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超级复制王-第141部分

一个个苦着个脸干嘛,就这样怎么招待客人,岗前培训都忘了?”
“皓哥,现在不是担心店子不能开下去么,你还能那么想得开,连我们做小的都替老大你着急啊。”
“这有什么好着急的,大不了换个地方,找个更大的店面,咱们顺便再扩张扩张。”
“老大,你不是认真的吧?夜恋开张三个月,有一个月再修业,总共就开了两个月,那么快就要换地方扩张?”
“我就一说,那是最后没有办法的办法,不过现在不是还能继续开下去么,皇帝不急太监急,打起精神,干活去。”徐子皓说得神采飞扬。
“恩,恩,”
齐喊正要走,又被徐子皓叫住:“喂,今天你是安排他们去的哪里搞社区服务啊?”
“今天没有安排,兄弟们听说这店子要拆,都着急呢,哪有心情再去做义工啊。”
“***,你这个负责人怎么当的,赚钱和做好事是两码事,哪能那么混在一起。今天南山敬老院的那边还给我打电话了,说老人想你们了,下周末又有一个联谊,问你们能不能过去帮帮忙。”
说的是商量的话,但却不给商量的余地,齐喊听到说是南山敬老院,也没有要推辞的意思,点头答应下来:“那皓哥,你去不去?”
“我也去吧,跟那些老爷子吹牛挺带感的。”
“恩,我回头跟他们好好安排一下。”齐喊乐得屁颠屁颠的去做事了,心道皓哥还有心情管这事,看来这拆迁对他来说也是个小问题嘛。联系手上的人,又跟夜恋里一些玩得好的服务员也说了,有的人还没心情去,也是被他给硬拉上,嘴里还嚷着:“皓老大都有心情去,你们不去?”
走进办公室,老马和西门枫坐在里面拼命咂着烟,见到他的突然出现还有些诧异:“这两天你跑到哪去了,电话都不接。”
“处理点事,我说你们抽烟能不能把窗户给开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在这里面给市委书记烧冥币呢,传出去名声不好。”
“开窗不是热么,空调开着的。”西门枫说着又用一叼起一颗烟,直接用上一颗的烟屁股点上,像火炬传递一样。
徐子皓也看了看桌子上的软中华,不自觉地抽出一颗来自己点上,又走到空调旁边:“那也把空调的换气给开着啊。”
结果抬头一看,这换气还已经开着了,无语地扭过头来:“你们这是要抽多少啊,太奢侈了。”
两人皆不打岔,这时候是没有心情跟徐子皓斗嘴皮子了,就是低头抽烟。
“对了,你们不是说好了准备订婚结婚么,这事情订在什么时候?”
“我的皓哥诶,现在哪还有心情去想那个,眼看这夜恋就快没了,你就一点不急啊,你的钱是大风吹来的啊,几百万说没就没有了,你就不心疼?”老马显得十分浮躁,如同这七月低的天气一样,突然一拍脑袋:“对了,你这钱还真是大风刮来了,是从金老三那直接搜刮来的,不是自己赚的不知道心疼啊。”
“哪说得那么严重,就算最后的最后,这里要拆,他也得给我们补偿,退回来的租金,我们再装修一个新店子就是了,这些设备服务员也全都带过去,这酒吧不也还在么,你们怎么想得那么悲观?”徐子皓说得轻描淡写。
老马和西门枫听完这后楞了一下,心说好像是这么个道理,互相看了看,老马想到什么一样缓过神来,一拍桌子:“不对,不是这样!”
西门枫一点头,又看着徐子皓:“肯定不是这样,你小子是不是又准备什么大动作了?”
“就是,你肯定背着我们做了什么事情,你的状态不对。不是对事情有了解决办法,你肯定跟我们一样闷头抽烟的。”老马立即补充道。
“我哪有什么办法啊,我的办法就是换一家店子,就这么多了。”
“放屁,别忽悠我们,赶紧说出来,都快被憋屈死了。你能不能别每次都这样闷声不导气的做事,非等事情百分百确定了才跟我们说,好歹先透个底啊。”西门枫说得这个急,汗水都跟着下来了。
“这次是真没想到办法,要不,我再回去想两天,想到了再跟你们说?”徐子皓看着他们的表情觉得哭笑不得,自己在他们心里都快被神化了,一下子就笑了出来。
可是越笑他们就越怀疑,这跟两天前在一起开会时,刚开始听到这消息的徐子皓完全不是一个人,两人厉声逼问道:“别笑了,严肃点,那你说你这两天去干嘛了?”
“昨天在家睡觉,今天在大街上逛了一天,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地方作为新酒吧的地址。”
“又扯,睡觉能睡一整天,你当我们那么好忽悠呢。”老马很是不屑。
“就是,今天逛街还逛一天,就三凯这点破地方,哪来那么多地方给你逛一天啊?”
“算了,你们不信我也没办法,哎,你们的思维逻辑怎么就跟正常人不一样呢?”
“跟你在一起多了,就不能用正常人的逻辑去思考问题。”老马立刻反驳,但是想想,如果徐子皓真的有什么办法,他要真不愿意说,自己也拿他没辙,随即手一摊,“算了,这事情就这样了,我不管了,回去找小琳商量一下,到时候拿房子拆了在哪买个新房,刚好还能结婚用。”
见他起身要往外面走,西门枫也跟着起来:“那我也不管了,换地方就换地方呗。回去了,研究一下到时候上哪玩一圈,到时候你得给她批半个月假啊。”他看了看徐子皓,不等他回答,就跟着一起走了出去。
刚出门,两人刚才还愁眉苦脸,现在却已经神采奕奕,老马笑道:“还以为我们真看不出来他打什么鬼主意呢,这小子这样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也来点新鲜的。”
“就是,都不知道他准备弄个什么幺蛾子出来,反正也想不通,到时候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就完了,明天我找石冲看车去,我也换辆车。”两人吹着口哨,悠闲地离开了夜恋。
第四卷 4-32 张市长的用意
当他们走出去之后,徐子皓才收起来他那演得跟真的一样的笑容。大家每天为拆迁的事情弄得愁眉苦脸的可不行,但是要说有什么办法,这时他还真没有,不过是想大伙乐观一些罢了,又不是这两个酒吧要拆就完全断了收入,只不过让赚钱的脚步变缓而已。
手里面那么多兄弟,让他们知道连老大都愁得焦头烂额一筹莫展,他们会变得更加焦急,就算要装也得装作没事人一样。所以对齐喊老鬼他们是一种态度,对老马他们又是另外一种态度,则是因人而异,最终的目的,就是想要大家提起干劲,就算这酒吧只能再开一天,也要把事情做好,让客人满意。
周一下午,跟约定的一样,徐子皓请张市长吃饭,东子,陈信风,落落也跟着一起。
而张市长也不只他和秦秘书,还带来了一家瓷碗厂的人。对方也来了四个人,总经理,业务主管,碗具高级设计师,还有一个女人,只是普通的职员。
两边坐下,互相介绍一番,徐子皓看到这个主管,便知道这是哪一家厂子里面的人,当初为了博锦的碗,还特意去他们那场子里去过,也是他接待他们,总经理都没有出来。为此,徐子皓还是唏嘘过一阵子,公司还小,那时的皓洁因为只要1200套碗而被人低调的嫌弃了。
而现在,他们却特意来了三凯,跟着张市长来吃这顿饭,里面很多东西不用说明大家也清楚,同时也是对徐子皓现在位置的肯定。整个三凯的餐具清洁公司合并,而他也成为了这个公司的董事长,对方的万总在自己面前显得是如此客气,主管也是尽量套着近乎。
张市长坐在主宾的位置,他的左边是徐子皓,右边是万总,其他人则是两家公司的人交叉开来坐,方便交流。
徐子皓介绍了一下公司的状况,再过一周会再召开一次股东大会,再坐的向少东,陈信风都是董事候选人,各个分公司也再加紧对生产方式的改制,而目前已经初见成效,最起码再重分片区之后,工作效率有了明显改善,资源调度更加合理。
徐子皓之前对此是准备了不少东西,但是这种场合并不需要说太多,点到为止即可,张市长想知道的是公司能不能办得更好,至于战略计划该怎么办得更好,那个不是重点。
何况作为市长,他不可能对此没有了解,通过秦秘书和徐子皓之前的交流,已经把王冰琦入股皓洁百分之三十股份的事情告诉了他。而现在,徐子皓所提到两位董事会候选人,根据规定又5%以上股份股东提交的名单,东子是徐子皓推出来的,而陈信风却是以王冰琦的名义。
这时候再一起吃饭,也就表明了徐子皓跟王冰琦的友好关系。两人的股份又占到了60%以上,所以徐子皓是现在皓洁绝对的一把手,而这两位候选人也可以直接当做董事对待。
张市长微笑着点点头,称赞一番:“做得不错,当初我就相信你们肯定可以把合并的事情做好,确实做得漂亮。”
“那还是有张市长您的鼓励啊,这事情都是多亏了你们的支持,才可以进行得那么顺畅。”徐子皓举着杯子,跟张市长碰了一个。
旁边的万总拿出两包软中华来散着烟,大家点上。万总是瘦高的身材,表情显得格外客气,进门时不是握手,而是在胸前拱手抱拳作揖。
这种礼仪在乡下倒是常见,不是什么武林人士的礼仪,而是一种尊敬,同时也有客气的意思。在徐子皓的老家,不少老辈子也又这种习惯,来家里吃饭也会做这种手势表示客气。
徐子皓没有在意他什么用什么礼仪方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惯。看这老板恐怕是乡下农民出生,骨子里还有那种纯朴的习俗并未因当上老总而褪去。在面对张市长和徐子皓的时候,或许非要用这种方式才能表示出对人的尊敬。
万总也介绍着自己公司的运营情况:“我们厂子也开了好些年了,各类碗具都能做出来,就算没有成平,也可以通过样品进行反测绘制作磨具,徐董现在的皓洁公司承担了整个三凯饭店酒店的碗筷供应,而且以后业务量一定会越来越大,到时候徐董可以考虑一下我们的餐具,质量绝对过关啊。”
徐子皓点头笑道:“贵厂的碗我们也是用过的,确实不错。我们公司现在刚合并,还有很多事务需要处理,而换碗也是其中一步。毕竟要做成品牌,商标肯定得统一,我觉得贵厂的碗还是很不错的,可以的。”
徐子皓说罢,又指了指东子说道:“这位是我们皓洁现任总经理,以前是分管业务的,对各客商对碗筷的需求十分清楚,现在的碗筷采购也是又他来主管,可以多交流交流嘛。”
东子听了徐子皓的话,把头抬起来,指着坐在自己旁边对方的主管说道:“徐董,我现在正在跟他们说这方面的东西,公司的碗是得换,我们决定分批换,还有各个酒店的一些特殊需求,他们还都能满足,挺好的。”
徐子皓点点头,看看张市长,他的表情也显得比较满意。
万总再次给张市长和徐子皓上烟,嘴里说道:“那这个事情还希望徐董多上上心,多多帮忙啊。”
徐子皓接过烟,心中有一丝尴尬,但依旧客气地点点头:“恩,多交流嘛,多交流。”
交叉坐着也是为了喝酒方便,两边轮流敬酒,一圈圈走。陈信风也跟对方的设计师谈着碗的制作工艺,耗时等问题,大家又说了很多其他方面的东西。徐子皓还特意敬了秦秘书一杯,感谢他这段时间来对公司合并上的关心。
一边吃菜一边聊着,徐子皓还扯到了最近要修新路的问题,也是想问一下这方面的事,可是张市长只是简单说了一下这是市里的决定,市委书记为此可下了很大决心。
面对还有瓷碗厂的人士在场,徐子皓也不好再这个问题上问得过于明白,总不能说自己的酒吧要被拆掉而头疼。当瓷碗厂的人来的时候,今天这桌饭的重点就已经跟修路拆迁的问题偏离得太远,只得下次找机会再提。
徐子皓只得把话题拉回到皓洁上面来,而一说到这个,万总又开始喋喋不休,需要徐子皓多加照顾。
“其实我现在能当上这么个董事长,全是靠市里,靠张市长,不然一个行业公司合并的好事,也不会让我拣上这么一个香饽饽。我们这个行业其实在走下坡路,口碑也越来越不好,搁一些个别领导,出了点事就嫌麻烦,干脆就全部叫停,而张市长是想到怎么去治理,也是靠张市长才成就我的现在啊。”徐子皓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位万总,干脆拍下张市长的马屁,让他转移一下目标好了。
谁知道万总还真一下子就帮着张市长吹嘘起来:“可不是么,张市长作为我们三凯的父母官,向来都是尽职尽责。”他一下子又变得有些神神秘秘:“现在刘市长快要退了,张市长做了那么多事,下一任三凯市长肯定是他,这也众望所归嘛。”
“诶,今天吃饭就不谈这个事情,你们怎么把公司办得更好才是最重要的。”张市长依然是那个表情,拦了拦他,而在场的人却心里都明白这话里面透露出来的信息。
“是,是,公司是要越办越好才行。”万总再次发着烟,看着徐子皓,“我们公司能不能办得更好,真靠徐董的帮忙了啊。”
“好说,好说。”徐子皓面色平静,心里其实已经十分纠结,这种饭局说话点到即止,意思传达到就行,酒喝好了,事情也就成了,像他这样反复的说,徐子皓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老总,心里十分疑惑,他难道连这个道理都不懂?
饭局吃完,万总依旧双手抱拳,说着客套话。今天张市长的话倒是不多,就是临了的时候又向徐子皓肯定一番:“小徐你属于年轻有为,但是要戒骄戒躁,好好干肯定能成就一番事业,有什么问题多跟小秦交流。”
“那当然,秦秘书可算是我的良师益友啊,放心,该做得我一定做到。”
张市长满意点点头,徐子皓把他们全都送出去,又跟陈信风和东子回到包房里,落落去结账了。
三个人点着烟,东子首先说道:“这万总还真够啰嗦的,皓哥话都说得那么明白了,他还要说,我都明白的事啊,哎。”
“今天这个饭局算是漏底了,皓哥,现在这么算来,你算不算是跟张市长站一队的人了。”陈信风幽幽说道。
“你官场小说看多了吧,这能算站队?”徐子皓白了他一眼,“我和万总最多都只属于私人企业家,他一个市长会对我们多重视,还想拉进团队?对于他那个层面的人,我们又能帮他多少?”
“那今天这是什么意思,仅仅是利益上的合作?”
“那可未必。”徐子皓摇摇头,“我知道你们想什么,是不是认为张市长弄了一个清洁公司合并,又搞了一个厂子的人来,分明就是要介绍业务。没准那万总还是他的哪个亲戚,或者是给了他多少好处,你们是这样想的吧。”
“难道不是这样么?先是跟你认识,觉得你这人可用,所以鼓励支持你,让你当上董事长。之后就约出来吃饭,介绍一个瓷碗厂的老板来认识,我们也都明白今天这顿饭是希望我们用这家厂的碗。有张副市长的关系在,这事情肯定没话说了,何况他以后还很可能就是三凯的市长呢。这一切不是很明显么。”东子说。
“其实刚开始我见到这个万总,我也这么想过,但是后来仔细想了想,应该不是这么回事。”
“那是为什么?”陈信风和东子大惑不解,满脸疑问地看着徐子皓等他给出答案。
第四卷 4-33 涉世未深
“首先你们要那么想,如果他只是为了给自己的熟人方便而合并这些公司,根本就没必要跟我建立起来什么关系,更没必要给我那么大的支持。那时候他完全可以跟李云宏牵个关系,让他当上董事长,今天这饭局上谈的依然是一句话的事。
“或许是因为我之前跟他接触过几次,让他感觉我这个人有些能力,看好我。但是这些还真不足以让我跟李云宏的权衡之间,天平更偏向我,毕竟接触的机会太少。运鸿有实力,李云宏有关系有能力,而且从事这行业时间长,为人各方面做得都不错。如果只从表面上来看,客观的角度来说,都会选择李云宏成为自己的合作伙伴吧?”
徐子皓顿了顿,继续说道:“再往前推一步,如果是为了是为了接生意,大可直接联系一些大公司,吃顿饭谈一谈就行了,哪用这么麻烦,先搞合并这么一出。作为一个市长,总不会为了这么点小事而花那么多精力折腾吧。”
“好像还真是这么个道理,但是也觉得越来越糊涂了。”东子挠挠头,一脸迷惑。
“其实也不用怎么糊涂,肯定有利益的东西在里面,但是绝对不只是为了那个瓷碗厂那么简单。今天有那个万总在,张市长都没怎么说话,似乎藏着很多东西。就是这个万总,搞得今天连修路那事都没机会问。”
“皓哥,你是准备过几天再找张市长吃个饭?”陈信风问。
“饭是要吃,但是不是跟张市长,而是跟秦秘书,连他自己也说了,不清楚的地方找他交流。有的时候跟这些人物交流,很多话不能明说,但是秘书却能跟你说得更清楚,也算是一种学习吧。”
徐子皓以前也是跟这个局长那个副总在一起吃过饭,但是他们说得都还比较直白,不像张市长这样,做事让人琢磨不透。甚至有些找不到线索。
而这里面的事情要想明白得透彻,只有通过秦秘书询问,而且还是建立在张市长愿意让自己知道的基础上。如果他们实在不愿意透露,那自己也就只能装着糊涂。
“吃饭的事情我去就行,人越少对方才越放心,越能说开,还得过几天才好约。你们趁这几天查一下那个万总的背景,别让人知道,简单查一下就好。”
“我觉得咱们也没必要那么计较这些东西吧,你自己也说了,张市长那个层面的人,也不存在要针对我们做些什么,也不会想要拉我们进阵营,只是处着最简单的利益关系罢了。我们这么提防着,会不会显得我们太高看自己了?”陈信风说。
“我要查不是要提防谁,而是想对张市长多些了解。他这个人不简单,我们在三凯能靠上他这个关系,以后肯定会顺畅很多。但是这件事情我要是弄不明白,我会觉得心里有梗。”哪里的水都不如官场深,虽然自己并未进去,但是已经深深的感觉到了一种压力,不知道这个关系建立起来到底是好是坏。
徐子皓自己趟在床上又琢磨一下,想太多了吧,自己何德何能,难道还会被张市长看上拿自己当枪使?
几天后,陈信风那边也查到,这个万总跟张市长没有任何亲戚关系,而张市长本人还是省会的人,而万总是土生土长的定远人,不过是小学毕业的农民企业家,两人的生活轨迹,似乎没有什么过密的交集。更多的事情就不好查了,别人或许在某一次吃饭的时候偶然见面,之后又靠朋友的朋友搭上线,这些事情又哪能轻易查到。
约了秦秘书吃饭,只是以朋友身份聚个餐,聊聊天。秦秘书也爽快的答应下来,选了一个没有应酬的中午。
秦秘书全名秦翰林,今年不过是二十九岁,当初也是省里的选调生,才华出众。但可能是琢磨得太多,加上不喜欢说话,看上去显得十分老成,像快四十岁的人。
因为就只有两个人,说话也不像上次那么拘谨,徐子皓说着当初自己办各自铺的事,而他也回忆起自己在大学时,摆过地摊,在开学的时候卖棉被,电板,脸盆这些东西,除了累点,但是生意还真不错。
话题聊开了,秦秘书又说了一些他初入仕途遇到的一些困难坎坷,以及自己怎么圆满解决。
徐子皓虚心受教,又假设如果是自己在那种环境处理人与人的问题,肯定不会做得像他这样让各方面都满意。因为想问题的角度不一样,处理方式也不同,而徐子皓以前面对的谈判大多是黑道人物,谈不拢就干,大不了掀桌子掏刀子。而秦秘书身处官场,语言就是他的武器,防守进攻都是它,同时还是把双刃剑。
“其实徐董,我说句话你可能不太爱听,但是我也借着这酒话跟你说一下,出去之后就别往心里去,好吧?”
“秦秘书你客气了,良师益友,你要真的愿意说我还求之不得呢。”徐子皓立马竖起耳朵。
“我这段时间跟你接触,感觉你这个人很有能力,很有想法,而且聪明好学,确实是个人才。不然也不可能以你这个年纪就手握那么些实业,还受到成信集团老总的青睐。但是有的时候我跟你接触起来,又感觉你还是有些涉世未深,特别是在尔虞我诈的当代,还有很多等着你去经历。”
“哦?”徐子皓微微点头,听他继续说。
“你进入社会的时间还短,虽然你的成绩有目共睹,但是这时间短依然是事实,而一些沉淀靠学靠经历,没有个三到五年,你甚至连最基本的东西都没法接触全面,因为这些东西太多,范围太宽。”


Readme: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3.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