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超级复制王-第132部分

大步。特别在窗帘被拉上后又一声枪响,没人知道是谁开的枪,也不知道是什么结果,尚政委的心都凉了半截。而现在对讲机里传来人质安全的声音,又怎能不让哪怕是尚政委这样当了几十年兵的硬汉动容。更别说是警察了,所有掌声也都是由衷而发的。
他的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拿出一颗烟递给余德森:“老余,刚才刚才跳进窗户的那个也是你们特警队的?身手不错啊,跟我们特种部队的人有一拼了。”尚政委当年也是在特种部队里呆过,这样的评价对一个警察来说是绝对的肯定。
但余德森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只能肯定不会是警队的人,也不好舔着脸皮要这份殊荣,只有不好意思的摇摇头。又冲对讲机里问了问情况,听到答案之后脸色微变,但也说不上特别吃惊,因为之前已经有了一点心理准备,从他刚到这徐子皓就不见了,隐隐约约就感觉到有事情会发生。
“你说那还只是一个孩子?”倒是尚政委吃惊不小,可以说是根本不相信。
“说他是孩子也对,确实很年轻,但是也不能单纯说是孩子,他干的都不是孩子干的事啊。对了,他还是你儿子的同学,具体是请还不能确定,但是我现在的了解,事情是这么一回事……”
余德森这边正具体说着事情经过,面包已经被人扶了下来,徐子皓跟姚青也走了下来。走到他们这边,面包还不知道自己的父亲都来了,刚经历过生死的人,此时见到父亲,顿时激动的叫了出来:“爸!”
“没受伤吧?”尚政委拍拍他的肩膀。
“没事。”
“恩,男子汉就要硬气一点。”作为军人,尚政委就连安慰儿子的时候也是充满了阳刚之气。
“这个是我兄弟,徐子皓,我跟你说过的,开餐具消毒公司的那个。这次也是他救我的。”面包见到徐子皓也下来,赶紧给自己父亲介绍道。
作为晚辈,徐子皓也是客气地先打招呼:“叔叔好!”
尚政委点点头,目不转睛的盯着徐子皓,愣了半天才在不可思议中回过神来,点点头:“恩,小伙子不错,谢谢你了。”又无奈地看看余德森,后者也是耸耸肩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或许就是亲眼见到都没法相信的情况吧。
徐子皓倒是没觉得什么,一挥手,习惯的说道:“没什么,小场面。”
他是说的轻松,但是旁边的警察看着他觉得这人也太牛逼哄哄了。还有人小声议论道:“**,我算明白他为什么那么小就能当老大了。”
姚青此时还一手挽着他的胳膊,作搀扶装,听他那么一说顿时心里又有些火,用捏捏他的腰:“你不吹牛会死啊。”
“啊!我滴妈呀,我错了,轻点啊你。”徐子皓突然大叫。
“你乱叫什么,我是你姐!”
其他人也跟着笑了起来,气氛顿时轻松不少。
好不容已经等她松手,徐子皓柔着自己还没来得及发福的小肉肉,做出很疼的样子。姚青白了他一眼,又看看余德森:“余局,王小璐呢,她怎么样了?”
“已经送医院了,还不知道伤成什么样。现在绑匪都击毙了,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调查,希望王小璐不要有事啊。”余德森又看了看尚政委,“这事情还需要尚韬武来做个笔录,把事情经过说一下便于我们调查,但是孩子遇到这个事情怕是情绪还不稳定,我看这样,明天我让人去家里面给他做吧。”
“恩,行,主要还是看你们怎么方便吧。”既然余局长给了面子,尚政委也是愿意接着。
绑匪的尸体也被抬了下来,一人因为肺部击穿失血过多而死,另外两个则是被直接爆头。头套都被取了下来。徐子皓瞥了一眼,刚好看到有个人没有耳朵,心里便更加肯定:“果然是他们三个人。”
这三个绑匪正是定远县巨鑫的蒋家三兄弟,财神,熊猫,野狼,之前听他们喊话的时候徐子皓就已经停了出来,可就是怎么都想不通他们为什么会跑来三凯,还绑架王小璐,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更何况还是他们三个亲自跑来动手。徐子皓想打电话了解下定远的情况,可是现在又不方便只好等到晚上。
“余局,我是不是也可以明天再来做笔录?要不我直接写好了给你们算了,你们一问一答的好麻烦啊。”徐子皓也借机说道,“其实吧,我是受伤了,你看她把我掐的这个……”
“呵呵,你们明天一起过来吧。”徐子皓怎么也是帮了他们警察的忙,现在事情和平解决,后续工作也不急今天这一个晚上了。
留下一些警察取证,大部分的人都收队,理论上姚青也是要回局里处理事务,但是余德森知道今天是她生日,也就破例放她的假。主要是尚韬武没事,王小璐虽然摔了下来,但是二楼都一楼不过5米,还没到要命的份上。或许等她醒来做了口供,事情也就清楚了,至于绑匪是什么人,什么目的,这些是穆光要去查的事。
说是放假,但哪还有过生日的心思,穆光回局里,穆荣去了医院,王冰琦和叶小楠知道了这个事情便过来跟他们会和,几个人又去了医院。
当他们到医院的时候,王小璐刚好从急症室里面出来,运气好,没摔出什么大事,只有些轻微骨裂,需要在医院静养一段时间。
穆荣就在她旁边陪着,要不是她在那种情况下还挺身相救,自己恐怕已经成了绑匪手下的冤魂了。
穆荣很是木讷,也不知道跟她说些什么,反而是王小璐还不停逗着他,看来也没什么事。可是穆荣这小子还想着给她做笔录,一说到这个问题王小璐就有摸着头:“哎呀,头有点晕了,我一想到那个是事情就晕,明天再做吧,我得先放松一下。”
姚青知道她在逗这个木头呢,压着穆荣在这陪她过夜,自己则拉着其他人走,不继续在病房里当电灯泡了,出门时两人还互相做了个诡异的眼色。
一个生日算是泡汤了,来到饭店的时候厨房都下班了,几个人只得随便找了个地方吃饭。最后叶小楠跟王冰琦回酒店,而徐子皓却被姚青拉着,说是要他送自己回家。
徐子皓想推脱早点能了解情况,可是刚想推脱就已经见到姚青那想要杀人一般的目光,只得无奈点点头,毕竟她生日她最大呗。
姚青搂着他的胳膊,这种感觉却不像当初姐弟俩的那种,路过一家烟酒店,姚青马上叨叨道:“走,进去买瓶红酒,今天怎么都得喝一杯。”
不由分说就走了进去:“恩……那个,来两瓶。你别愣着,给钱,当是生日礼物。”飞刀被收去当做证物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弄回来,姚青打趣地说道。
“一瓶酒够了吧。”徐子皓拿着钱包,数着钱。
“别那么小气啊你,一瓶哪够啊,不喝完不准走。”
两人提着红酒回到姚青的宿舍,姚青拿出起子先开了一瓶,倒了满满一大杯:“来,干!祝我生日快乐。”
徐子皓一脸汗颜,哪有哪红酒当啤酒喝的,拿起杯子碰一下:“生日快乐。”接着一饮而尽。
两支红酒很快就只剩下一人半杯,但话似乎都没怎么说,徐子皓问道:“你不想知道我今天怎么进那里面去的?”
“这个改天再说,现在说说我们下午说的那事。”姚青脸颊发红地说道。
“下午什么事?”终于还是说道这个话题,徐子皓早就知道躲是躲不过去啊。
“你别装死,你记忆力那么好会记不住?我就问你,要是我等你,你说我有没有机会?”
“这个……”徐子皓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甚至不知道开口说什么,连自己都迷茫了。或许猛灌下去五斤白的能让他说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答案。
“算了,我也不逼你说了。”姚青挥手挥,把酒杯举起来,“干!”
两人干杯,坐在沙发上,姚青搂着徐子皓的肩膀:“今天我看到璐璐这样,我真的想明白了。人就一条命,说不定明天出点什么事就没了,有些话不说就一辈子没机会说了。不管你回答是怎么样,我现在就是跟你说,我就是想要跟你在一起,不管你是要我等也好,还是不给我机会也好,反正那些是你的事,我不管了。我也不会逼你,等到你自己想通了愿意跟我在一起我们就在一起,要是你想不通我就在你旁边等你想通。”
这话说的徐子皓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实话,彪悍的姚青变得柔情之后让人完全狠不下心:“六姐,你想清楚啊,我真不能对你保证什么,现在没法答应你什么。”
“那你就别保证什么,也别答应什么,”姚青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你以后别叫我六姐了,我叫姚青,你要以后就直接叫我姚青,要么乐意就叫我的小名青青,那个小六已经不在了。”
这时徐子皓是真的愣住了。徐子皓自己也知道,当初姚青会帮自己,对自己有些特殊照顾,最开始都是因为自己长得像聂飞,还让自己叫她六。可是到了现在,姚青已经抛掉了以前的种种,“小六已经不在了”,她和聂飞都冰封在了那个十五岁的冬天。现在只有一个喜欢徐子皓的姚青。
她握住徐子皓的手,十指紧扣的时候只觉得她的手如此冰凉。没等他说话,姚青又把头微微抬起来看着他:“今天你可以不回去吧。”
四目相对,姚青眼里尽是含情脉脉,楚楚动人到让人无法说出“不”字。
小说阅读下载尽在小说更多::
第四卷 4-13 潘仁松的求助
第二天一早,徐子皓刚睁开眼就觉得全身乏力,也不知道为什么姚青会突然变得如此凶猛,声音还那么大,都不知道有没有吵到邻居,这旁边可全住着她的警察同事呢。
她的手还搭在徐子皓身上,尽管他已经轻手轻脚到了极致,还是在抓住手腕的瞬间,姚青睁开了眼睛,看着他:“你醒了,不再多睡会?”
“该起来做事了,你不也要去上班么?”徐子皓轻抚着她的眼睛,“赶紧起来去卸妆了,对皮肤不好,我还是更喜欢看你清爽的样子。”
“我不想起,要不再睡会,还没到时间嘛。”姚青搂着撒娇道,她就算再装嗲也发不出那种尖细的声音,而现在的声音倒不是装的,就是平时说话的声音,只是充满的温柔与幸福感。
“那我得先走,出去晚了对你不好,搞不好会被你同事看见。”
姚青皱了皱眉:“我不怕,让他们看就看见了,那样以后他们就知道我有主了,你就这么怕别人知道么?李侨雨还在广州吧,还是你不想让王冰琦知道,或者是余苑,肖柔?”
徐子皓顿时汗颜,姚青还真把自己查得有些清楚了,话里满是浓浓的醋味,捏了捏她的脸,抱歉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就是那个意思。”姚青一嘟嘴,心里也知道是没办法把他的心一下子全留在自己这,只能等了,“那你先走吧,出去的时候小心点,我也不会出去乱说的。”
“我真不是那个意思。”徐子皓叹了口气,坦白道,“你想想你的身份,你是警察,而我呢?肯定在你们那挂名了吧。就算不准备对我下手,也是时刻注意着我想要抓住我的把柄,我的口碑在你们警队里不会好吧?
“要是被警队的人知道你跟我的关系已经密切到了那种程度,你怎么在里面呆下去,周围人会怎么评价你?”
姚青不禁被问得一愣,这些事情都是存在的,只是没想到徐子皓想得那么多:“这……你都知道这些了,为什么不退出那个圈子,你根本就不是混社会的人,几次跟警察打交道你都在救人,你干嘛要去当个黑道大哥?就做你的餐具清洁公司不好么,做那个生意也赚了不少啊。”
徐子皓微微摇摇头:“这些道理,我混了一年就清楚了,你还比我多一年,你难道不清楚?皓洁现在的业务,有多少是马哥枫哥他们介绍的,有多少不都是靠着这层关系?而哪个公司不是这样?哪个行业不是这样?有背景的慢慢站起来了,没有背景的就全被吃了。”
徐子皓顿了顿:“现在手下那么兄弟员工指着我吃饭,我要是不干了他们怎么办?而且我现在也不可能退出去了。你自己想想我做的事情。捣毁一个儿童拐带盗窃团伙;你当卧底,我帮你,最后你们收拾了武钢;翡翠池里那么多人,你们警察拿他们没办法,我帮你们把人给翻出来;搞不定金老三,我帮你们找证据。我做了那么多,但依然在你们那里挂号,所以到现在,不管我做了多少好事,我都被认定了是贼了,不是么?
“更别说我们西虎堂现在做的社区送温暖活动了。这些在你们内部,肯定是说成我们想漂白做的面子工程吧?就连昨天我救人的事情,没准今天就会传言我跟他们是同伙,玩了手弃车保帅。我如果真的完全丢掉我这些关系这些身份,很可能明天就被人找个理由陷害了,要不就是被人找杀手暗杀了。”
姚青吃惊地看着他,怎么也么想到他还会说出这种话:“没那么严重的,你要是退出了,自然就不会那么盯着你,你要是不犯事,更找不到证据来抓你啊?”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现在来看我已经树敌太多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想要阴我。”徐子皓又想到昨天那三个绑匪,本来他们也算是其中一个吧,“这社会本来就是人吃人。要想更好的活下去,就得让自己变得足够强大,何况我也不想老实当个工薪阶层。但是我可以毫不理亏地说,我做事对得起大仁大义,将来对我儿子,我也可以跟他说这些事情,这就是我的底线。”
“喂喂,你怎么越说越离谱了,想得也太远了吧你。我也不劝你了,怎么现在突然一看,感觉你像是比我还大那么几岁了。”
“这社会让人老得快啊。”徐子皓故作深沉地说。
“切!”姚青眼神有些闪烁,木木地看着徐子皓,声音又变得温柔下来:“那你说你做事对得起大仁大义,那对我呢,这怎么说?”
“你……这个你不属于大仁大义的范畴。”
“王八蛋,男人就是那么多借口。”姚青一拳捶向他的胸口。
“你是比大仁大义更难让人领悟的小女子,不是进社会一两年就能参透的,而且还没人能教,得自己悟,太难。”徐子皓无奈地说道。
“你就是个没良心的货,到处招惹小姑娘,最黑的就是……”她话还没发泄完,徐子皓就已经吻了过来,继续那么纠缠下去就没完没了了,这时候直接一吻可以解决所有问题。
“不说了,我真得先走了。我先去公司看一下,晚点还得去警局,到时候给你打电话。”
“行,那你先去吧。”姚青顿时变得顺从了,也不再罗嗦什么。
徐子皓起身穿着衣服,一边环视着四周:“你要不忙就顺便把你这收拾一下,你看你这样,以后谁敢要你啊?”
“没人敢要你就要了呗,要是你都不敢明着要,那你就悄悄的要?”姚青斜着眼睛魅惑地看着他。
徐子皓不敢搭茬了,现在的姚青很好地解释了什么叫霸道的柔情,叹了口气:“那……青青,我先走了,晚点见。”
“恩。”姚青乐着点点头,目送他出门,顿时感觉到那种自己想要的幸福,离自己好近……
时间确实还早,徐子皓来到皓洁洗漱一番,又吃了个早餐,看了下时间觉得差不多了,这才给处在定远的潘仁松打电话过去。
也是好久没有联系了,自从金老三进去了之后也是没管定远县这边,想来财神他们知道金老三的情况后也不敢招惹自己,所以这几个月也没把他们放在心上。
虽然想过他们可能会壮大起来找自己麻烦,可是更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那么短的时间内沦落到绑一个人还要三兄弟亲自动手,这里面的事就有些意思了,看来在定远县也发生了一些变故。
潘仁松是土生土长的定远人,虽然接触不到高层的东西,但是小道消息还是能打听到一些,或许他能知道一些情况。
会接到徐子皓的电话倒是让潘仁松感到意外,毕竟也有好久没有联系过了。
“哦,你说财神他们啊?他们在定远确实是被吞了,但是小道消息太多,很多内情我也不知道,我只能跟你说个大概,里面哪些有用就得让你自己分析了。”
“恩,你说吧。”看来果然猜得没错,只是不知道里面会牵扯到多少利益纠葛,隐约有种感觉,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定远县的事情,没准还会牵扯面会非常的广。
“我听说他们是跟古家的矛盾激化,你也知道原来定远县势力最大的就是古家,只是因为他们内部出了问题分家了,所以才让财神这样的爬了起来。四月份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闹了起来,那时候拼得特别厉害,差不多每天晚上都有人在打架,我们这里本来就乱,大概过了一个月,巨鑫娱乐城就关门了,听说那地方被古家老二接手了,但是其他人的反应我不知道,反正也就平静下来。我也不是混的,只能听到个大概,不知道他们那些老大是为什么争起来的。不过听说古家现在还在闹不合呢。”
“我不关心古家怎么闹,我就想知道财神他们后来怎么样了,跑到哪去跟了谁,有听说过么?”
“这倒没有,只知道是在定远消失了。”
“你上次不是给我说过,财神他们的靠山,一个姓崔公安局局长当上了政法委书记,这才敢串通金老三来找我们麻烦么?当初还是局长的时候就敢让他们在大街上堵我,这次连他都帮不了他们?”这个人就是崔宇的老爹,当初崔宇敢跟徐子皓他们打群架,还直接把野狼叫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就是看着那时崔局长的面子。
“好像他也花了很大力气,不过没摆平,古家在这里累积的势力太大了,如果没有那个书记帮忙,估计他们还坚持不到一个月哩。”潘仁松很感叹地说道,想来他所处的环境,古家肯定是如同神一般的存在了,“徐老板,你不会是现在想来找他们报仇吧,估计你现在找不到他们了。”
“哦,我就是问问,既然你不知道就算了。”徐子皓想了想,又说道,“还有,要是以后定远的格局要是再发生这种大的变动你就跟我说说,没准有用。”
“恩,好的,我一听说就给你打电话。”
徐子皓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关心定远的事情,但是多了解周围的环境总不是什么坏事,而且定远县相对特殊一些,这个县人口多,又离三凯近,五年之内必定会有很大的发展。也算是未雨绸缪。
潘仁松想了一下,又跟徐子皓说道:“徐老板,我这里还有一个事情想让你帮忙,不知道你放不方便。”
“说,我能帮一定帮。”上次还欠着潘仁松一个人情,本来想让他来三凯找自己,可是他自己也一直没有来,反倒帮着自己收集提供定远的信息。想来他也不是个会漫天要价的人,现在提出要求,肯定是被逼到了一定份上。
未完待续,阅读最新章节请访问:手机访问:
第四卷 4-14 站在正义这边
“我有一个弟弟,今年该进初中了,本来是想就近读他本来读的子弟学校,但是现在那学校要拆了,家里觉得送县里其他学校也不方便,而且还要交借读费。[全文字]我一想,反正都要交借读费,还不如多花点钱送到市里读算了。”
“哦,我还以为什么事呢,这点事,小问题啊。”徐子皓还以为是多大的事。
“但是还有一点,我弟弟他没有毕业证,学籍方面也有麻烦,不知道该怎么办?”
“怎么,他没有参加毕业考试?”
“他参加了,是学校方面的问题,就是不给证,也没有学籍。我爸去找过他们,也是没办法,现在一家人都在为他读书的时候心烦。徐老板,你在三凯混得那么好,能不能帮忙想想办法,看看这事情该怎么解决好。”
“学校怎么能这样?这事情给你问问,我记得毕业证什么的无所谓,主要就是转学籍,三凯市的初中都是按户籍片区直接分的,县里面想上来读我帮你问问该怎么做,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如果非要解决学籍问题,我这边再帮你们想想办法。”
这些事情徐子皓也听过,有的小学为了多收钱,在学生毕业之后还要交钱办学籍,不然都毕不了业。有的学校是为了截留尖子生,不给发毕业证。
听到他那么说,潘仁松还有些激动:“啊,能那样真是谢谢你了,为我们这点小事还让你那么费心。”
“没事,我先帮你联系,对了,你弟弟学习成绩怎么样?”
“在学校是前五吧。”这话潘仁松说得倒是颇有自信。
徐子皓似乎也明白些什么:“恩,那等有消息就通知你,现在才七月初,这事情应该还不急吧。”
“不急不急,他们考试的成绩都还要7月底才出来呢,只是现在这个也不怎么关心成绩了,所以就想先联系好学校。”
“那就好,我现在还得忙点事情,晚点打给你吧。”
“好的。”
挂了电话,徐子皓就给肖校长打电话,毕竟这边更熟悉,联系起来也方便。而且今年的中考成绩也出来了
免费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3.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