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超级复制王-第147部分

个一百都不是小数目,哪有他们这么狮子大开口的。三千五?当那破茅屋下面埋着金子是怎么地?
巩田胜面对这一群钉子户,只认为他们是什么行情都不懂的土农民,还想指着这个拆迁发横财呢,根本没往心里去。
过了两天,通告再次发下来,维持原价不变。
这可把老马弄恼了,带着人霍霍地杀向晨光地产找他们老总理论。可这次对方推说巩总开会去了,保安直接把人拦着闭门不见。
老马也懂这是怎么回事,这种谈判能那么轻易谈成更是不可能。他也不会冲动到带人进去大闹一场,
见他们悻悻地走了出去,巩田胜颇为得意。却不只老马一回去就让人大肆散布消息。
真要拆迁时问题出来了。没有一户人家愿意搬,纷纷说价位太低,无法接受。
似乎早就知道会这样,优惠政策提出,先搬的能拿到1潘的价位,更能享受到郊区晨光公司的正建的一个工程房产的八折优惠。买房子打八折,这个可是个不小的***,一下子就便宜几万块钱了。
本以为这样是十足的***。搞拆迁就是这样,刺头就那么几户,对他们可以慢慢磨。再外看来他们是抱成一团,但仍旧是一盘散沙,只要有哪怕那么一点竞争出来,也有人会服软,接着其他人也会跟着心动。
可这次他错了,这一片的居民早就听说了三千往上走的价位,你想用区区几万块钱就***到他们,这不就是做梦么?
优惠政策没起效果,第二轮攻势又展开,公务员家庭迫于上面的压力还是搬走,抗拆大军一下子少了一股子力量。
可这样的人在这片区域本来就不多,最多的还是像老马这样的个体户,反倒使得他们抱团更紧。老马家顿时成了指挥部,小琳姐也因此被四邻熟知,出去买个菜都有人问她这事情的进展。
他家算是最**的,人们都说,只要马明伟家不搬,咱们也不搬。团结起来跟房地产公司耗,看是谁能耗得过谁。
巩田胜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团结的扛拆,顿时感觉不对,又想起他们当初提出的这个价位,这不是胡乱报的天价,而是掐着他脖子报出来的钱。
他派人四处打听这价位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一查竟然还真让他查到徐子皓头上,这人是谁,成信公司三凯分公司现任总经理。
两家公司的过节由来已久,为了地皮明争暗斗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而这次抗拆,可定是他们搞的鬼。
不管怎么样,拆迁还是要继续,开发区这边的阻力那么大,也就只好先从郊区外入手。
现在还不逼他们不是因为没有办法,而是需要等到搬迁期限到期,到时候就不是那么和和气气的谈了,直接找人强拆……
建军节这天,徐子皓应邀参加军分区举办的庆祝活动,前往南郊的三合靶场打靶。
来的可都是三凯市有些地位的人。各国企事业单位里的老总,局长,同时也有部分私企的老总。
徐子皓是以成信三凯地产总经理的身份出席,每个公司都有两三个名额,就连皓洁也有两个,徐子皓交给东子和李云宏了。
而成信这边有三个名额,按理说也就是他们三个经理,但是吴强说身体不适,把机会让给陈信风。
他们这一批来了有一百多人,副职的较多。本来就是个庆祝,军民同乐的事,说白了就是让这些没摸过枪的领导来玩玩而已,不是很认真的事。
徐子皓自从上次吃饭时听过打靶后就一直想来玩玩了,可惜却一直没有机会。想不当还能在这时候被邀请来,看来这有点身份,待遇就是不一样啊。
靶场只有二十个靶位,每个人也只配了30发子弹。二十个人去打,其他人都站在隔得老远的山坡上看着,在打靶的过程中是不允许过去的,这也是为了安全。
其他人在这边也没闲着,领导大忌讳,总会遇到几个认识的,握个手互相介绍下,再闲聊一番,倒也自得其乐。
晨光公司那边也来了代表,其中一个徐子皓还见过他的照片,正是他们的总经理巩田胜,想来他也不会错过这次靶场交流的盛宴。
见他跟谁都谈笑风生的样子,仿佛所有人都跟他很熟一样。
在那么多外人面前,李云宏倒也是给足了徐子皓面子,没有拆他的台。这时徐子皓才知道,这个活动是三凯军分区的保留活动,每年建军节都会搞。
轮到徐子皓他们,巩田胜刚好在他旁边的一个靶位,两人对视一眼,竟同时笑了起来。

第四卷 4-45double tap
既然是来玩,自然要有一种玩的形态,这一笑即表示关系表面上融洽,又表示“我认识你。_泡&书&吧”其中隐晦不言而喻。
每一个射击位都有一名战士在边上指导,讲一些注意事项,具体如何操作,也起到保障安全的作用。军分区一营营长罗成拿着名单一个个核实身份。毕竟是要动真家伙,在场的都是领导,各方面工作都要做到位,确保不出意外。
此时罗成身着军装,肩扛两杠一星,挺拔的身材在军装的承托下显得分外精神。
当他看到徐子皓的时候还有些吃惊,看到名单上的身份更是觉得奇怪,没记错的话,他才十九岁,而且还说9月份要去师大读书,现在竟然鬼使身材的成为成信地产的总经理,真是怪哉。
但工作还得继续,具体的询问只有等到下来再找机会了解,冲徐子皓点头示意之后他又继续核对人员。
徐子皓旁边的战士皮肤黝黑,看上去比他也大不了几岁,说话嗓门很大,很严肃地讲解这各个步骤。
他也不马虎,听得很认真,领悟其中精髓。
所有人统一用的56式半自动步枪,看上去跟小孩长枪仿真玩具有些相似,但拿在手里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
讲解差不多同时结束,徐子皓还在多询问一些细节,巩田胜那边已经准备开始。见这边还在说,还冲着徐子皓挑衅了一句:“哟,徐总是第一次来吧,这东西都是真家伙,用起来可得小心啊,伤了自己可不好。”
“那是当然,不是真家伙我也不会来了。”徐子皓说得自信满满,心中骂道,仗着你来过两次就显得多NB是怎么地?好歹我也是玩过手枪的,虽然只有一次,但是学得快,要想在这方面争一争,还真不惧他。看前面的几轮领导开枪,能打中靶都算运气好。
这射击也不像想象中那么容易,三点一线的道理所有人都懂,但不代表真正上手的时候就能做到。不管是出于兴奋或是紧张,手抖那么一点子弹都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呵呵,到底是年轻人啊。”巩田胜轻浮地笑笑,他可不想徐子皓想的那样就在这里玩过几次就冲大头,而是真的有点实力。早年没从事房地产的时候,巩田胜曾当过很短一段时间射击运动员,但因为家庭条件限制,不得不放弃,来到柳江县做点投机生意,机缘巧合结识了本家巩文群,后来才跟着他一起干成为了晨光房地产的总经理。
而他本人也是从射击运动员变成了彻彻底底的军武迷,对枪械上的东西熟悉得很。虽然现在很少有机会碰枪,但是原来的底子还在,枪支也熟悉得快,再怎么说也比那些来尝个新鲜的领导强。
只见他动作十分规范,根本不需要旁边的战士提醒,一枪发出打到靶上,调整一下又是一枪,直中靶心。
今天的靶子跟以往不同,有两排,一近一远,靶子也较大,靶心也大,就是担心领导们一枪不中弄得沮丧,特意用来安抚人的。
但来的人都不会注意到这些,不少人见到他打中的靶心,纷纷鼓掌,虽然那只是较近的靶子。
“徐总还不试试?用这个可比你们玩***带劲多了。”
这话就是暗骂徐子皓太年轻,还只属于玩玩具的级别。
“这就要开始。”徐子皓皮笑肉不笑,气定神闲的对准靶子,连放三枪。第一枪勉强中靶,第二枪第三枪全部脱靶。
巩田胜第一个鼓起掌,却是喝倒彩的意思:“第一次就能打中靶子,不错,不错。”
可是让他意外的是,不仅是他鼓掌,那边的山坡上也有不少领导鼓掌。
巩田胜觉得诧异,这打中个靶子有什么稀奇的,至于鼓掌么?可是当他定睛一看却吃惊了。第一枪勉强击中近耙,而后面两枪却直接打在了较远的靶上,虽然未中红心,却因为增加了那么多距离,其含金量不比打近靶中红心低。而且因为是两枪命中,更证明起实力,不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小子手里肯定有货,之前还小看他了。
而徐子皓似乎对自己的成绩还不怎么满意,他可以保证自己两枪以完全一样的姿势准度开出去,更能通过两枪的差距判断误差,调整到最佳状态。第一枪打近靶是尝试,第二枪打远靶也是尝试,第三枪调整后本想击中红心,却还是没有击中。其原因就是打远靶后弹道下降,这里面的误差不能用打近靶的误差来算。
可听到掌声,他也就不那么较真,反倒笑笑看看巩田胜:“巩总,怎么样?还行吧。你老是打近靶怎么行,人嘛,总要往远处看啊!”
他的表情有些僵硬,一个毛头小子竟然那么嚣张,想到处老子摸枪的时候你还穿着开裆裤呢。
巩田胜不搭理他,举着枪聚精会神地瞄准远靶的红心。
罗成正来回巡视,看到徐子皓的成绩顿时出乎意料,三枪全中,他肯定以前碰过枪。可是想想他这年纪怎么都不对头,或许这是天资也说不定,战士的基因确实是会遗传的。
刚好走到徐子皓旁边,他也笑笑打趣道:“徐总,一来就打远的啊,心不小哦。”
“年轻嘛,心气足,野心总是要有的,有更远的当然要往更远的看了,只看眼前怎么行。”徐子皓笑答,也趁机反将一军。
但那边的巩田胜不为所动,继续瞄准着。
“啪。”一枪开出,正中后靶红心。巩田胜紧张的表情松弛下来,到底是当过专业运动员,对枪支的了解和调整经验远胜过徐子皓。
他把枪放下,扭头看过来笑道:“年轻人是该有点野心,但是光有野心也不行,实力不够,终究没办法达成最好。光是心大可不行啊。”
“巩总说得对,做事当然要知己知彼,对自己认识不够是不能成事。”徐子皓顿了顿把枪拿在手上,“但是也不能太看轻自己,得有目标才行,接着就是努力了。”
话音刚落,他也瞄准开了一枪。远靶,红心!
“看,这不就做到了么,认准的目标,总有机会做到的。”徐子皓笑笑看着他,显得意味深长。
巩田胜楞了楞,也是笑笑说:“好像也是,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最后啊。”说着又拿起枪,射击红心。
二十发子弹还不够他们用,都是瞄准红心,但是没有更高难度的靶子给他们,他们的比拼似乎很难得出结果。看上去似乎半斤八两。
但是在旁边人看来都是目瞪口呆,两个都是高手啊。连续的命中,让旁边的小战士也投来羡慕的表情。
别人还在一枪枪节约着玩,他们都已经只剩下两发子弹,手我抢也有些软,放下来休息一下。
其实两人都琢磨着如何能在最后一刻显得挤压一筹。
“巩总看来原来就练过,还真算是宝刀不老啊。但是最近听说贵公司的拆迁遇到了点麻烦,不知道想到解决办法没有。”
“呵呵,这个不劳烦费心,我们大风大浪过来的,这种问题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倒是徐总你,刚进入这个行业心就那么大,就怕高处不胜寒啊。”
“这话说的,刚才我不也演示了么,只要有目标,努力去做,心大点没什么只要够努力,一样可以做到。”
巩田胜往靶场一瞥,没有搭话,默默拿起枪,瞄准了一会一声枪响,所有人都看见远靶的后方有一只麻雀坠落,无人不惊!
他笑笑说道:“但是我们常常要面对的可不是明确的靶子,而是会动的人哦!要考虑的方面太多。”
这一枪无论从距离,难度,都是之前无法比的,更是说出了一番道理。他得意地看着徐子皓如何应答。
可刚一扭头,却见到刚才还把枪放下的徐子皓已经把迅速抽起,眨眼功夫就是两枪连发,动迅速如闪电,中途没有停顿。而架枪的熟练度,连入伍几年的战士都无法做到。给人的感觉,他甚至没有瞄准。
可是远方,两枪已经击落了另外两只被刚才拿枪惊起的麻雀,旁边的罗成直接傻眼,不禁惊呼:“doubletap!”
一箭双雕,领导们这些外行都能看出来这两枪的难度是之前那一枪的两倍,除了傻眼就只剩热烈鼓掌,小声的惊讶声都汇成一团传了过来。
可事实上这一枪的难度岂止两倍!从提枪到开枪就那么一瞬间,还能完成双枪速射,并且全部命中,这种水平,就算职业射击运动员又有几个人敢拍着**说自己能做到?
罗成被这一下惊得说不出话来,自己也鼓起掌来:“徐总,你是不是以前练过啊?我看你不只有战士的血统,更是一个天生的狙击手。今天这靶场是发挥不出来了,改天有机会我们一起去省里玩玩。”
“好啊,只要有机会,随叫随到。”徐子皓的子弹已经打完,把枪放下笑着答应道。虽然不知道罗成为什么说得那么轻松,但是他的这感觉倒是显得不像是开玩笑,应该有他自己的门路。
徐子皓今天玩得也算过瘾,也就答应了下来。
旁边的巩田胜却脸色铁青,因为这一枪的难度在场的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就连巅峰状态的他都无法做到。
谁知道徐子皓正要走的时候还说道:“巩总,我想你们现在要面对的恐怕不只是一个人,而是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你有把握同时处理那么多方面么?”
他脸上抽搐一下,瞬间就想到了拆迁的事情,看来那些人抱团跟成信肯定是有关系了。
他不想就此服输,可是却无法从正面回击。但毕竟久经过职场,很快就想到了应答的话,得意地笑笑:“那就要看着汪洋有多大了。但是我还留后手,还剩一颗子弹没用,谁也不知道这个能出现怎样的惊喜不是么?所以说你们年轻人啊,还是冲动了点。刚才那一下子虽然激|情了,但是到后面,不还是得看我们这老人的啊!”
徐子皓刚要走开却又愣住,扭头看了一眼他,竟然有些佩服他的反应,但随即又笑笑:“哈哈,果然是前辈,总是想着留后手。但是……你留着那颗子弹,还遇得到那样的猎物么?”
身后的树林,只剩下空搂搂的风声。

第四卷 4-48 这帮暴民
大罗俊被打进医院,不管伤得怎么样,都是往大了咋呼,包着纱布就跑到黎彪面前诉苦。(请记住我)**!。*既为自己没办好事开脱,而是寻一个找会场子的机会。
“兄弟,啥都不用说了,你受苦了。回头拿这票去财务室报销。你们这算工伤。另外这里还有一万块钱,你拿去跟兄弟们分分,吃几顿好的养养。”黎彪对兄弟倒是一直大方,出了事也是先想着好生安抚。
“彪哥,这钱我拿着有愧啊。要不这样,我召集人马跟西虎堂那帮兔崽子再干一次,免得他们真以为搞掉个金老三这三凯就只有他们了。”
“哎,听哥的,先把钱拿着,这场子我帮你找,这打打杀杀的事就别去了,费力不讨好不是。”黎彪摇摇头,把钱塞进他手里。
“可要是不打,他们不就越来越上脸么?这开区从来没有哪个堂口说是他们的地盘,三凯的酒大部分就集中在这一片,这么肥的地方,他西虎堂说拿就拿了?他们说是就是了?”
“呵呵,这话也就是说说,认真你就输了,别管他们怎么咋呼,到最后谁会承认?现在咱们是正经生意人,开公司的知道不?哪跟他们扯什么地盘的事。你先回去,养两天,回头这事情还得你来办,拆迁还得继续啊。”
把他打出去,黎彪悠闲得拿出一颗芙蓉王点上,琢磨着对策。
原来也是想过会有这方面的阻力,却没想到竟然还能扯到什么地盘的事上去。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谁还跟你分地盘分得那么清楚,这西虎堂的人也不过如此嘛。
他不让大罗俊带人去找回场子,主要也是觉得没必要,目的不在于抢什么地盘,而是拆房子。真要带人去火拼,事情闹大了擦屁股还麻烦,更可能导致两败俱伤。他们是求财,打架却是伤财,这样一进一出的很不划算。
黎彪琢磨了一会,考虑要不要把这事情跟巩总汇报一下。可是搞拆迁那么些年了,哪次都不是一帆风顺的,也不好什么问题都找他们解决。
他突然想起当初结识的一个兄弟应该能派上用场,把电话给赵奇峰打了过去。他现在是定河区派出所副所长,这事情找他就能摆平。
电话一通,把事情经过简单讲了一下,赵奇峰立马拍着桌子吼道:“***放屁啊,定河区是他们西虎堂的盘?那我管的是哪?翻了天了还。放心,这事情我一定帮你查到底。”
第二天,赵奇峰亲自带着着几个民警来询问这里斗殴的情况,可是人民战争的效果倒体现出来。不管询问谁都说不知道。
找到了易医生家里,别人反倒说是有伙强盗来砸门,最后被人赶走了。
大罗俊他们把矛头指向黑豹,随后又指向马明伟和徐子皓,说是他们叫来的人指示的。
赵奇峰听到后这个开心,总算抓住徐子皓的小辫子了。
他们一群人先来到老马家里,米线店已经不开了,但是门面还在。卷帘门收起来的,老马老谢他们竟然大半天坐在里面打麻将。从三楼拉下来的条幅显得格外扎眼。
像是等着他们来,老马招呼着小琳姐帮他抓牌,自己起身走了出去:“哟,赵所长,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你们这大白天的聚众***,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赵奇峰想先给他来个下马威。
“我们打打麻将就算***了?你哪里看到我们是在赌钱了?赵所长,没证据不要乱说话啊。”
“哼。”赵奇峰也不想跟他费嘴皮子,直截了当道,“昨天这边生了场恶心斗殴,是不是你找人干的?”
“啧啧,斗殴啊,在哪呢,我去看看。”
“你别装傻,你敢说昨天早上斗殴的时候你不在?那打头的黑豹不是你派去的?”
“昨天早上?哦,你说那个事啊。那不是斗殴啊,是赶土匪呢。”老马笑笑道。
“你别给我咬字眼,我就问你,那人是不是你们叫人去打的?”赵奇峰盛气凌人。
“不是,那是人民群众自的。”
“你敢做不敢承认是,还说这里是你们的地盘?这里从来都是国家的,是政府的地盘,什么时候成你们的地盘了?”
“这有什么不敢认的,这里本来就是我的地盘。”老马眉头一瞪,正色道。
“好,是个好汉,敢承认就好,那跟我们走一趟。”赵奇峰像是得逞了一般,得意地笑道。
“走什么走,我凭什么跟你们走?”
“嘿,你刚承认你聚众斗殴,这么快就变卦了?”
“我是承认这地盘是我的,包括你现在站的这地方都是我的,我是心情好才陪你说那么多话,我心情不好斗懒得理你。你们走,我还要打麻将呢。”
“你……”赵奇峰被老马白了一眼,顿时大怒,“你别那么嚣张,敢妨碍警察办案。要是愿意走就现在走,不然就用铐子拷着你走,敬酒不吃吃罚酒!”
“当条子了不起啊?你又拘捕证么?我又凭什么跟你走?麻烦你们快点离开我家,不然我就去告你。反正我现在闲得很,天天呆在家里也没事,等无聊了我就准备点材料看看能不能往哪送送,赵所长以前去翡翠池玩得开心,现在也来我木兰天池玩一下啊,保证更多惊喜。”
赵奇峰脸都绿了,他知道老马说这话很可能是抓住了他什么把柄,勉强压住那种焦躁的表情,继续威胁道:“哼,别以为你不配合我们就查不到,你这样站到浪尖,小心翻船。”
“屁放完了就滚,别在我的地盘呆着!”
“你……还你的地盘?我倒要看看这是谁的地盘,老子就是不走你奈我何?”赵奇峰的态度异常蛮狠,心道这马明伟要真冲动起了搞个袭警,那他也是开心了。
可老马根本不理他,反倒看向麻将桌上的另外一个人问道:“王律师,你说他这算不算是侵犯***?”
“是,这样侵犯了公民的住宅权。如果是在美国,你闯进别人家里,别人让你站住你还乱动,他开枪打死你都是可以的。而在我国,也是这样的,如果别人闯进你的家里,你让他出去他还赖着不走,你打断他胳膊打断条腿什么的你也不用负责。当然,这只是宪法这么规定,具体处理还要慎重。不过鉴于对方的特殊身份,你可以把材料收集起来,往上申诉嘛。”
“哦哦,赵所长,你听到了没,我这个人现在最喜欢听法律上的东西了,真他妈涨知识。你刚才不是还说我眼里没有王法么?你看我这个,学得可比你学得好多了,你要再赖着不走,我

Readme: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3.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