“跟我来。”接着她转头就走。
徐子皓在后面跟着,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发问,他也不敢发问。就一路走,接着就觉得不对劲了,怎么又来到办公楼了?这种“鬼”地方,两天之内来了三次,这是要把这三年来没有来的次数给补上还是怎么地?
这次没有去四楼,而是来到了三楼,门口的牌子上写着“政教处”。沈老太带着徐子皓走了进去,对坐在椅子上的人说:“人带来了,确定那学生证是他的。”
椅子上的人点点头,他是政教处主任,姓陈。在这个房间里的,还有个教务处主任,还有那个副主任黄老师。
陈主任看了看徐子皓,说道:“昨天晚上学校教务处出了点问题,刚好在里面发现了你的学生证,你能解释一下你的学生证为什么会在那么?”
第四卷 5-4 王董也缺钱
002背黑锅徐子皓脸上泛起波澜,原来学生证真在教务处啊,难怪没找到,或许是昨天和那个女的撞了一下撞掉的。徐子皓解释说:“我是去教务处放试卷,学生证不小心掉在那了。”
“放试卷?谁让你去放的试卷?”陈主任疑『惑』地看着徐子皓。
徐子皓的眼睛扫了一下,定格在黄老师身上,于是说道:“就是这个老师。”
徐子皓一指,对面的黄老师突然打了个激灵,心道怎么看着他眼熟,原来是这个小子。
“胡说。”黄老师把手一挥,“我怎么可能让你来放试卷。”
这种大考试的试卷都应该由几个年级主任从监考老师那收上试卷,交到教务处,而这个黄老师同时还兼负着徐子皓他们这一届的年级主任。这试卷本来就应该是有他亲自交到教务处,可是他昨天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突然内急,没办法只能找一个人代劳。
他是刚升上去副教务处主任的,现在正主任也在场,如果被人知道他自己那么不负责,恐怕以后的仕途要受到影响啊,所以这个时候,他是打死不会承认让徐子皓来送过试卷。
可是这一下徐子皓却为难了,他当然知道陈主任所说的教务处发生的事情是什么事。可是他却不敢说是李铁他们干的,否则他就别想在这学校毕业了。本来可以很好的推脱掉,可是这姓黄的却又不知道为什么翻脸,这可怎么办?
黄老师此刻也有些为难,门明显是被撬开的,所以试卷被偷是发生在徐子皓离开之后,而他的学生证,很可能是之前让他来放试卷时而留下的。虽然不排除徐子皓的嫌疑,但是不是他做的可能『性』更大。可是如果自己承认让他来送过试卷,很可能影响自己的前途,但硬是说没有让他来送过卷子,这个小偷就必定认为是他了,万一陷害了无辜,这可怎么办?
“可是……”徐子皓刚想为自己辩解,却看到黄老师的眼神,这种眼神明显有另一种含义在里面,脑袋一转,改口说道,“可能是我看错了,但确实是有一个老师把试卷给我让我拿过来的。”听他那么一说,黄老师的心马上放宽不少,只要不扯到自己,多少还是可帮他说说话,“公平“处理的。
陈主任继续发问:“你昨天考完试之后,都去了哪?”
“放了试卷,之后,回家,发现学生证不在了,就出来一路找,最后没找到,就回去了。”徐子皓回忆着答道。
“还来过办公楼找?”陈主任追问。
“恩。”徐子皓点点头,“是沿着考完试之后回家的路线一路往回找的,所以这办公楼也算一个地方。大概八点钟到的这。”
陈主任脸『色』明显没有刚才那么神态自若,本来他还以为偷卷的人是徐子皓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可是被他那么一解释,什么都变得合理了,就算找到证人证明他昨晚出现在办公楼,那也没什么,别人解释得很清楚,是来找学生证的,来找学生证里的钱的,这个理由太充分了。
莫非这真是巧合?可是这些话太像是之前就准备好的借口了。陈主任心中总是觉得有个疙瘩,想了半天,突然想到哪里不对,说道:“恩,一切都好像很合理,但是还是那个问题,你的学生证为什么在那?你说有老师让你把试卷拿过来,可是你又说不出是哪个老师。年级主任也就那么几个,要不全招来当场对峙?到时候一切真相都会出来。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如果事情真是你做的,你还是主动承认的好。”
听到这么一说,有两个人都是一背的冷汗。徐子皓大叫不好,如果真的对峙起来,这个姓黄的还是死不承认,那自己这个黑锅可就被定了。
黄老师也是担心,如果真的咬死不承认,虽然最后学校方面会相信自己,可是多少有可能引起上面的怀疑,万一以后事情被捅破,我把人给冤枉了,那事情可就大了;可是如果承认了,那现在就会有麻烦,影响以后发展啊,何况之前已经说过一次谎了,要骗就骗到底吧。
黄老师『露』出狡黠的笑容,看着徐子皓说道:“这位同学,谁能没犯点错?知错能改就是好的。实话告诉你吧,偷了学校试卷,这情节可是十分严重,这次还是全市统考,你把试卷偷了,影响了学校在市里的排名,对学生水平的测定,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要是主动承认,我们会尽量从轻处罚,在学校内部处理;可是如果真的对峙起来,没找到你所说的那个老师,那这个问题可就严重了啊。”看上去是和蔼的语气,可是徐子皓能看到他不停的对自己使眼『色』。
徐子皓听懂了黄老师的意思,看来这个黑锅自己是要背定了,就算现在把李铁捅出来,他们只要死不承认,自己也没辙。如今只有相信这个姓黄的,看看他能不能保一保自己了。
徐子皓默默的低下头,带着哭腔说道:“是我偷的试卷。”
这下皆大欢喜了,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只有徐子皓默默咬着嘴唇。接着的谈话,徐子皓编着不属于自己的罪行,说到后面已经是泣不成声。黄老师适时的帮腔,先让徐子皓回去,他的处理改天再公布。
徐子皓被班主任带出了政教处,又是对他一阵训,让他第二天考完试之后把家长叫来。徐子皓哭着回家,这个委屈可受大了。但是下午还要考一科理科综合,回家后只是装作没事,饭也不吃,直接睡午觉了。
当徐子皓走后,政教处韩副主任急冲冲地走进了政教处,问道:“试卷真的被偷了?”
陈主任严肃地点点头,又微笑道:“是被偷了,不过小偷已经抓到了,是初三(8)班的徐子皓,考试考得不好,就把试卷偷了出去毁掉了。”
“就他一个人?”韩副主任惊讶地问。
“为什么这么问?”老道的陈主任听出韩主任话里的意思。
“我看不对啊,昨天我看到李铁和一个女生在巷口烧东西,结果一看,烧的竟然是我们学校的档案袋,本来还不确定,结果今天来了才知道试卷被偷了,这里面,有蹊跷啊。”韩主任把一张未烧完的档案袋放在桌上,上面的印章确实是这个学校的。昨天他看到李铁他们两人的行为就觉得奇怪,李铁可是在政教处挂了号的,韩主任不会认错。
“莫非这个徐子皓还有同伙?下午的时候你先去把那个李铁给找来,好好问问清楚。”陈主任一拍桌子,郑重其事道……
下午考试前,乔雯突然来找李铁:“我看到你认识的那个小子,他今天被叫到政教处去了。”
“有这种事?”李铁惊讶地说。
“不会是因为我们的事暴『露』了,才拿他去问话的吧。”乔雯心里打鼓。
“放心,没事,就算真拿他去问话,他也不敢把我给供出来。”说是那么说,但是李铁心里也在打鼓。
这时韩主任刚好路过,看到又是李铁他们两个人在一起,随便打听了一下,就知道那个女生叫乔雯,初三(6)班的。
下午考完试,李铁和乔雯就被带到了政教处,除了早上那些人,还多了(6)班的班主任。韩主任只是简单几句话,就把他们吓得不轻。但是他们却依旧嘴硬,烧个学校的档案袋又能有什么,你又没证据说试卷是我偷的。两个人都是老油条,打死不承认,学校也没辙。
反倒是黄老师又机灵了一把,他看看乔雯,这个不是昨天和徐子皓一起送试卷来的那个女生么,莫非还真是一伙的?于是咋呼了一句:“你们别在狡辩了,徐子皓已经把你们全供出来了。”
这一下两人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李铁气得牙痒痒,这个小子,还真的敢把老子给捅出来,等这事完了,非得让他好看。
见到无法反驳,李铁和乔雯终于承认偷了试卷并且烧毁。这可乐坏了这个衣冠禽兽的黄老师。本来他还为徐子皓可能被自己诬陷了,现在看来,自己还是歪打正着,难怪徐子皓来送试卷的时候,乔雯也在旁边,原来是来探地形的。
黄老师为自己的成功沾沾自喜,得意地问道:“说吧,这事情,你们三个谁是主谋,主意是谁想出来的。”
这话一出,李铁和乔雯先是一楞,这是怎么回事?莫非徐子皓也被认为是他们同伙了?李铁虽然有些『迷』糊,但是没一会他就反应过来了。徐子皓可能是昨天上来的时候被谁看到了,认为他是小偷。他为了自保才供出了自己。
但是既然徐子皓滩了这趟浑水,黑锅就让他背吧,于是李铁话锋一转,直指徐子皓,一口咬定一切都是他谋划组织的。乔雯先是不明白,看了李铁的一个眼『色』之后,也什么都不管了,把责任一个劲的往徐子皓身上推。
两张嘴巴不断渲染,说得有模有样,把自己说得要多无辜有多无辜,弄得一政教处的人,也不再去考虑徐子皓的话了,直接定『性』为徐子皓因为考试不理想,于是鼓动了两个人去放风,他自己上去偷试卷,最后由李铁和乔雯把试卷处理掉。
事情这样就算水落石出了,交代他们两个人明天考完试之后把家长叫来,便放他们出去了。陈主任一拍黄老师的肩膀:“小黄,可以啊,我说那么多话都吓唬不住他们,你今天就几句话,就把问题解决了。后生可畏啊。”
黄老师得意的笑了笑,把目光瞟到教务处正主任的脸上,也是看到满意的笑容,这可让他虚荣心得到了极大了满足。看来以后的仕途更加平坦了……
徐子皓这时在家里发呆,复习也复习不进去。考虑着要怎么跟父母解释这件事情,关键是还得找家长亲自去学校。而他不知道的是,他这次不仅背了黑锅,这黑锅比他想象中大多了。
第二天的文科综合一考完,这个学期也就算是结束了。政教处只有陈主任一个人在那。事情已经定『性』了,剩下的事情只是和家长沟通好,走些常规则和潜规则。
听说自己儿子在学校惹事了,徐子皓的父亲中午还没到下班时间,

Readme: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3.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